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奴隶主【第八更】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奴隶主【第八更】

    等到章诗林接到作协的电话的时候,一脸懵逼!

    “谁说我要加入作协了?”

    章诗林完全是懵逼状态。

    “你老师推荐的。”

    作协解释道。

    “哪个老师?”

    章诗林并不想加入什么作协。

    倒不是说不好,就是太烦了。

    “两个老师都推荐了。”

    作协回答道。

    “我!”

    章诗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我这是被两个老师合起伙来卖掉了吗?

    但是没办法,她是一个尊师重道的人,既然两个老师都让她去,那她就去一趟吧。

    按照地址来到了帝都作协。

    作协的人表示了迎接。

    填表,写申请,乱七八糟一大堆。

    越写这些东西,章诗林还是越烦躁。

    和在刘晨老师那边差远了。

    恩,和吕小布老师那边差的更多。

    不搞文章,全搞表格了!

    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搞完了,本以为没事了。

    结果,居然还要搞什么见面会。

    说是作协领导要过来见她,让她等等。

    章诗林心口的那股火,腾的就烧了起来。

    这妮子也是个暴脾气,尤其是现在《马说》正在等着她去研究的情况下,更是让她着急,她手上的青筋都冒起来了!

    不过,她实在是有些不善言辞,便只能继续压下脾气。

    等!继续等!等见到面了,立刻就走!

    终于磨磨唧唧的来了。

    两个老头。

    一个她认识,是作协的人,经常和刘老师碰面的,好像是姓温。

    第二个不认识。

    所以。

    “温老师,你好,我走了。”

    章诗林说完,扭头就走。

    温老这边刚刚张口还没等打招呼呢,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当时就待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情况?!

    “噗!”

    现场作协的人,都是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见了面就说一句这个啊!

    然后就走了?!

    你想闹哪样?

    看到周围人的表情,温老苦笑一声,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他之前也在刘晨那里见过这个姑娘。

    脾气性格大概有所了解,虽然有点丢面子,但是大体上他还是能理解的。

    可是!

    他理解了,不代表其他的人可以理解。

    比如。

    他身边的这个老头。

    这个老头叫祝海轩,也是刚刚加入作协的。

    在文学界有一定的名声,也有着不少的粉丝。

    由于他的年龄比较大,所以很多人都会尊称他一声祝老,

    刚才温老就是去接这个祝老的。

    “小姑娘,站住!”

    祝老脸上带着不愉快的表情。

    都说文人相轻,这话一点不假。

    祝海轩平时当老师当习惯了,这次来作协都是温老亲自迎接。

    现在刚刚进来,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甩了脸色,他能忍?!

    “啥事?!”

    章诗林站定,转过头了略带不耐烦的说道:“我真的很忙的。”

    她说的是实话,但是却一下子把祝海轩给激怒了。

    啥意思,我这长辈还没不耐烦呢,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倒是先不耐烦了。

    他深吸一口气:“你年纪轻,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告诉我你的老师是谁?我找他去,我倒看看看,他怎么教的学生。”

    “祝老,算了,算了,这个丫头也是第一天加入作协的,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温老在一旁劝到。

    结果,不劝还好,一劝,祝海轩的脾气更大了。

    什么?这个不懂礼貌的小丫头片子,也是刚刚加入作协的?

    他居然和一个小丫头片子同级?!

    这能忍?!

    顿时,祝海轩的声音更加的严厉了:“小丫头,告诉我,你的老师是谁?!告诉我!”

    直到现在,他还在拿架子,不愿意和章诗林平辈交流!

    “我的老师是吕小布,你要干什么?”

    章诗林站定,回过头看着祝海轩。

    “吕小布?”

    祝海轩眉头一皱,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

    最后他恍然大悟。

    “原来是那个《少年天朝说》的作者?”

    祝海轩想起来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屑:“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吕小布应该是一个败家子吧!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就一篇《少年天朝说》就敢开宗立派了?”

    听到这话,就连温老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针对了。

    吕小布为何收了章诗林,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明明是刘晨和吕小布对对子输了的结果。

    温老都怒了,可见章诗林这个尊师重道的女孩子是何等的愤怒了。

    “我老师不够开宗立派,那你更不配!”

    章诗林愤怒的看向祝海轩:“正好,我老师新作了一篇文章,送给你!”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章诗林的文学功底不是盖的。

    这才多久,她就将吕小布给她的《马说》背下来了!

    并且给了这个祝海轩狠狠的一巴掌!

    祝海轩的脸都绿了!、

    奴隶人?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

    这特么是在说他不配当老师,只会误人子弟,不配开宗立派呢!

    听听这话多毒?

    千里马都被被他调教成废物?!

    而且认不出千里马来!

    这巴掌打的是生疼啊!

    他刚说了人家不配开宗立派,这边人家就用文章甩了他一巴掌!

    他这边恼怒,但是温老却眼睛发亮,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好!好文章!这文章秒啊!”

    这是多么好的一篇文章啊!

    好一篇《马说》,以马喻人,以马育人!

    这和之前的《少年天朝说》简直相得益彰,一个教育孩子,一个教育教育者!

    精品!绝对的精品啊!

    然而温老的话,却又像是一巴掌甩在了祝海轩的脸上,他的脸更疼!

    一篇骂他的文章,居然被温老说成是好文章!

    这脸打的!

    温老才不管这个老混蛋呢,他眼神灼灼的看着章诗林:“这篇文章,是你写的,还是吕小布写的?!”

    “当然是我老师写的!”章诗林骄傲的说道。

    她看到侮辱小布老师的人被狠狠的打脸,心中无比的开心,还有一丝骄傲!

    “那你看能不能联系下你的老师?我可是久仰大名了。”温老渴望的说道。

    “我老师忙着打游戏呢,没空。”章诗林实话实说。

    温老:“……”

    而此刻的祝海轩以及没人重视了,即便是灰头土脸的离开,也没人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