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四十五章 我是你爹【求收藏,求推荐】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四十五章 我是你爹【求收藏,求推荐】

    吕小布看着这一幕,乐的自拍桌子:“这胖子还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太逗了。”吴茜敏笑得都合不拢嘴了,毫无淑女形象。

    只有梁兰还强忍着,但是笑声却总是忍不住传出来。

    酒客们更是肆无忌惮。

    “噗,哈哈哈哈!”

    “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疼。”

    “这姿势真特么的好看,当浮一大白!”

    “……”

    火鸡的脸色羞臊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怕什么?”陆浩死命的忍着笑,板着脸说道:“等你神功大成,一一报复回来就是了,我辈修士,需有一颗坚韧的心。”

    “是!”火鸡咬着牙说道。

    胖子憋笑憋的浑身发抖,一不小心……

    “吧嗒。”

    他的手机掉了出来。

    “哈?”火鸡看着地上的手机一脸懵逼:“手机?师傅,难道你也是穿越的?”

    “对,我也是穿越的。”陆浩看着火鸡傻傻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了,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哈哈哈,我们都是穿越的。”

    这群酒客一看胖子都不憋着了,更是放开了,纷纷掏出手机来。

    “对,我们都是穿越的,你保持姿势别动,让我们拍个照。”

    “你先上热搜不?我们帮你!”

    “就是,你这么敬业的演员,第一次见到,和真的似得。”

    “……”

    一时间,火鸡保持着手夹在屁股里面,呆呆的被各种闪光灯所包围。

    他现在的脑子一片浆糊。

    “好了,好了,玩够了。”吕小布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开心的不得了:“张文亮,你去处理吧,一定要处理好,我不想看到有人因为这个被报复,等你回来,就可以演好人了。”

    “好嘞,叔叔。”张文亮立刻兴奋的说道,这叔叔叫的顺口无比——终于可以演好人了。

    一脸懵逼的火鸦被张文亮带走了,至于火鸦会被张文亮如何处理,就不再赘述了。

    酒吧内的气氛还在高涨,不断的有酒客通过各种的渠道,自住的宣传着新的夜醉情酒吧,让更多的人过来玩。

    各种新人不知道规矩,然后被老鸟们戏耍的事情在发生着。

    “兰姐,你会调酒是吧。”

    吕小布趴在柜台上,笑嘻嘻的看着酒吧内的表演,一边问道。

    “会一点。”梁兰点了点头。

    “那兰姐,这个给你,帮我调杯可乐出来。”吕小布将可乐配方拿出来。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

    梁兰看了看配方,点了点头,写的很详细,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饮料。

    张文亮兴冲冲的回来,搓了搓手笑道:“叔叔,我搞定了,我可以……”

    “去吧。”吕小布摆摆手:“我会安排,下一出是你的戏的。”

    “哈哈哈,终于到我了。”

    张文亮兴奋无比,立刻换了身衣服,融入了酒吧内。

    他的剧本早就想好了,而且考虑好了各种反转,就算吕小布再怎么反转,他都能演好这出戏,圆了他的江湖梦。

    他要好好的过把瘾。

    而他没注意到的是,此刻的张猛突然在吕小布的耳边说了句话:“少爷,张文亮的父亲,张本虎来了,看那样子,好像是隐藏了身份,想要探查咱们酒吧的情报,要不要……”

    吕小布此时立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坏笑:“不要,让他隐藏,去,让他们父子对决。感觉很不错哦。”

    ……

    张文亮身穿一套纯白色的古代书生服装,静静的坐在那里,小杯的喝酒。

    得到了吕小布承诺的他,并不用和其他人一样,强行给自己加戏,只要表现出足够的逼格就行了。

    嘭——

    而这时一把大锤突然砸在了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同时一个身穿一身夜行衣,头上戴着带面纱的斗笠,看不清脸的彪形大汉,在张猛的引导下,坐在了张文亮的对面。

    这个彪形大汉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就拿起了张文亮的酒开始喝了起来。

    “朋友,过分了吧。想喝酒直说就好,何必夺人所爱?”

    张文**格满满,淡淡的说道。

    他的眼中带着无穷的喜意,甚至嘴角都忍不住扯出一丝兴奋的微笑。

    看来这叔叔没白叫。

    吕小布知道我饰演书生,居然叫来一个彪形大汉和我演对手戏。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反差越大,逼格才越高嘛!

    “恩?哼!”

    蒙着头的张本虎冷哼一声,对张文亮的话,视而不见,继续喝酒。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吕小布刚接手的,信任危机下的,而且还是被砸过酒吧会如此火爆?

    所以专门来秘密查看。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所谓的装扮,在前特种兵教官张猛的眼中,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居然敢无视我?好大的胆子!”

    张文亮沉喝一声,继续装逼:“看来我书生夺命剑是沉寂江湖太久了,以至于连阿猫阿狗都敢抢我的东西了。”

    “大胆!”

    张本虎猛地一拍桌子,呵斥道,虽然他有正事在身,但是被儿子骂,还是很不舒服。

    “大胆?我大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谁的娘胎里呢!”

    张文亮嗤笑一声,心头却有些疑惑,这个声音好熟悉。

    “再胡说八道,我抽你,我!”张本虎大怒无比。

    “抽我?报上名来,我书生夺命讲不斩无名之辈!”

    张文亮缓缓的抽出的宝剑,配上一袭白衣,潇洒无比。

    他看到周围的一些美女都露出神往的神色,顿时更是开心!

    哈哈哈,这才是真正的我,什么张留臭,都是假的。

    “我是你爹!”

    张本虎咆哮一声。

    “我还是你爷爷呢!”

    张文亮也怒了,这什么人啊?怎么不讲规矩,乱骂人呢?

    “我真是你爹!”

    张本虎气的差点掀桌子。

    “我真是你爷爷!”

    张文亮也气的差点没真的用剑砍上去。

    “玛德,反了你了!”张本虎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头上的斗笠扯了下来:“好好看看,我是不是你爹?”

    “我特么……”张文亮还想再骂。

    然后……

    “爹?!”

    张文亮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呆若木鸡。

    “来来来,你告诉我,你是谁爷爷?啊!”张本虎气的破口大骂,一巴掌甩了过去:“还特么我在谁的娘胎里?那特么是你奶奶的肚子!”

    “爹?你咋来了?而且还乔装打扮的?”张文亮欲哭无泪,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张本虎一听,老脸一红,但是却吼道:“我是你爹,你管我?”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这个人性格就是比较多疑,所以很多时候想的比较多。

    现在的隐藏身份,和之前对梁兰的挟恩图报,以及今天在车展第一时间施展苦肉计,都是一个道理。

    不过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平时对其他商人,甚至商业大佬都好用的不得了的手腕,却接二连三的在吕小布这个败家子这里失败,甚至自取其辱?

    这小败家子到底怎么回事?

    莫名的让人恐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