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难?【第二更】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四百二十四章 难?【第二更】

    既然定下了内容。

    刘晨便不再矜持,转身从旁边掏出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放在了旁边的一个小石桌子。

    提笔,浸墨,一挥而就。

    文学社的人都赞叹出声。

    “好久没看到老师动笔了啊!”

    “是啊,老师的字还是那么的刚健有力,充满傲骨啊!”

    “今天可是享福咯。”

    “……”

    收笔。

    上联出。

    海水潮潮潮潮潮潮潮落。

    周围学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什么上联?

    这到底什么意思?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啊!

    就连女学霸还有于健都盯住了下联,若有所思,试着念了好几遍却没有念出来。

    念都念不对的,那还怎么对?

    说真的,要不是这对联是他们老师写的,估计他们都想问问,这是对联还是绕口令啊?

    那么多的潮!

    不过,还是那句话,既然是老师写的,那就肯定没问题。

    于是。

    “吕小布,我们老师的上联已经写好了,你快写下联吧!你不是很能吗?”于健这小瘪犊子立刻跳了出来。

    结果。

    他敢跳出来,就被一巴掌摁了回去。

    “胡说八道什么?对对联哪有如此之快的?无理取闹!你给我闭嘴!”

    杨晨呵斥一声,直接将于健一巴掌摁了回去。

    这给于健气的啊。

    他心里愤愤不平,他这不是给老师你撑腰呢嘛,你还拦着我。

    身边文学社的人却也低声对他说。

    “副社长,你想啥呢,老师刚出了上联,你就咄咄逼人,显得老师心胸狭隘,再说了,如果吕小布真的这么快就对了出来,打的是谁的脸?”

    “是啊,副社长你太心急了。”

    “不能这样的。”

    “……”

    听着文学社的学生的劝导,于健大概也明白了。

    但是他又不好意思承认他错了,便在一旁默不作声,眼睛盯着杨晨写出来的上联。

    他要比吕小布更早的对出下联。

    当然,现在第一步,是先念通了。

    女学霸社长此刻也是盯着上联不挪眼,她的嘴唇在快速而不间断的开合着。

    她在尝试,尝试着念出来,尝试着对出来,尝试着破解其中的奥秘。

    吴茜敏身为文学社的一员,对这种对联自然是感兴趣的,不过她的水平太低了,直接懵逼了。

    而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张猛李金这哥俩。

    这哥俩居然也对这对联有兴趣。

    当然,瞎扯淡的成分居高。

    “不会是,大风刮刮刮刮刮刮刮起吧。”

    李金比张猛要皮一点,看到这幅对联,想了想,张口说了一个。

    恩,刮这么大,肯定是龙卷风。

    “我还瑞兹走走走走走走走你呢。”

    张猛翻了翻白眼无语的说道。

    “好啊你,教官,你居然玩游戏。”

    李金立刻蹬鼻子上脸。

    就连刘晨脸上都不由的有了些得意:“吕先生,如果这题过难的话,我可以换一道,这本来就是个彩头而已。”

    是的,从始至终,他都没觉得这道上联,可以被人对出下联。

    毕竟即便是他自己,都没有合适的下联。

    “换?不用了,就这个吧。”

    吕小布摆了摆手:“那啥,茜敏,我说你写。”

    他的那笔破字,还是不要拿来献丑了。

    “还。”

    吴茜敏点了点头。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吕小布平静的说道。

    看到这幅下联,现场的人陷入了沉默。

    恩,不是震惊,是懵逼。

    因为这下联表面看上去真的和上联一个套路——都特么看不懂。

    不过双方虽然都是看不懂。

    但是这态度却是截然相反的。

    刚才刘晨写出来的时候,大家虽然看不懂,但是却从未怀疑。

    而现在吕小布写出来了,大家脸上却充满了怀疑。

    “这什么啊!”

    “吕小布不会连着打几个字就算下联了?”

    “是啊,那我也行了啊,这上联肯定没那么简单。”

    “这是瞎写瞎对啊,长长长长长?什么跟什么啊!”

    “……”

    其他的人还是小声嘀咕,可是于健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瞎写的,绝对是瞎写的!这只是形势上的字这一块对仗工整,老师上联的深意和意境,这乱七八糟的下联绝对不可能对的上来的。”

    于健这番话说的周围的人是纷纷点头。

    连女学霸都不由的暗自点头。

    主要是时间太短了啊!

    虽然说吕小布的文学功底肯定比她强,但是她也不弱啊。

    她现在还没有彻底的理解上联的意思呢,这吕小布的下联就出来了,要说他不是瞎写的,谁信啊!

    吴茜敏则是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看着于健:“你才是瞎写的,你除了胡说八道还能干点啥不?”

    “你!”

    于健被吴茜敏怼的说不出话来。

    倒也不是说不出来,

    而是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吴茜敏,现在吴茜敏怼他,让他如何反驳?!

    可是就在一片反驳声中。

    刘晨的眼中却充满了郑重:“吕先生,您的下联怎么读?”

    刚才吕小布可没有断句,就是那么一路长长长的下来的。

    “你的上联怎么读?”

    吕小布老神在在,慵懒如常。

    “我的上联是……”刘晨念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念出了读音,那几个连续的“朝”字意义便十分清晰了。

    女学霸、于健和文学社的人全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么念的啊!

    玄机居然这么深!

    这是同字异音的楹联啊!

    这种对联简直太难对了!

    因为非常复杂!

    还要求下联对仗工整?

    怎么可能!

    吴茜敏惊的小舌头都吐出来了:“原来这么难啊。”

    张猛撇了撇李金:“不刮你的龙卷风了?”

    “我那是台风。”李金嘴硬道。

    他们才不担心少主呢,他们就是闲扯淡。

    刘晨看着吕小布:“吕先生,你的呢?”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吕小布重复了刘晨的上联一遍,然后微微一笑,说了自己的下联:“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听到吕小布念出来的下联后,文学社的学生的表情肉眼可见地,从无所理会变成了目瞪口呆!

    于健呆住了!

    女学霸也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这一刻,这个小树林只能听到潺潺的溪水声!

    满堂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