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选小布少爷【第四更,为凉博青年庆生,四千字大章】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选小布少爷【第四更,为凉博青年庆生,四千字大章】

    震惊过后,就是抢人。

    嘉怡奶奶甚至都没等宁飞平做自我介绍,就迫不及待道:

    “小伙子,你太厉害了!你太让我们吃惊了!”

    “我入行也有四十年了,还从未听过有男人能把女人的歌唱的比女人还要像女人,这不是贬义,你的声音太特别了!”

    “你的唱功也太出色了!每个字尤其是尾音里含而不发的感情和情绪,太动人了!”

    方莉拍了拍心口呼气道:“我得先平复一下,你真的把我吓到了,把我们所有人都给吓到了,这声音,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陈文还在重复那句话:“不可思议!”

    孙婉琪眼中闪烁着光芒笑道:“这样,让导师和观众们都先冷静冷静,你自我介绍一下?”

    宁飞平飞快道:“我叫宁飞平。”

    方莉问道:“我很好奇你今天为什么穿这么一身?”

    他穿的很旧,也很破。

    在方莉看来,这跟选手的嗓音和唱功完全不搭配啊,有点故意哭穷或炒作的意思。

    故意把自己打扮的很惨?

    或者说,这身衣服对着选手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宁飞平挠了挠头说道:“我平时也都是……都是这么穿。”

    “哦?你职业是?”孙婉琪接茬道。

    宁飞平继续挠头:“我就是修自行车的。”

    “噗!”

    所有人感觉肝疼!

    啥?

    修自行车的?

    不可能!

    陈文道:“小宁,你可别开玩笑啊。”

    宁飞平连忙说道:“我没开玩笑呀。”

    嘉怡奶奶也有些不相信,询问道:“你修几年车了?什么时候入的行?在哪里工作?我们可都能查的啊。”

    宁飞平想了想:“有好几年了,开始一直是跟着师傅学,后来就可以自己修了,在桥东那边。”

    嘉怡奶奶深吸一口气:“你真是修车的?”

    宁飞平说道:“真的啊,小布少爷说一切要真实的,我不会说谎的。”

    观众也是东倒西歪晕了一大片,卧槽!

    方莉嘴角抽抽:“就你这个唱功,正经音乐大学科班出身的人都没几个比你唱的好啊,说你是音乐老师我都信!”

    刚才她可是都承认这位比她也不差了,现在人家是修自行车的,让她情何以堪?

    宁飞平连忙摇手:“没有没有,我没上过大学,更别说当老师了。”

    陈文摊手:“我也无言以对了,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孙婉琪打趣道:“从刚才开始你说了多少个‘不可思议’了?”

    陈文摊摊手道:“可是,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啊!”

    得,又说一遍!

    观众都笑了。

    但是也都理解。

    毕竟,他们心中也全都是不可思议这个词。

    方莉眨眨眼,对宁飞平道:“不过听你说话倒是还挺正常的啊,为什么唱歌会是这么一个声音?是你故意模仿的女声吗?反串?”

    孙婉琪突然肯定的说道:“不是反串。”

    “哦?”方莉一愣。

    嘉怡也不解:“他就是这个声音?”

    陈文也等着孙婉琪的解释。

    孙婉琪眼中带着精光的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小宁唱歌时的嗓子,应该才是他相对最自然的嗓音,最没有控制的。”

    “而他说话时的声音,才是他故意用了类似‘反串’的方法,故意把调门压的很低。”

    方莉若有所思:“是吗?”

    陈文有些不相信:“等于他平常说话,都是故意变音的?不会吧?那也太累了吧?”

    孙婉琪给他们解释,其实主要也是给观众解释。

    当然,同时也是展现能力,加强在宁飞平心中的印象。

    这个人,她要定了。

    “可能开始会累,但有了一个时间跨度后,这就会变成习惯了。”

    “其实很简单的,就比如方言上的不同,同一句话,有些地方就音调很高,有些地方就很低。这些都是习惯成自然。”

    说罢,孙婉琪自己用两种不同方式说了两句话。

    “比如这个声音。”

    很尖锐的声音。

    “再比如这个。”

    很低沉的声音。

    孙婉琪道:“我一个人也可以发出很多种声音,而我如果用其中一种声音持续说话几年时间,我平时说话也会变成这样。”

    “所以,嗓音这种东西是可塑性比较大的,说习惯了,可能就真的习惯了。”

    然而说到这里,她又是一顿:“但是再习惯,一个人声音的本质也不会在非特定时间和非破坏性损害外有太大变化。”

    “我分析,小宁的变声期压根就没来,或者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导致他还是童年时候的嗓子,别的男孩儿都变声了,他却没有变声那么明显。”

    “所以现在我们才有耳福,听到一个这么空灵的女声,这个女声,应该就是小宁最自然的一种嗓音,就算他用压低发音区域说话的方式,也掩盖不住的。”

    宁飞平干笑不已,有些尴尬,不停的挠头。

    孙婉琪继续道:“你能用最自然的声音说几句话给我们听听吗?”

    宁飞平着实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用一种很中性的声音说道:“呃,这样可以吗?”

    恩,声音一下就不一样了,跟他刚刚说话声截然不同。

    这个说话方式,别人如果睁眼看着他的话,会觉得他声音有点奇怪。

    但如果闭着眼睛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而去听这个声音的话,十个人里有九个人都得认为对面说话的是个女的。

    宁飞平刚刚这个不再掩饰的说话声,显然更接近于他唱歌时的嗓音。

    方莉愕道:“你就是这个嗓子?”

    宁飞平挠挠耳朵:“一直都是,后来上学大家都变声了,我没变,跟别人都不太一样,也老被人笑话。”

    “我后来就故意把声音低下来,学着别人那样说话。”

    “但是每次唱歌的时候,就没法控制了,没法压低唱。”

    “所以我可以说从来都没有在别人面前唱过歌,一直都是自己偷偷唱。”

    “这次要不是小布少爷发话办节目,我绝对不敢来参加什么海选的。”

    众人晕倒,合着你们这些奇葩,一个不拉,全都是冲着吕小布来的啊。

    这倒也是,也只有在这里,他们才不会被笑话,被淘汰了吧。

    也只有吕小布这三个字,有这样的分量!

    孙婉琪略带得意笑笑:“看,还是我了解你吧?”

    宁飞平也的确很服气,自己的小秘密居然一眼就被孙婉琪给看出来了。

    居然根本没有瞒过去,要知道别人还都以为他是反串模仿的女声呢。

    “所以啊。”孙婉琪笑道:“你要是不来我这一队,你好意思吗?”

    这才是她的终极目标。

    嘉怡奶奶一听不妙,赶紧打断道:“诶诶诶,这还没到拉票的环节呢吧?”

    这可不行!

    我说小孙怎么这么积极呢。

    陈文也道:“是啊孙姐,我们这还在了解选手情况呢啊,怎么您先拉票上了,要拉票也应该是我先说啊,我可是第一个拍的。”

    方莉当机立断道:“小宁,你来我这里,我用我所有的资源来帮助你,培养你,并且,我带着你和我的队伍……拿总冠军!”

    孙婉琪眼睛一撇。

    观众骚动了!

    啊?

    拿冠军?

    这评价也太高了啊!

    宁飞平麻爪了:“啊!”

    冠军?

    他唱的时候都是为小布少爷唱的,近乎于破罐子破摔的。

    甚至他连有导师能给他转身都没敢太期盼过。

    现在居然来个总冠军,真的吓到他了。

    嘉怡奶奶笑道:“小莉啊,这才盲选阶段吧!话不要太满哦!”

    陈文立刻跟上:“没事,让我家小丽继续做梦吧,咱们不要叫醒她。”

    方莉:“……”

    她一伸手就掐住了陈文腰间的肉,微微一扭。

    “嘶!”陈文夸张的吸气道。

    观众笑了,这夫妻俩又要打起来了啊。

    这俩人别是录了一期节目后,回去真要闹离婚了吧哈哈哈!

    嘉怡道:“小宁,你可想好了,我这边的阵容还不是那么完善,陈文和方莉的队伍,可是早有大将了,你来了我队,就是王牌,方莉不是说要拿冠军吗?你要是能过来,我也有信心拿冠军!”

    孙婉琪笑眯眯道:“嚯,现在已经是总决赛了吗?这是已经要决定冠军归属了啊!”

    宁飞平忙道:“我没唱得那么好,真没有!”

    他可不是谦虚,他之前什么怂样,大家都还记得吧。

    所以,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不行。

    观众们也都觉得人生如戏啊。

    之前还没有人看好的农民工,竟然成了香饽饽,所有导师都使出浑身解数在抢人,观众也看得大呼过瘾!

    陈文夫妻俩再次撕-逼大战!

    孙婉琪和嘉怡奶奶这俩忘年交也打起来了!

    后来,场面几乎一度失控,方莉甚至直接跑到了舞台上:“小宁,你不用过来,我过去就行了,我就在这儿等你!”

    陈文也下来了:“我也等你呢!”

    嘉怡奶奶看他们都上舞台了,她抬腿朝着宁飞平走去:“虽然岁数大了腿脚不好了,但为了冠军,我也得上啊!”

    宁飞平窘极了,不知所措!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啊?!

    就孙婉琪一个人还坐在导师椅子上:“小宁,你做决定吧!别被别人的压力左右啊,按照你的本心,跟着你的感觉,做出你的选择吧!”

    她毕竟是天后,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导师都不说话了。

    台下也一片静谧,观众都等着看宁飞平会选择谁。

    这人真的是员大将,谁的了他,真的可能会有得冠军的机会啊!

    宁飞平纠结的要命:“我,我想……”

    斗争了半天,宁飞平才狠狠一咬牙,知道必须要做决定了,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一咬牙一跺脚,然后看着吕小布喊道:“小布少爷,您说我选谁?!您说选谁,我就选谁!”

    他不管了。

    就这样吧。

    反正他就是唱给赏识他的小布少爷听得。

    小布少爷说让他选谁,他就选谁。

    哪怕小布少爷说,让他回去继续修车,他也掉头就走,绝不逗留。

    “噗!”

    全场所有人都是一口老血三公里。

    你想了半天,又是咬牙,又是跺脚的。

    最后还得问吕小布?!

    不过大家也都理解。

    人家根本没冲着任何的一个导师前来,人家冲着的就是吕小布!

    “哈?”

    吕小布也有些发愣。

    这小子,真的是。

    摄影机镜头一转,转到吕小布的身上。

    随着摄影机的移动,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吕小布的身上。

    四位导师的目光也看过来了。

    “咳咳咳,那个,小布少爷,你看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对吧。你不得帮帮我吗?”

    方莉最机灵了,刚才就是她第一个上台的。

    现在更是第一个跑过来的。

    当然,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动作。

    一来,这是在录节目。

    二来,陈文还在呢。

    咳咳咳,当然,就算陈文不在,也不行!

    陈文一看,这哪行啊?

    那可是自己老婆!

    怎么能?

    怎么呢?

    怎么能只有老婆一个人去找小布少爷呢?

    于是,他也一路小跑:“小布少爷,你看,咱们的关系对吧,比他们都亲密,对不对,我们一家都欠您大恩呢。”

    “这话说的,你们抢小布恩情,怎么反而成了你们的话题呢?”

    嘉怡奶奶立刻走了下来,看着吕小布说道:“小布啊,你看我当初可是,连春晚都没去,可是在你这呢,一句话就过来了,你现在要是不支持我,那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嘉怡奶奶为了宁飞平,连倚老卖老的招式都用上了。

    反正,就是一句话,这个人必须拿下!

    “我想想啊。”

    吕小布摸着下巴想了想,没有立刻回答。

    他在等一个人。

    等孙婉琪。

    吕小布这里纹丝不动,孙婉琪着急了。

    她没办法再淡定了。

    这不对啊这。

    怎么说着说着,就说道吕小布那里去了?

    算了,不管为啥,她也坐不住了。

    没办法,如果让选手选,她好歹也是个天后,这一份名头在这里,就天然的具有优势。

    一般来说,只要她表达出强烈的需求,选手不会拒绝她的。

    可是!

    现在这个宁飞平却把选择权交给了吕小布。

    这个吕小布可不会在乎她天后不天后的身份。

    否则,也不会一直都是用那么赤果果的眼神看她了。

    现场观众们看到孙婉琪也下来了。

    顿时一个个的嘴角带上了笑容。

    “这下好玩了!”

    “谁不知道,小布少爷可是最会玩的那个。”

    “是啊!我突然无比期待起来了啊!”

    “小布少爷会怎么选择他们呢?!”

    “啧啧啧!”

    吕小布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咳咳咳,这可不是我找事啊!你们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