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暴虐杀意!【第五更,1.6万推荐票加更】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暴虐杀意!【第五更,1.6万推荐票加更】

    李金表示有些蛋疼。

    他的《青帝长生诀》从来就不适合装逼用,只能用来当后勤。

    有时候,他真的羡慕张猛,不用想不用管,咔咔就是一顿干。

    他就不同了,又得控制,又得当远程,甚至还要当奶妈!

    真鸡儿蛋疼!

    不过,想归想,他还是得给张猛去收拾烂摊子。

    他来到贺阔身边,将木属性的真气输入到贺阔的身体内,吊住他的生命,让他可以支撑到少主问完话。

    “噗!”

    贺阔受到真气的刺激,吐出一口污血。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吕小布:“武道的人?你身边居然有武道的人?”

    “很奇怪吗?”

    吕小布摆了摆手:“继续咱们的话题吧!我想你也不想死吧!”

    “死?哈哈哈!死有何惧?难道你会放过我吗?!”

    贺阔一边喷血一边哈哈大笑。

    “你为什么如此肯定我会弄死你?”

    吕小布的眼睛眯了起来。

    “为什么?因为一旦我说了,我相信你绝对会杀了我的。”

    贺阔嗤笑一声,倒是颇有几分骨气。

    “哦,那你儿子呢?你问过他想不想死了吗?”

    吕小布眼神微微一撇看向门口已经被吓傻的贺红海说道。

    此刻的贺红海,目光呆滞,眼中完完全全就是恐慌。

    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人!

    这个吕小布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们的计划,他都知道!?

    为什么身边还有如此恐怖的人?!

    听到吕小布的话,贺阔沉默了。

    他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吕小布。

    张了张嘴,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

    他本来是想问,吕小布真的会放过他儿子吗?

    可是想了想,他却发现他没资格问这句话。

    “好,我告诉你想知道的,只要你能受得了。”

    贺阔语气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在场的人,却都能感受到这语气中那沉甸甸的分量!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让他说出,吕小布居然受不了的话语。

    “刚才说到哪了?”

    贺阔失血过多,脑子有些不清楚。

    “说道,我母亲给我们气运。”

    吕小布提醒了一句。

    “哦,对,气运,贪心,其实那不叫贪心。”

    贺阔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是母亲正常的做法,毕竟每个人的出生都是父母的结晶,自然而然会带着父母两方的气运。”

    “而如果你母亲强行不给你们气运,那你们三兄弟一个都活不下来,全都会夭折。”

    “所以,你母亲只能选择对抗贺家,对抗我们!”

    贺阔说出了实情。

    听到贺阔的话,吕小布的心里一沉。

    他开始打心里叫那个她一声母亲了。

    “但是无论动机如何,其结果就导致了我父亲,哦,也就是你外公,当然,你肯定不认,的大怒!”

    “终于,他亲自出手,去内地将你你母亲抓了回来。”

    “哦,对了,当时应该就是刚刚生下你不久,她最虚弱的时候,否则也很难抓住她。”

    贺阔语气依旧平静,仿佛在说一个不想干的人的事情。

    然而事实上,那个被抓的人,却是他的小妹。

    “哦?”

    吕小布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股暴怒的不由的从心里升腾起来。

    这是一股从身体升腾起来的愤怒,是这具身体对这件事的愤怒!

    是一个刚刚生下来,连母亲都没见过的孩子的愤怒!

    他将腿从桌子上那了下来!

    坐姿不再逍遥!!!

    杀意开始沸腾!!!

    “我还记得当时,你母亲在奋力的反抗着。”

    “然而父亲却告诉你母亲,再反抗,你这刚出生的娃娃就要死!”

    “你母亲悲痛欲绝,当时不断的磕头,希望父亲可以原谅她,让你们一家好好的团聚。”

    “然而事情是残忍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冷漠的!”

    “我记得,但是她也求过我,洁白的额头上,因为磕头磕的鲜血淋漓。她当时那是最后一次叫我大哥。”

    贺阔语气平淡的说出了这番话。

    但是这其中的每一个字,却都犹如一柄锋利的刀子扎进了吕小布的心中。

    吕小布眼中的血丝,慢慢的爬上了整个眼球!

    他可以想象得到,一个母亲被强迫离开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是如何的绝望!

    也能想象的道,看着她自己的父亲,对着自己的孩子下手,自己的大哥坐视不管,是何等的悲凉!

    甚至,他仿佛都能听到那绝望的撕心裂肺的呐喊!

    这种人间悲剧,发生在电视中,尚且让人落泪!

    更别说!

    那个孩子就是他!

    那个她是他的妈妈了!

    “继!续!”

    吕小布红着眼,咬着牙说道。

    一种暴虐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胸口,他想杀人!

    真的想杀人!!!

    “后来,你母亲为了保护你们,就放弃了抵抗,被抓回了贺家。”

    “她本以为,只要她乖乖听话,父亲就不会对你们出手。”

    “然而,她想的太简单了。”

    “父亲当时早就准备好了,气运夺回的准备工作,之所以抓你母亲回来,就是要用至亲的血脉联系,将气运重新夺回!”

    “你母亲那一刻真的绝望了,也真的怒了!”

    “她真的不亏是风水天才,居然强行逆转仪式。”

    “最后,只有你一个人的气运被夺了,你大哥和二哥的气运都还在。”

    “这也是我为什么,问你为什么还没死的原因!”

    “从那天以后,关押你母亲的房门就没有再打开了。”

    “我这次听到贺红海说居然见到了你,而且还活着好好的。”

    “心中便肯定,无论发生了什么异变,你母亲的手段绝对被破除了,也就是说,重夺气运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才准备把你抓起来。重夺气运,发大财!”

    贺阔继续款款而谈,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已经无所顾忌了。

    风水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

    本该死去的吕小布或者,那就说明贺梅的手段消失,最起码也是不灵了。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说气运消失了,孩子会夭折,那么成人的气运被夺了呢?!”

    吕小布暴虐的问出这句话。

    “好一点的,霉祸连连,差一点的,身死道消。”贺阔解释道。

    “也就是说,你们贺家准备用我一家的命,来搞什么狗屁的气运!?”

    吕小布这句话几乎是咆哮出声的。

    “没错,可以这么理解。”

    贺阔看着暴虐的吕小布,却点了点头。

    甚至嘴角还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一旁的贺红海——儿啊,咱们父子两个是死定了,不过到也算是天道轮回,罪有应得。

    我救不了你,但是我能替你报仇。

    这个吕小布绝对会杀了咱们,然后去找贺家。

    而到时候,他就会死在贺家。

    也算是为咱们报仇了吧!

    “张猛,动手,上贺家!”

    吕小布大手一挥,摔门走人!

    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而且,他内心深处,还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她,不,妈妈,你,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