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二十一章 顺手都砸了吧【求收藏,求推荐】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二十一章 顺手都砸了吧【求收藏,求推荐】

    校园内吵吵闹闹的学生们,并不知道有一双犹如猎鹰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这里。

    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张猛。

    张猛看到吕小布脸上,最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便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看来少主是解决了。

    他打开汽车的后备箱,将望远镜放在了里面,这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全都是张猛昨天晚上用少主赏赐,剩下的钱买来的。

    对他来说,保护好少主的安全,比钱重要。

    收拾好东西后,张猛便继续站在那里,不断的扫视着周围。

    “教官。”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忙完了?”

    张猛回头一看,赫然是昨天晚上张文亮的保镖,他皱起眉头:“李金,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看到你在这,给你打个招呼而已,教官抽烟。”李金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

    其实他刚才就注意张猛了,不过他深知刚才那个状态下的张猛,只要他敢靠近,绝对会被一顿暴揍!

    “有事说事,别扯犊子!”张猛呵斥道。

    “那行!”李金咬了咬牙,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汽车说道:“张少想要见见你。”

    “见我?什么事?”张猛冰冷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

    李金讪笑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就是张少看上他这位教官了嘛,想要从吕小布手中挖墙脚!

    “你小子就不干点正经事。”

    张猛呵斥道——李金他手下的兵,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李金的想法。

    要说这个李金,专业素养绝对没话说,在以前的队伍里可是排前三的,就是人有点油腔滑调的。

    “你都猜到了……”李金讪笑一声:“那我去回绝了吧。”

    “不,我跟你过去,有话当面说清楚为好,省的为少主增加麻烦。”张猛摆了摆手。

    “哎……我就说没希望的,张少还不信。”李金叹了口气。

    两人来到张文亮的车前。

    张文亮看到张猛过来了,顿时大喜:“张猛先生,咱们昨天晚上见过的,我也不绕弯子了,无论吕小布给你多少工资,我都出两倍,你为我做事如何?我有的是钱!”

    他可是被他父亲禁足一个月的,这次是他偷跑出来的,必须能快就快。

    “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不要让我再听到这种侮辱少主,侮辱我的话,就这样!”张猛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完后,张猛转身就走,一刻都不逗留!

    “特么的!”张文亮看着张猛的背影,气的一拳砸在真皮车椅上:“李金,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气死我了!”

    “我……”

    李金无语,又躺枪?

    再说了,我还不够忠心?

    为了你,我都快和教官反目成仇了!

    “不行,那不是你教官嘛,你必须给我想个办法,如果能搞定他,那么吕小布的手机还有天机兰也都会回到我的身边的。吕小布敢坑我,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张文亮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想不出来,就给我辞职!”

    “你要对付少主?!”

    张猛的耳朵一动,猛地一回头,双眼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煞气,死死的盯着张文亮,再次大步走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李金!救我!”

    张文亮顿时吓得一哆嗦,连忙喊道。

    这张猛也太疯了吧,我只是说了这一句而已啊!

    这特么已经不是死心塌地,而是主辱臣死了吧!

    至于嘛?!

    吕小布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啊?

    张猛三拳砸开拦在车前的李金,犹如择人而噬的猛虎一般,盯着车里瑟瑟发抖的张文亮。

    “别动手,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都给你!”张文亮肠子都悔青了。

    而这时,张猛的手机响了,张猛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少主,有什么吩咐?”

    “砸车。”

    吕小布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好!”

    张猛立刻点头,捏起沙包大的拳头,对着车顶就是一拳。

    “嘭!”

    车顶立刻出现了一个深坑,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这巨响,吓得车里面的张文亮连忙打开另一边的车门,疯狂逃窜:“至于嘛?至于嘛!?我错了还不行?!”

    他心中恐慌无比——他这车的安全系数可不低啊,居然被拳头砸了大坑,这拳头要是砸在他的身上……

    之前气势汹汹的张文亮,就这么仓促的落荒而逃了。

    周围的人都发出了低低的笑声:“这脸打的,啪啪响啊!”

    吕小布听到砸车的声音,顿时一愣:“额……张猛,你在砸谁的车?”

    “张文亮的啊。”

    张猛也是一愣——对啊,少主应该不知道这里的事情吧,怎么一上来就要我砸车?

    “砸错了,我让你砸的是一辆烈马X5,刘长龙的车,这是我赢回来的,我不想开别人的车,所以让你砸了。”吕小布说道。

    “额……”张猛愣住了,老脸一红:“少主,我又给你惹麻烦了,我去道歉。”

    “道什么歉啊?砸也就砸了,两辆一起砸!”

    吕小布无所谓的说道:“我相信你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砸车的,记得用工具,别徒手砸车!”

    “谢少主!”张猛感激的说道,这份无条件的信任,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发烫了!

    躺在地上的李金听着吕小布和张猛的对话,又看了看只顾自己逃窜,头也不回的张文亮,心中有些发寒。

    张少啊张少,你羡慕张猛教官忠心不二,可是你可曾像小布少爷那样,对我无条件信任过吗?

    一百来万的车砸错了,人家小布少爷问都不问原因,关心的却是张猛教官的手。

    而你呢?

    动不动就让我辞职!

    “起来。”张猛看着地上心灰意冷的李金,伸出了手。

    “教官,我……”李金羞愧的伸出了手,被张猛拉了起来。

    “拿着。”张猛找到两根铁棍,递给了李金一根,指了指张文亮的车说道:“砸!”

    “我……”李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一会儿,我和少主说说,让你跟着少主。少主人心善,应该会答应的。你是我的兵,我不能不管你。”

    张猛面色宛如一块大理石,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李金想要流泪:“工资肯定是没有你以前高的,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月一万,要是不够,就把我的工资也拿去,我现在也用不着钱。”

    “教官!够了!够了!”

    李金咬着牙,憋着泪——他可是知道教官是从来不轻易的求人的,可是这次……

    “砸!”张猛没有废话。

    “好!”

    李金抡起铁棍狠狠的砸在了张文亮的车上,将之前和张文亮的恩怨一棍两断!

    从今天起,他李金将跟随教官,为了少主死战不休,死心塌地,主辱臣死!

    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暗暗摇头。

    他们都是各个富家公子的保镖,很多内幕都是一清二楚的。

    “张文亮啊张文亮,你这次可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咯!”

    “是啊,他专程跑来想挖人家吕小布的墙脚,结果没挖到,反而是他自己的墙角,却被人家吕小布挖了!”

    “啧啧啧!我记得这个保镖在张文亮那,可是五万一个月吧,就这么一万一个月让吕小布拐走了?”

    “不知道等张文亮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不会找条地缝钻进去?”

    “看看人家吕小布,不光自己的手下死心塌地,手下还能再收死心塌地的悍将,就问你们服不服?”

    “败家子吕小布,神人啊!神人!”

    “……”

    他们不知道的是,张文亮其实就在不远处,他盯着砸他车的李金,气的咬牙切齿,但是却又因为丢人而不敢露面,只能狠狠的骂道:“李金!你给我等着,等着!敢叛变我?!还有你,吕小布!都给我等着!”

    ……

    而这时,张猛突然一本正经的对李金说道:“哦,对了,记住了,咱们的身份不是保镖,是狗腿子!”

    “哈?!”

    李金的肝猛地一抽——不是保镖?是狗腿子?!

    教官,你绝对是故意的,把我的感动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