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特别想骂人【老兲生日快乐,高考加油】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百六十五章 特别想骂人【老兲生日快乐,高考加油】

    一行人在下午时分来到了陇崖省,这是天朝著名的旅游胜地,大海,海滩,比基尼应有尽有。

    此刻的阳光已经不是很毒辣了,正是纵情高歌,享受人生的时刻。

    大家都不是差钱的人,纷纷换上泳装,奔向大海!

    吕小布却坐在沙滩椅上,喝着冰可乐,乐呵呵的举着望远镜。

    “嘿,那个好,好翘!”

    “还有那个好挺!”

    “我的天,这个……噗!玛德,吓死我了!”

    “……”

    吕小布拍拍胸口,平复下被吓坏的小心脏,放下望远镜。

    玛德,这玩意儿是个双刃剑啊!

    看到美丽的画面,自然可以看的更清楚,但是看到不好的画面,它特么看的也是更清楚的。

    他刚才就看到了一个完美背影的——男人!

    吓死老子了!

    伊凯在一旁无语。

    小布少爷,你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人家别人看,用眼睛看,被人发现了还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您倒好,望远镜?!

    “恩,还是看我家兰姐的吧!嘿嘿,漂亮!还差一点就看到了!”

    吕小布举着望远镜嘿嘿直乐。

    “少爷!”

    穿着一身相对保守的黑色泳装的梁兰娇嗔一句,将吕小布的望远镜挪开!

    少爷真的是,他们两个人都在沙滩椅上躺着,距离都不超过一米,用什么望远镜?

    你想要看到什么?!

    再放大也看不到啊!

    光线不好……呸,我想什么呢!

    “少爷,不下水玩吗?”

    梁兰看着一直躺在沙滩椅上的吕小布问道。

    “游泳太累。”

    吕小布随口说道。

    “我……”

    梁兰无语了,少爷您还真是懒出了新高度啊,玩都懒得玩了?

    ……

    稍微玩了一会儿,大家吃了点当地特产,便回宾馆了。

    吕小布在总统套房正准备洗澡呢,就听到有人敲门。

    梁兰听到有人敲门,便出去打开了门。

    “于菲?你来干什么?”

    梁兰眉头一皱,这个点来少爷的房间,恩?!

    “我…我…我来给吕少洗脚。”

    于菲唯唯诺诺的说道,丝毫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她这种就像是被驯化,被关进动物园的野生动物。

    已经彻底忘记了如何自己生存,依赖他人变成了本能。

    之前依赖林锋,在林锋将她送给吕小布之后,她即便再不情愿,她也只能去选择依附!

    “不用了。”

    梁兰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她在这还能让别人伺候少爷?

    “不要!”

    于菲猛地就是一个机灵。

    然后……

    她特么又哭了!

    “我……”

    真的,梁兰现在特别想骂人!

    特别特别想。

    但是看着于菲哭的那样,她又不忍心,只能叹了口气,把门打开了。

    可是,这个傻妞,居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居然就在门口一直哭。

    梁兰暗道——胎盘,妥妥的胎盘!

    无奈,她只能把于菲拉了进来:“去吧,去吧,洗完了,睡觉去。”

    然后……

    接下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去,你要烫死我啊!”

    吕小布一蹦三尺高!

    “我的天,说你烫,你就全是凉水是吗?”

    吕小布无奈的看着天花板。

    真花瓶出没,老司机们注意,小心被碰瓷!

    “那我再去加点热水。”

    于菲吓了一大跳。

    “得了,得了,就这么着吧。”

    吕小布可不敢再让她加热水了。

    不过,这妞虽然够蠢,连洗脚都不会。

    但是她的皮肤是真的嫩,给吕小布洗脚时,那感觉还真的挺爽的。

    不过洗洗脚也就行了,其他的他可没兴趣。

    然后……

    事又来了。

    这蠢女人,居然又哭了。

    吕小布无语凝噎,抬头望天。

    怪不得她的皮肤嫩呢,看这说流就流的眼泪,身体里面全是水啊!

    “又咋了?”

    吕小布无奈的问道。

    他或许明白林锋之前会不予余力的满足这个于菲的愿望了。

    就这一招说哭就哭的技能,就够了。

    更别说,很有可能,她在床上哭的更厉害!

    水更多!

    “我想回家。”

    于菲哭哭啼啼的说道。

    “你回啊!我又没有禁锢你。”

    吕小布无奈。

    “我不敢,我就这样回去,会被打死的。”

    于菲继续哭。

    “为啥打死你?”

    吕小布觉得这个蠢妞应该是把某种恐惧放大了,放大成了打死。

    “没…没…没带钱回去。”

    于菲抽噎着说道。

    “你父母这么狠呢。”

    吕小布无奈,但是也没法说什么,人家家庭有人家家庭的相处模式。

    总不能都和他家似得,随便败家吧!

    “不是,不是我父母。”

    于菲摇了摇头:“是仇大师。”

    “大师?!什么大师,你给大师钱?”

    吕小布一脸懵逼,什么鬼?

    来来来,谁看懂她说什么了,来告诉我来。

    “仇大师啊,很厉害的。他能……”

    于菲含糊不清的解释道。

    “得得得,别解释了,你家在哪?”

    吕小布连忙摆手,让这个蠢妞解释,一辈子也解释不清楚。

    他就问为什么给那个大师钱,她倒好,说起那个什么狗屁大师的厉害来了。

    “我家就是陇崖青木村的。”

    蠢妞终于能说一句正常话了。

    “那正好,明天也闲的没事,大家就一起去你们村子吧。”

    吕小布随口定下决定。

    倒也不是他突然发善心,这个蠢妞是死是活,其实他并不太在乎。

    只不过既然来了陇崖省了,光在海边也没意思,去体验下生活也挺不错的。

    而且他也想见见那个什么仇大师了。

    难道和那个什么八极一脉的熊文柏一样,也是什么武林中人?

    “真的!”

    听到吕小布的话,于菲顿时眼睛爆发出一阵神采:“那我要包包,还有豪车,还有衣服,还有……”

    “滚,洗脚!还有,不准哭,再哭给你扔到大海里面泡肿了再回来了!”

    吕小布脸色一沉。

    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真以为他是看上她了啊!

    还特么要包包?

    你是要爆爆吧!

    “呜!”

    于菲强憋着泪,只能低头给吕小布洗脚。

    或许是因为情绪激动,于菲手上的力气比刚才大了几分。

    于是……

    恩,这个力度更爽了!

    ……

    第二天,吕小布和李校长说了一声,李校长毫无例外的答应了,立刻改变了计划。

    本来这次夏令营就是给吕小布准备的,再加上之前学校硬刚林锋那一幕,别说改个计划了,就是集体去……咳咳,不说了!

    一行人坐着车,前往了于菲的家乡——青木村。

    不过这个村,一进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让所有人的汗毛都忍不住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