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吓唬我?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吓唬我?

    莫问天满脸狰狞的抓起所谓的闯王就往外走去!

    不多会儿,一声声爆裂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没错,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只有一声声轻微的爆裂声传来。

    第一声传来。

    叶长生淡淡的说道:“肌肉爆裂。”

    第二声传来。

    霓凰皱了皱眉头:“内脏爆裂。”

    第三声传来。

    左安拿起一瓶酒看了看,随后说道:“骨骼爆裂。”

    第四声传来。

    凌霄子整理了下衣服:“丹田爆裂。”

    第五声传来。

    无为子叹了口气:“头颅爆裂。”

    第六声传来。

    智行大师微微闭眼:“阿弥陀佛。”

    吕小布明白了,那个所谓的闯王死了!

    没人可怜,没人可惜,即便是智行大师也只不过是怂了声佛号而已!

    江湖就是这样,没实力别装逼!

    挑衅一个宗师尚且是死罪,更何况是挑衅十二位宗师?!而且,还肆无忌惮的释放威压呢?!

    这是死罪中的死罪!

    这个闯王要是活下来了,再把这件事传出去,一个半步宗师挑衅十二位宗师,还活下来了。

    那宗师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

    所以,这个闯王注定了活不下来,不过,唯一替他感到惋惜的,就是碰上了正在发怒的莫问天。

    死之前还收到了折磨!

    很快,莫问天就鲜血淋漓的走了进来,眼神中满是狠辣,随后直接看向了吕小布。

    那意思很明显——这个人就是你未来的下场!

    然而!

    吕小布根本不吃他那一套:“怎么地?威胁我?告诉你,打扫卫生的费用,一千万!”

    “小子!别得寸进尺!”莫问天怒的头发都快烧着了!

    这个小子是特么什么东西变得?!

    怎么胆子这么大?!

    老子都活生生的拆解了一个人了,而且还是半步宗师啊!

    这小子居然还敢挑衅他?!

    “得寸进尺?”吕小布嗤笑一声:“张猛,给警察打电话,就说我们这里发生了命案。”

    “是!”张猛立刻点头,掏出了手机。

    瞬间!

    莫问天的脸都绿了!

    绿的都特么发黑了!

    吕小布,你丫的混蛋!

    你特么不按套路出牌!

    给警察打电话?!

    到时候,警察真的来了,虽然不能奈他何,可是他也必须要走流程,证明他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才行啊!

    现在马上开宗师令了,他莫问天却被抓进去了?!

    这特么要是传出去了,比被那个什么闯王挑衅了更丢人!

    其他的宗师也都是嘴角抽抽。

    服了!真的特么的服了!

    我去!你特么是怎么想到给警察打电话?!

    我去你大爷啊!哪个正常人会在看到了一位宗师杀了一位半步宗师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打电话?!

    不行!这家伙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啊!

    杀了他倒是简单,可是关键这小子太损了。

    各种手段太尼玛稀奇古怪了,真的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颜面扫地啊!

    你看莫问天,多牛逼的人?!

    地下世界的老祖,那个叫闯王看到了他就要下跪。

    可是呢?再看看吕小布。

    先是叫人围攻莫问天,然后是不眠不休的骂,再然后是刻意的刁难和索要赔偿,最后,到了现在,更是视满身鲜血杀气腾腾的莫问天若无物,扬言要报警?!

    这特么就是一个咬不烂,嚼不碎的滚刀肉!

    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还是不不招惹是最好的选择。

    “等下,等下。没必要,没必要!”叶长生出来打圆场了,拦住了正在打电话的张猛。

    他心里其实也挺憋屈,按理说吕小布是小辈也是本地的主人,这打圆场的事情应该是吕小布来坐的!

    可是,你们看看吕小布这个样子,他简直比宗师还嚣张呢。

    怼的莫问天都快疯了!

    等着吕小布打圆场,显然是扯淡了!

    那这么一来,他这个召开人,不打圆场都不行啊!

    同时他心中也在埋怨,薛家的人呢?怎么说这也是通过你们的江湖令召集的,你们身为江湖的脸面,连个人都不来?!

    要是薛家的人来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当这个和稀泥的?!

    要是薛长志听到叶长生的话,肯定会冷笑一声:

    你当我傻?是你不知道吕小布尿性啊!还是我不知道吕小布的尿性啊?!

    上次开江湖令的时候,吕小布就敢明打明的在石门到处吃闭门羹!

    当时可是就有三位宗师的!

    现在,宗师令又如何?!

    对吕小布来说,三位宗师和十二位宗师有区别吗?!

    所以,他们才不派人去呢!谁去谁倒霉!等人到了再去!

    莫问天看到叶长生打圆场了,心里是憋着一口气,他真的想喊一嗓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但是,他同时心里又清楚,要是把叶长生也拒绝了,那这件事就真的没人打圆场了!

    所以,他只能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憋屈!真特娘的憋屈!

    只从成了宗师,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

    “好了,我大度下,这件事不提了。”吕小布摆了摆手说道:“各位的房间已经开好了,愿意休息的可以直接去休息,当然了也可以暂时留下来,大家略微喝点。”

    话音刚落,莫问天扭头就走。

    他知道,肯定没他的杯子,所以他才不留下来自取其辱呢。

    莫问天走了,霓凰站起身来也离开了大厅。

    还有那六位没介绍的宗师也都直接离开了大厅,回房间去了。

    只剩下了左安还有和吕小布有点交情的那三位宗师。

    “阿弥陀佛,贫僧就不饮酒了吧。”智行大师笑了笑。

    “大师请便。”吕小布点了点头。

    “那贫僧就先去休息了。”智行大师离开了。

    至此,大厅里面只剩下了包括吕小布和张猛在内的六个人。

    “各位请坐。”吕小布让众位宗师坐下。

    “今天这件事干的漂亮啊。”左安嘴角含笑,打开一瓶酒,畅饮起来:“没想到这老杂毛居然在你手上吃了亏了!”

    “小事,小事。”吕小布摆了摆手谦虚的说道。

    众人一听,嘴角抽抽。

    你特么这是谦虚吗?!

    这根本就是装逼!

    让一位宗师吃瘪,你居然说是小事?!

    那什么才叫大事?!

    叶长生在一旁撇撇嘴——你们别不信,对他来说就是小事!因为,他的大事就是让你们全都给他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