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香气如拳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香气如拳

    茶水分别倒下,一人一杯放在每个人的面前。

    吕小布端着茶水品着一脸满足。

    可是,两个本日人还有郑添来却迟迟不动手。

    两个小鬼子的脸上的鄙视神色更是已经快压抑不住了。

    最后郑添来苦笑开口:“吕总不洗茶吗?”

    他们喝茶的时候第一泡都是洗茶,是不喝的。

    怎么现在吕小布不走繁琐程序也就算了,直接连洗茶也省了?!

    “怎么?这茶很脏?”吕小布看了看郑添来。

    “那倒不是,这茶从头到尾都是我亲眼看着制作的,绝对不脏!”郑添来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

    “既然不脏,洗个鸡儿?”吕小布翻了翻白眼说道:“穷讲究!”

    此话一出,郑添来嘴角抽抽。

    好吧!你说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就和网上说的那个段子一样,既然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那为什么用自来水洗过的苹果可以直接吃?!

    于是,他也不啰嗦了,端起茶品了一口。

    突然!

    郑添来的瞳孔瞬间放大,将嘴里的茶咽下,震惊的看着手里的茶碗:“这茶……”

    你们都不知道,在这茶水刚刚入口的一瞬间。

    他居然就像是感觉到这口茶水,变成了一个功夫高强的武者,在他口腔中与他的精神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尤其是刚刚入口的那一瞬间,更是犹如一记炮拳轰打而来,让他措不及防的就被一拳打蒙!

    为什么?!

    他明明刚才喝大冈广野的茶的时候,虽然也感觉这个茶有种爆炸的香气,但是却绝对没有这么直接,这么拳拳到肉,把他打蒙的错觉!

    明明都是鬼洞铁罗汉啊!

    甚至两个本日人的做法看起来更符合的所谓茶道。

    但是,最后却是吕小布的随意冲泡更让他感到香气逼人呢?!

    吕小布暗暗点头,这个郑添来看来是真的爱茶,居然品出来不同了。

    不像那个郑海,和牛嚼牡丹一样,丝毫没感觉。

    郑海的确是没感觉,无论是刚才本日人那繁琐的程序,还是现在吕小布意境的泡茶,他是一点感觉没有,好像都是一个味道。

    也正常,要不是不愁吃不愁穿,谁天天闲的蛋疼研究第一口茶和第二口茶的区别?!

    他是直接得到了茶经,否则?让他研究?!做梦去吧!

    “吕总,这是怎么做到的?!”

    郑添来一口一口将嘴里的茶喝干净,急匆匆的问到:“你明明只是简单的冲泡,为什么会有比他们更加浓郁的茶香?!”

    “一会儿慢慢说。”吕小布看了两个本日人一眼:“先处理该处理的事情。”

    “也是!也是!瞧我这个脑子,要是再被偷学了,那就亏大了!”郑添来瞬间明白了。

    他站起身来,看着两个本日人:“咱们虽然相交多年,但是赌约就是赌约,一人一条胳膊,是我帮你们,还是你们自己来?!”

    “郑添来,你什么意思?!”大冈广野怒火冲天:“如此骗帮?!你们天朝人……”

    “张猛,请他喝茶。”吕小布平静的说道:“我刚才说过了,刚才就是最后一次了!”

    “是!”张猛上前一步,一脚踹出,大冈广野愤怒的脸庞瞬间抬起。

    随后,张猛端起茶碗,掰开对方的嘴,直接灌了进去!

    “呜呜呜!”

    大冈广野被惯得喘不上气来。

    但是,还没等他的愤怒发作,突然他口中便狠狠的挨了一拳!

    不是真的拳头,是刚才那茶水的茶香,仿佛化作了拳头,一拳砸了他的味蕾之上!

    这种强烈的冲击,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茶醉的错觉!

    太香了!为什么会这么香?!

    他的茶道明明已经登峰造极了,自认为这鬼洞铁罗汉已经被他泡出了最极品程度,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吕小布可懒得让他细想。

    吕小布再次挥了挥手,张猛双手齐出,两个小鬼子的右手肩膀被瞬间砸碎!

    然后,不等两个人惨叫出声,便直接双手一抓,往外一丢。

    就这样两个大活人就像是两块石头一样被扔了出去,直到出了大厅,才听到了来自两个人的惨叫声!

    “郑总,接下来的事情,就劳您多费心了。”吕小布看着郑添来说道。

    “小事!我会让他们履行诺言的!”郑添来冷笑一声。

    真的当他这个一级富豪榜是好欺负的?!

    “来人,这声音让我们喝不好茶了,给我打,打到没力气叫唤为止!”郑添来大手一挥,直接下令。

    随后,一声声拳打脚踢的闷响和越来越弱的惨叫就传了进来。

    直到最后,两个人的声音消失了,显然已经没力气惨叫了!

    “今天怎么这么硬气?”郑海小声的念念碎道。

    他父亲一向是和气生财,怎么今天说打就打,而且还是打外国人?!

    “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呢?”郑添来翻了翻白眼:“以前当然是和气生财,可是现在,咱们天朝的商人脊梁可都硬着呢!”

    “尤其是对本日人这方面,更是如此!”

    “既然吕总已经打出来了咱们天朝的威严,我们这帮老骨头要是再面面糊糊的,还不被人笑话死?!”

    郑添来说的是事实,也是小小的奉承了吕小布一句。

    毕竟,他还想知道到底为什么简单的冲泡却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呢。

    吕小布也不卖关子,笑了笑说道:

    “也许茶道在本日注重的形式,是墨守成规的繁琐形式,但是在我的眼中,却另有不同!”

    “道!也是别的国家不可理解,可是咱们天朝人知道,道是什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道可道,非常道!”

    “不是说按部就班的走下去,那就是道了,那最多称之为路!”

    “就拿刚才的小鬼子来说,他无论什么茶都是那一套做法,让心静下来,完美的呈现属于茶原本的香气!”

    “可是,这就是最香了吗?不见得吧!”

    “要是按照这么说,咱们天朝还炒什么菜?!都买点胡萝卜买点肉生吃就得了!”

    “所以,本来的未必是最好的!”

    吕小布侃侃而谈,深入浅出,让郑添来听得是大呼过瘾,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扰了吕小布。

    郑海在一边看着,嘴角抽抽,他父亲好像也就在他爷爷面前漏出过这幅样子吧!

    难道,我以后要改称呼了?!不叫老大?!叫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