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闹剧结束了。

    吕小布四个人再次聚到了一起。

    从明面上来看,吕小布好像并无异常,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叶长生想要询问吕小布,吕小布也一句话不说,沉默无比。

    后来他又想问郑海,可是看了看郑海那个甚至比吕小布还意志消沉的样子,便叹了口气,不再询问。

    红尘炼心,还得继续啊。

    然而,当叶长生离开之后,吕小布却露出了一丝微笑,优哉游哉的看着叶长生离开的门扉。

    他现在心结虽然没有全部解开,但是也已经解了百分之八十,已经可以基本随意的处理外界的事情了。

    只要不是碰上对他太过了解,绝不会放过他一丝一毫弱点的林锋,或者是绝顶的心理大师,他基本不会再次沉入其中。

    所以,现在的红尘炼心对他而言,更像是一场玩耍,结果如何,已然不太在意。

    如果能更快的找到答案,固然好。

    如果不能,那也不过是多花点时间,他自己想想而已。

    这个叶长生虽然是为了他好,可是却也没少在他面前装逼。

    这要是不‘投桃报李’,倒是真的有点有失风范了,不是嘛!

    一旁郁郁沉沉的郑海,抬头看了一眼,正在露出诡谲笑容的吕小布,嘴角也是扯了扯。

    他,特么的也是装的!

    废话,就几个小混混而已,一时间让他有些懵逼就算了,还真的能让他怀疑人生?!

    至于为什么装?

    那大家就自己分析吧!

    休息一夜之后,一行四人再次上路了。

    这次到没有继续走路。

    毕竟,天朝这么大,要是慢慢走的话,那就是真得浪费时间了。

    所以,胖子出面租了一辆车,胖子当司机,一路前进。

    为了这件事,胖子没少嘀咕:“过分!当猪八戒就够过分了,现在还要当白龙马?”

    “叶宗师辈分大,当司机不合适!吕少也是如此,也不合适!”

    “原本,我和郑海两个人轮流开车,也还平衡些!结果,这郑海居然也抑郁了!”

    开过车的都知道,其实别看开车看起来就是坐着,可是其实也挺累的。

    所以,胖子有些念念碎也很正常。

    不过,也好,所谓红尘炼心本来就没什么固定的目的地,要是急了反而是不好。

    所以,也就由着胖子了,他说累了,那就停下来,不累了,那就继续走。

    遇到了树林,便休息野餐。

    遇到了水流,便捉鱼洗漱。

    遇到村庄城镇,便继续赚路费。

    虽然说是四个男人,但是倒也少了很多的拘束,反而真的有些放浪形骸于天地之间的感觉。

    “你就这么喜欢在车顶坐着?”叶长生拎着一壶酒,坐在了吕小布的身边。

    此刻的吕小布没有坐在地上,而是坐在了车顶。

    这一举动,时常让叶长生有些不理解。

    “站得高,看得远。”吕小布平静的说到。

    他现在在叶长生面前还是那副样子。

    “既然你喜欢高的地方,那咱们就上山呗。”叶长生灌了口酒笑道。

    他最近很是得意,觉得是他的红尘炼心起了作用,吕小布说话已经逐渐的多了起来。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吕小布随口扯了一句。

    “卧槽!你牛逼!就这点屁事,也能扯出一句诗文来?!”叶长生根本毫无宗师的样子。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被胖子惯坏了,张口闭口卧槽!

    甚至有时候,还能搞出两句,什么三个卧槽,三个卧槽的二次方之类的话。

    这些话说真的,连吕小布都没见过。

    “可怜你辈读书少,一句卧槽天下走。”吕小布翻了翻白眼,看了叶长生一眼。

    “去你的!你现在生病,我不和你计较!等哪天你没事了,我非得揍你一顿不可!”叶长生倒也习惯了吕小布的毒舌,没怎么介意。

    “对了,一直没问你。上次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事的?你不是说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算不了吗?”吕小布想起一件事来。

    “我的确算不了你的,可是不代表我算不了别人的。”

    叶长生说到他的专业领域,得意了起来:“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带着胖子和郑海?!你我是算不出来,可是两个人的气机牵引下,便也能大概的得出一个答案!”

    “概率学学的不错。”吕小布点了点头。

    他明白叶长生的意思了。

    他的命运无法被掌控,可是郑海和胖子和他一起行动,两个人的命运走向要是有了变化,叶长生便可以通过这种变化,大概推测出一些东西。

    “那是当然,科学算命,可是我一直重点研究的东西。”叶长生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身为宗师,如此和我们相处,就不怕丢了你宗师的面子?”吕小布再次询问道。

    “面子?什么叫面子?我就是面子本身!”叶长生嗤笑一声:“我是谁?我是宗师!我和你们叫好,谁敢笑话我?!只会巴结你们而已!”

    叶长生说完,便翻身下车了。

    恩,牛逼吹完了,不能再待着了。

    吕小布说得对,最近的确是有点丢份了!

    居然和几个小辈天天说笑打闹的!

    更生气的是,昨天晚上喝多了,那个胖子居然搂着他,叫他什么?!

    他记得是老弟?!

    他可是宗师,老弟?!

    老弟也是你能叫的?!

    吕小布不说,他都差点忘了!

    怪不得今天胖子一直躲着他呢!

    麻蛋!不抽他一顿,不解气!

    叶长生走了,可是吕小布脑海中却仿佛如洪钟大吕一般敲响了。

    面子!?他就是面子本身?!

    这句话似乎和之前小混混说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距离捅破那层窗户纸是越来越近了!

    不过,现在唯一差的就是如何将这些答案融合在一起,变成他自己的答案!

    而就在这时,被叶长生摁在地上准备狠狠抽一顿的胖子,却突然惊叫一声:“这是什么?!跟踪器?!车底为什么会有跟踪器!?”

    此话一出,四个人全都脸色一沉!

    跟踪器!?

    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谁在跟踪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