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缘起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缘起

    叶长生抱起吕小布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同时还不忘了把那两个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家伙,一起领着。

    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吕小布,我就不该让你自己走,是我的锅,我一开始就该和这样的一样,拎着你直接到目的地!

    住个寺庙,你让和尚们差点都疯了,住个道观,你让道士们看了一宿的星星!

    这要是让你住在尼姑庵,我简直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你现在按理说不应该是脑子不清醒的状态嘛!

    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威力!?

    就这样,吕小布从出了道馆开始,根本就没有脚沾地的时候,连带着郑海和潘阳都‘好好’的享受了一把宗师十一路公交车的速度。

    只不过,吕小布是被叶长生胳膊夹着,而那两个家伙是被一手一个的拎着。

    所以,吕小布不担心会掉下去,两个家伙却宛如过山车一般贼刺激。

    甚至最惨的一次,叶长生一个起跳,郑海的脸瘦点,只是零距离的看了一眼亲爱的大地母亲。

    而郑海这个小胖脸,就直接亲吻了大地母亲,还从大地母亲身上,啃了一口土回来。

    这酸爽!

    不过,他们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

    吕少惹怒了叶长生,叶长生一肚子火还不知道往哪发呢,现在招惹他?!

    除了被当成出气包,几乎没什么其他的下场。

    宗师的速度就是快,原本两三天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这是一座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小道观,和昨天晚上他们休息的倒灌简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简直没法比。

    甚至,道观上面的牌匾都糊了一层不知道什么东西,连字都看不清了。

    而且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也不是什么五台山景区,而是一个有些荒凉的小山峰,环境倒是还不错,不过就是看不到什么人烟。

    就当郑海和潘阳以为叶长生只是从这里路过的时候,叶长生却将三个人丢在了地上:“到了。”

    “啊?就这里?”郑海和潘阳都愣住了。

    路上那么多的好地方不去,为什么最后来到了一个这么破旧的地方?!

    “这是我的道观。”叶长生看着破旧的小道观,眼中闪过一丝感慨,不知道在想什么:“走吧,进去吧。”

    四个人走进道观,到处都是灰尘,蜘蛛网,完全想象不出,这居然是叶长生这个宗师道观,让人诧异。

    “很奇怪吗?”叶长生淡淡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开始打扫卫生。

    “当年我师傅带着师兄们下山抗日去了,留下了最小的我看着道馆,师傅让我等着他们回来。”

    叶长生的语气里面有着说不尽的情绪:“知道为啥我和五台山几乎所有的寺庙道观都熟吗?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

    “抱歉。”郑海和潘阳连忙道歉。

    他们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

    “原来,那段时间在网上感谢我的道士是你啊?”吕小布歪了歪头平静的说道。

    他有点印象,当初他第一次从本日回来的时候,动静不是挺大的嘛。

    除了那个张老兵惹人注意,剩下的最惹人注意的就是那个‘要是回不来...那便不回来了吧’的道士了。

    没想到,居然是叶长生。

    此话一出,本来有些庄严肃穆的气氛,瞬间被粉碎的干干净净的。

    叶长生的老脸直接就红了,恼羞成怒的看着吕小布:“是老子怎么了?!你是想说一个宗师偷偷摸摸的做这种事情丢人是吗?!”

    吕小布的脑子是特么的电脑吗?!这种事情还记得?!

    妈卖批,他嘴贱什么啊!这下特么的丢人了!

    是!没错,他身为一个宗师,利用网络偷偷摸摸的感谢吕小布,的确是有些丢人了!

    对,你们又猜到了,这次之所以帮吕小布,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真如林锋所说,即便是为了缘这个字,也有缘起缘灭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缘起了!

    “恩,有点丢人。”吕小布点了点头。

    “噗!”

    潘阳实在是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一个宗师的身份,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说,偷偷摸摸的,感觉是有点不认恩人的感觉,确实有点丢人。

    “打扫卫生去!”叶长生怒了,对着郑海和潘阳吼道。

    行,吕小布算是我的恩人,老子忍了!

    你们特么的也敢笑我?!

    找死吗?!

    郑海和潘阳连忙低头,开始打扫起来卫生。

    吕小布旁若无人的走出道观,来到门口,继续思考人生。

    叶长生也不理他,两只眼睛锐利的看着郑海和潘阳,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的两个人是头皮发麻。

    叶长生这是将所有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了。

    洗洗涮涮,擦擦扫扫。

    在叶长生的死亡威胁下,郑海和潘阳那活干的是又快又漂亮。

    终于。

    连最后的牌匾也都擦干净了。

    “长生观。”

    潘阳和郑海躺在地上,看着这三个字,又看了看叶长生,好像有些明白叶长生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了。

    也许他并没有天天住在他师傅给他留下的道观当中,也没有想着去发扬光大道观,但是他却将道观的名字背负在了身上。

    他叶长生就是长生观!

    “咕噜!”

    潘阳的肚子叫了起来。

    郑海的肚子也不甘落后,也叫了起来。

    饿了,实在是饿了!

    这两天吃不好,睡不好,干活还一大堆,现在真的肚子里面一点油水都没了。

    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的叶长生。

    “看我干啥?道观啥样,你们不清楚吗?没吃的,想找吃的,自己去找。”叶长生冷哼一声,完全一副不负责任的样子。

    他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吕小布的背影。

    你不是厉害嘛!

    你不是牛逼嘛!

    你不是走到哪,霍霍到哪嘛!

    来啊,有本事,你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变出吃的!

    没吃的,就饿着,我看你能饿到啥时候!

    我还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了!

    总有你求我的时候!

    哼!

    随后,他揉了揉肚子,恩,也有点饿了。

    不过没关系,他是宗师,扛饿!

    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就抓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