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败家系统在花都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舌战群僧

败家系统在花都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舌战群僧

    按理说,佛门清净之地,而且这又是后院,不会有不开眼的过来随意招惹人。

    可是,事无绝对,佛还有金刚怒相呢,这清净之地,也非绝对清静。

    “唰,唰,唰。”

    一个扫地的小和尚,一脸不耐烦的挥舞着扫帚,在应付差事。

    这人都这样,没人了,也就自己生个闷气,可是有人了,就总想将那股气撒出来。

    这不,小和尚就看到吕小布了:“这位施主,让让。”

    虽然嘴上叫的是施主,可是语气却一点都不客气。

    那意思颇有一些,你妨碍我工作了,扫不干净都怪你的意思。

    吕小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口说道:“我在佛门,你扫佛门,让到何处是为让?”

    小和尚也是个暴脾气,看来是没打磨好呢。

    一听吕小布的话,顿时一股没好气就升腾了起来。

    我是和尚,你是和尚?!

    我还没给你解惑呢,你先教训起我来了。

    于是。

    “我侍奉佛祖,你参拜佛祖,让你让就让!”小和尚平时没少听大师傅们说禅语,此刻倒是也能掰扯两句。

    “侍奉便高?参拜便低?那有何来众生平等?”吕小布再次说道。

    他脑子里面现在稀奇古怪的一大堆,巴不得有人给他解惑呢。

    “你!”小和尚顿时被怼的哑口无言了,只能撂下一句狠话:“你等着!”

    说完,扔下扫帚就跑了。

    身为和尚,在自己的寺庙里面被人怼的无话可说了,丢人!

    他要去叫人。

    很快,一位年龄稍大的和尚就被叫来了。

    “师兄,就是他,要和我斗机锋!”小和尚怒气冲冲的说道。

    大和尚倒也没有听信小和尚的一面之词,而是合十问到:“这位施主,是否是师弟惹怒了施主?贫僧在此道歉了!”

    “怒?为何要怒?因为在乎?我既不在乎此人此地,又何须发怒?”吕小布双眼无神,看着地面,淡淡的说道。

    大和尚一听,眉头一皱。

    这话可不太好听,这是佛门,这位施主张口就是不在乎,这是冒犯佛祖啊。

    “施主,你来便是礼佛,既礼佛,为何说不在乎呢?”大和尚要理论理论了。

    小和尚在一边捏着小拳头,一副要你好看的样子。

    “你我皆过客,众生皆为空,既然都为空,我为过客,又何须在乎?”吕小布平静的说道。

    “额……”大和尚顿时愣住了。

    他有些懵!

    怎么说,他也是读了这么多年的佛经的,居然被一个外人给难住了?

    旁边的小和尚也傻眼了,他请来的师兄,居然一招就败了?!

    不行,继续找人去!

    “如果不在乎,那有何须来?”大和尚此刻不服输。

    “来非我本意,去何处,为我所思,不知大师,可否为我解惑?”吕小布继续发问。

    “我!”大和尚彻底崩溃了。

    去何处?!

    你这是问我终极问题——人为何活着,又为什么而活着呢!

    我要是知道,还修佛吗?!

    “超脱苦海,去往彼岸,是为修行!”而这时,另一个大和尚也走了过来,行了一礼,回答了吕小布的问题。

    “何为彼岸?何为苦海?若海两边都是岸,那又何必苦海走一遭?掉头而回,岂不快哉?”吕小布继续问道。

    “来处为众生疾苦之处,去处为极乐之地,为何不去?”又来一个大和尚。

    吕小布:“六根清净方可到达彼岸,既然六根已然清净,那疾苦之处和极乐之地,又有何差别?”

    “施主所言极是,可不走苦海,六根何来清静?不清六根,便仍有欲望,便想要往极乐之地!如此,在苦海走一遭,清了六根,那彼岸与此岸,的确无差别!”又来一个道行更深的和尚。

    吕小布:“如此说来,所谓极乐,只是一种幻想,而非真实存在咯?”

    “施主所言并非不可,心中极乐,便万物极乐!心中为佛,便看万物为佛!”大和尚双手合十,表现的无比尊敬。

    面前这位施主的佛法之高深,已经不下于他了!

    “无欲无求是为极乐,我已无欲,也已无求,为何不乐?”吕小布再次问道,这是在问他自己现在的状态呢。

    “额……”

    得了,最后的大和尚也懵逼了。

    最开始的小和尚已经快疯了。

    他已经把全寺庙里面的高僧,全都叫过来了!

    此时此刻,吕小布面前已经盘坐了一群的和尚了,这除了主持讲佛经的时候,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最恐怖的不是这个。

    而是他们全寺庙加起来居然没有斗过这个外来人!?、

    看看想着这帮师兄师叔的样子,一个个居然都快开始自我怀疑了!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不行,不行,找主持去!

    小和尚撒丫子就跑。

    ……

    一边,寺庙主持正在和叶长生交谈呢。

    “叶施主所来何事?”主持问到。

    “也没啥事,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人,魔怔了,在心结中走不出来,我计划让他修修心,这不路过你这里,过来休息下。”叶长生笑道。

    “哦,原来如此,何不让佛法感悟这位施主?定可以化解心结!”主持还是比较自信的。

    在渡人这件事上,他觉得佛门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

    而就在这时。

    “主持,不好了!咱们庙里的师兄和师叔们都被一个外来人说的魔怔了!”小和尚在门口大喊大叫道。

    “啪!”

    虚空中仿佛传来了轻轻的打脸声。

    老和尚刚刚说了,绝对可以度化别人。

    结果,现在,全寺庙的和尚都快被别人度化了!

    这脸打的,噼里啪啦的!

    叶长生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

    于是,叶长生连忙和主持往外走,路上还听着小和尚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和说过的话。

    叶长生心里的担心越来越重。

    到了地方一看。

    果然,就是吕小布。

    叶长生看了看吕小布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又看了看他面前坐着的那一帮生无可恋,冥思苦想的和尚们。

    顿时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我的天啊!

    吕小布!

    我带你来就是让你休息下,明天继续上路。

    结果,我三分钟没见你,你就给我来了一场舌战群僧?!

    还把这帮家伙全都说自闭了?!

    你是想让我和主持打一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