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女频小说 > 重生军少麻辣妻 > 第690章 我就是豪门

重生军少麻辣妻 第690章 我就是豪门

    谢长安站在房门口,感觉被世界抛弃了似的,他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洛宁找他们谈什么。

    然鹅,他什么都没听到,连里面的呼吸都感觉不到。

    这说明书房跟主卧室一样,有隔音的功能。

    书房里,洛宁里就惟妙惟肖的学起了叶湉。

    “洛宁,你设计把钱芳赶出家门让谢长安看清了你歹毒的真面目……”

    晋笙头如斗大,急忙解释,“洛宁,这不是我们的意思,对于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

    洛宁的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这不是你们的意思,难道是我的意思?

    你敢说钱芳没有出现在晋家?你敢说钱家不是你们晋家内定的儿媳妇?

    我不瞎,更不聋,那天我听得清清楚楚,差点被她骚瞎了好吗?

    你敢说钱芳没有到我的家里来献殷勤,想要取而代之?

    如果没有凌葳和谢长乐,钱芳就赖着不走了。

    你敢说我避孕的事情,不是你们晋家传出去的?

    这件事情只有我和谢长安知道,还有一个可能知道的人,就是送我去找谢长安的你。

    即便不是你做的,也绝对跟你有关系!”

    晋笙无言以对,洛宁的指控每一样都成立。

    他那个搅事精妈,和拎不清的媳妇把钱芳请到了家里,想要把她嫁给长安。

    前几天他们担心谢长安,没有理会钱芳的殷勤……

    避孕那件事,也是他那个好妈干的好事。

    他打电话的时候被家里的下人偷听到了,告诉了他妈。

    他妈知道长安要来帝都,天天派人跟着他。

    然后就知道了长安在那个院子里……

    后来长安去抓药,她派去的人拿到了药方让大夫看了发现是避孕药,就在家里大闹。

    那时候他才发现被家里人跟踪的事情,他跟他妈吵了一架。

    结果转头他妈就把事情告诉了钱芳,真不知道他妈看上了钱芳哪一点?

    又不正经,还嫁不出去,而且是洛宁的仇人?

    晋北辰头有些晕,靠在椅子里沉默不语。

    洛宁长长的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

    “上次在帝都我没有明确表态,我以为我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是显然你们根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那么在这里我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不管谢长安是否认祖归宗,晋家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从来没有想过去高攀什么豪门世家,因为我洛宁就是豪门!

    这话说得有点早,但是我相信它一定会实现的。

    我不是有钱人的后代,但我以后会是有钱人的祖宗。

    我的确对付过钱芳,不是因为她当着我的面勾引谢长安,而是因为我举行婚礼那天,她让人在安宁大饭店后厨埋了一只死骆驼找我的晦气!

    她一再挑衅我,我自然不会饶了她。”

    “洛宁,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不是正中了我家那几个不孝子的下怀了吗?”晋北辰语重心长的劝道。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教妻无方,教子无方!”洛宁嘴边泛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当初你媳妇阻拦我给你治病,在把你往阎王殿推这件事上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现在你媳妇联合钱芳,想要撬动我的位置,呵……”

    洛宁冷笑,整个人阴恻恻的。

    “推自己男人奔赴黄泉不说,还想把子孙推入火坑。

    晋家的事情我管不着,但是谢长安的事情,老子不答应。

    我这个村姑对资本家的小姐,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念在谢长安系晋家所出,这次我不跟她计较。

    如果她再敢惹我,我就宰了她!

    你们对谢长安的恩情,就到这里。

    当年你们是生了他,但是你们把他弄丢了,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们家的大小姐又是怎么过的。

    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可曾有一点对得起谢长安?

    谢长安刚刚知道自己的身世,你们一个两个的好媳妇就这么算计他,算计我们的婚姻。

    现在是你们欠谢长安的!

    谢长安也明确的表示不会认祖归宗,你们还是歇了某些心思吧。

    你们的媳妇算计,羞辱我,你们想要拉谢长安回家。

    坏事做尽,好事做绝!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你们从未出现在我和谢长安的生活里。

    我们只是陌路人!

    言尽于此,两位请便!”

    晋北辰纵横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大胆。

    他暗暗叹息一声,被洛宁数落得无言以对。

    晋笙心里难过得无以复加,洛宁最后的话触动了他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

    他似乎错了,如果他不去调查,一直默默关注谢长安,或许他们现在的关系还不会这么僵。

    又或许他能小心一些,就不会让他媳妇,他妈得逞。

    千万言语,最终化为一声苍白的道歉,“洛宁,对不起!”

    洛宁摇摇头,晋笙不欠她的,“晋上将,我要谢谢你亲自跑了一趟无忧山。

    本来在我得知谢长安的身世时,我有想过劝谢长安认祖归宗。

    但是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让我歇了心思。

    与其让谢长安陷入那样的家族内斗去消耗,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单打独斗。

    虽然那样会辛苦一些,时间更长一些,但是我会陪他一起成长,走向辉煌。

    咱们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在消耗我对你仅存的那点好感,落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谢长安已经做出了选择,让我们一切回到从前!谢谢两位高抬贵手,放过谢长安一马!”

    洛宁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晋北辰和晋笙没有再留下来的借口。

    晋笙带着依依不舍的晋媛,离开了洛宁家。

    天色渐渐黑下来,洛宁家的庆祝正式拉开帷幕。

    为了保证今天庆祝的菜式的品质,洛宁动嘴,其他人动手,大家齐心合力准备了一顿晚餐。

    头一次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的柳莺歌,晋欢高兴得找不到北。

    人生,因为洛宁而精彩。

    在她们以为洛宁就要离开时,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转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说的就是洛宁和谢团长吧,晋欢暗道。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收获这样的爱情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