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99:游走在针尖上的心

小农民大时代 99:游走在针尖上的心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猜测的没错,李国英早在来我家之前,已经去了好几家,结果都吃了闭门羹,这才想到了我。

    可我却拒绝了她的求助,反而把大壮推了出来,当然有想帮大壮扭转名声的原因,也有自己的私心,那就是我不想让大壮赖在我家。

    他娘把他赶了出来不给他饭吃,我现在的午饭还没着落了,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还得养活他,我要饭都得要双份,还得带着个全村不待见的人,能要到才怪呢。

    李国英被我这么一说也有些动心了,看到犹豫不定的样子我当即便踹了大壮一脚问他:“我问你,以后还敢不敢偷东西。”

    “俺发誓,再也不偷了。”

    “让你去给她照怕行不行。”

    “俺不敢,怕她打俺。”

    “你这么大个大老爷们,她一个女人打你一下能死,还是能掉块肉,今天我把这话撂这里,你若是得不到她的原谅,以后就别来找我了,还有再敢干忍大家伙不高兴的事,我就让哮天犬咬死你。”

    “俺听你的。” “李国英,咋样?要不你看他表现,先让他睡大门口,若是不好好表现就不给他馒头吃或者找我也行。”

    “行吧,那俺就再相信他一回。”无人可用的李国英只能将就。

    就这样,李国英带着一步三回头,一副奔赴战场诀别一般死表情的大壮离开了我家。

    跟她这么一说话,我竟然忘记了自己肩上还挑着一担水,他们这么一走,我才觉得肩膀有些酸,赶紧放下了水桶,准备烧火做饭。

    火还没点着,我才想起来,我家根本就没有粮食,做饭,做哪门子饭啊。

    “哮天犬啊,今天中午咱们父子两恐怕得挨饿喽。”

    呜,哮天犬耷拉着脑袋呜呜着,显然也在琢磨着肚子该怎么办。

    我刚一屁股坐下,张婶和李富丽便走进了我家,一进门张婶便冲我竖了个大拇指,闹的我一愣。

    “过娃子,刚才的事干的不错,我还以为你会和李国英大吵一架呢。”张婶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她冲我竖大拇指的意思。

    想想也是,我和她家就隔着一堵墙,肯定听见了刚才我和李国英的对话。

    “米蛋呢?”我挠了挠头赶忙岔开话题问道。

    “孩子昨夜吓的不轻,刚睡着没多会儿,让他先睡会儿吧。”张婶说着看了看我穷的叮当响的家和地上的一担水。

    “早就跟你说了不让你填水井,你非得不听,现在好了,自己开火了,知道得挑水了吧。”张婶没好气的埋怨了一句,我能说啥,只能摊摊手说井已经填了,那怎么办。

    “行了,你也甭做饭了,一会我多做一口,你过来吃就是了。”张婶也知道我家啥情况,却没有说破,而是给我留了点脸面。

    “那就谢谢婶子了,对了能不能稍微多做点,这里还有一个张嘴的呢。”我说着踢了脚下的哮天犬一脚。

    “行。”张婶白了我一眼之后,回家做饭去了。

    张婶这么一走,李富丽便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闹得我怪不自在的。

    “有啥话你就说呗,这么看着我干啥。”

    “杨过,你为啥要帮大壮?”

    “其实大壮心眼不坏,就是没心机而已,被人利用了,再说他也知道错了,我总不能咬着不放吧。”

    “行,恩怨分明,拿得起放得下,你算个爷们,我没看错人。”

    “这话说的,好像你跟县长似的。”我没好气道。

    “杨过,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找有财说说继续放牛,还是准备另谋出路?”

    李富丽这么一问,问到了我的心坎上,也问住了我。

    “还没想好呢,等我琢磨琢磨再说吧,至少先得解决了眼前的温饱问题。”

    “要不你先住我家?饭管饱,我还能给你暖被窝,而且有你在我心里也能踏实点。”

    “啊,这样不合适吧,就咱们村的那些碎嘴子不得说死我啊。”

    “反正别人也不知道你已经好了,能说啥,除非你自己不想去我家,心里惦记上了别人。”李富丽幽怨道。

    “嫂子,你长的这么好看,我怎么会惦记别人呢。”

    “那我问你,我和王敏谁好?”李富丽气鼓鼓的噘嘴道。

    一听她这口气,我心中就咯噔一下,知道歪菜了,杨俊山那张逼嘴肯定又在村里瞎逼逼来着。

    对于这种问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李富丽好吧,无意承认自己还惦记着王敏,说王敏好吧,肯定会伤李富丽的心,说都好吧跟没说一个样。

    我脑海里飞快盘算着该怎么跟李富丽解释这件事,是如实交代还是死不承认,我有些犹豫不定。

    如实交代,李富丽有可能会伤心,从此以后不理我,死不承认我或许还能和她好一段时间,可这种事总有知道的一天,到时候她恐怕会更恨我了。

    再三犹豫之后,我决定实话实说,哪知我还没有开口,院子里便传来了王敏的声音。

    尼玛,讲真的,我的心当场就悬到了嗓子眼,仿佛偷情被老婆捉奸了一般。

    “杨过,你在家吗?”

    汪,我倒是想装聋作哑糊弄过去呢,哪知哮天犬却叫唤了一声。

    我这个气,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一声在家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起身出去,免得王敏走进来看见李富丽发生什么误会,哪知我刚一抬腿,李富丽却一把把我给拉了回来,并且挽住了我的胳膊。

    尼玛,本就悬在嗓子眼的心,差点蹦出来,我感觉自己的血压,心跳蹭的一下就上去了,我这个急啊,想用力挣脱她,却又怕伤着他,不挣脱吧,又怕王敏走进来看见。

    这时的我,别提心情有多慌了,就像是有一抬缝纫机在我心口上缝衣服一般,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心脏爆裂。

    我用哀求的眼神求着李富丽希望她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她知她却挑衅的冲我扬了扬头。

    尼玛,这一刻我真相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杨过,我可以进去吗?”见我半天没声,王敏又喊道。

    “嫂子,我求你了,让王敏看见可就误会大了。”

    “看见正好。”李寡妇说着狠狠的掐了一把我腰间的肉。

    我这个急,额头汗都冒出来了。

    “是王敏妹子啊,进来吧。”李富丽得意了看了我一眼之后冲着外面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