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95:接受审问

小农民大时代 95:接受审问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龙泉村的这一夜注定是血腥,压抑,难以入眠的一夜。

    李富贵四个人被那个叫秦勇的警察开着警车带走了,而我们则被带到了村办公室逐一审问。

    因为情况不同,我和大家伙是分开审问的,审问我的是那个叫王璐的女警察。

    刚才人多天黑,看的不太清楚,现在面对面坐在,我也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这个叫王璐的警察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瓜子脸,皮肤黝黑,下巴还有一颗不小的痣,位置吗和伟人的有点相似。

    说到这里,我插句话,伟人的那颗痣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有的,而是后来长出来的,至于原因因为敏感原因就不说了,我只能说跟风水有关系。

    这个叫王璐的女警察算得上一个美人坯子,尤其是她前凸后翘的身段在警服的包裹之下,更是显得英姿飒爽,干练逼人,让我忍不住就往哪方面想。

    不是我色,而是我觉得是个男人都会往方面想,社会上不有那么一句话吗,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

    看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王璐眼中闪过一抹鄙夷后拍了一下桌子拉开了审问的序幕。

    审问的那一套官话,什么姓名性别之类的没有营养的废话,我就不在这里浪费墨水,铺开细细描述了,大概过程就是,她问我答。

    她问该问的,我答该答的。

    本来过就不在我,而且整个事情的经过先有李富丽在场,后有全村老百姓在场,我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如实交代便是。

    问完事情经过之后,他又问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李富丽家,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条狗是不是我的之类的问题。

    这些问题的回答我自然不可能如实相告,一来说出来她也不会相信,二来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李长山已经死了,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也两清了,现在说他谋杀我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我把对李富丽说的话又扯了一遍,不过说到哮天犬时,我一脸严肃的解释了一遍,说他不叫那条狗,而是叫哮天犬。

    板着脸的王璐被哮天犬这个名字给逗笑了,察觉到自己有些失风度之后,又赶忙捂住了嘴。

    又问了我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之后,她便起身出去找李富丽和乡亲们核实我的证词去了。

    至于如何问的,乡亲们又是怎们回答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谁也说不了瞎话。

    我这边的审问进展快,乡亲们那边也不慢,而且大家描述的都差不多,个把小时的功夫,事情的来龙去脉警察便摸清了。

    案情基本上也清晰了,李长山点李常亮家的房子属于报复,而杀王瘸子属于情杀,作案之后,李长山自知罪孽深重,难逃法网便畏罪自杀了,此事李国英亲眼目睹,后又有赶来的乡亲们作证,一场简单的谋杀,畏罪自杀案就这样定下了调调。

    虽然案情清晰了,可起因和矛头却有些混乱。

    对李富贵心存不满的乡亲们,尤其是家里房子被点了的李常亮更是死咬这件事跟李富贵脱不开干系,要不是他回村找王瘸子麻烦,揭李长山的伤疤,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家的房子更不会被李长山给点了,还说他从来没有指使过李长山点李富贵家的房子,反正死人不会开口,他一口咬定不承认,谁也说不出啥来。而且李常亮还说,即便李富贵对王瘸子,对村里有再多不满,也不能私下解决,应该报案,应该通过法律途径,要相信法律之类的马屁话,听的顾所长一阵点头,说他觉悟高。

    还是那句话,人证虽然关键,但却是浮动最大的,虽然绝对的事实她们不会胡说,但涉及到人情,他们多少会有些偏向。

    王瘸子和李长山不说,毕竟他们都死了,这里的偏向主要体现在我和李富贵撕打之上,她们一口咬定是李富贵的不对,先动的手,还说李富贵从外面找了三个混混帮手回村欺负人。

    就连以前为李富贵马首是瞻的大志现在也站在了我这边,替我辩解着,还说要不是我有点本事,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我了,恳请警察同志一定是秉公办案,严惩村霸李富贵。

    询问完村民们之后,王璐又把李富丽和米蛋单独叫到了一边,问起了她事情经过。

    原本我以为,李富丽多少会袒护李富贵,毕竟那是她亲哥,可她没有,把李富贵带人到她家喝酒,然后毛蛋要强暴她,我及时赶到救了她一命,失手打伤毛蛋的经过说了一遍,听的王璐不时的回头看我。

    说完事情经过之后,李富丽还掀开衣服让王璐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抓痕,看到李富丽身上的指甲印,王璐也很是气愤,说一定要严惩毛蛋。

    派出所的警车在秦勇离开一个多小时后,拉着警笛驶进了龙泉村,一共三辆车,一辆两头平,两个面包车,呼啦下来大概二三十号人。

    带头的是所长,问了一下案情之后,便带着人去现场了,至于我们则被留在了办公室,核对着证词,按着手印。

    天际的鱼肚白唤醒了沉睡的大地,驱赶走了混乱压抑的一夜。

    村民们被陆陆续续的放回去了,大队办公室只剩下了几位村干部,十多名警察以及我,李富丽,至于米蛋则被张婶带走了,毕竟孩子还小,这一夜也被吓的不轻。

    村里的审问告了一段落,镇卫生所那边也有了结果,秦勇打电话说,毛蛋和三毛伤势有些严重已经连夜送到了县医院,李富贵和二觅的牙床被打裂了,一个槽牙掉了四颗,一个六颗,狗咬的伤口也不轻,暂时还得留在医院里。

    “杨过,你下手够狠的啊,四个人,一个撅断了双手,一个打断了三根肋骨,两个打裂了牙床,还有狗咬的伤口也不轻啊。”听到李富贵四人的伤势之后,王璐上下打量着我说道。

    “警察同志,我天天在山里放牛,挥铲棍,舞鞭子,不缺的就是力气,当时他们要要我命,我情急之下便出手,哪里还顾得了手轻手中,哦,对了,我小时候还练过一段时间,可能跟这个有关系。”

    “你练过?”王璐皱眉道。

    “嗯,那时候天天看神雕侠侣,便迷上了杨过的黯然销魂掌,有段时间炼的都快走火入魔了,你是不知道,家里的门板都让我拍碎了。”我一脸真正的吹起了牛逼。

    噗呲,美女警官也被我的这胡吹乱侃给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