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94:警察来了

小农民大时代 94:警察来了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本王瘸子和李长山的死才是今天晚上的主角,可毛蛋这么一出现,我却成了主角,抢了所有人的风头,就连哭喊的巧莲也吓的不出声了,更不用说其他人。

    我站在当院,冷冷的扫视着了一眼地上哀嚎不断的三人后,扶起了李富丽。

    “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李富贵泪眼婆娑的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小声道。

    一看李富丽的脸都肿了起来,我刚刚下去点的火气又冒了起来,过去就想给李富贵这个王八蛋补上两脚。

    就在这时,呜哇呜哇的警笛声响了,一辆闪烁的红蓝灯光的警车开进了村里。

    警察都来了,就是再大的架也打不起来了,何况村民们也开始上来劝架了。

    “杨过,消消气,警察来了。”大志一个劲的拉着我,生怕我再打人。

    “这个断胳膊的黄毛要跑,乡亲们快按住他。”

    叮铃铃,老会计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捶胸顿地的说了句王瘸子家,快过来吧,出人命了。

    也就不到两分钟吧,警车停在了王瘸子家的门口,车还没有停稳,两名警察便率先拉开门跳了下来,待看到院里的惨状之后,顿时就傻眼了。

    嘭。

    第三名大腹便便的开车的警察和李常亮一前一后走了下来,看到躺在地上一个插在斧头,一个插着刀的尸体之后,先是一愣,而后跑到一旁就吐了起来。

    “丙德叔,这,这是啥情况啊,怎么好端端的还就死人了呢?”李常亮一把拉住丙德叔问道。

    “常亮啊,你可算回来了,李长山疯了,他点了你家的房子,而后又用斧子劈死了王瘸子,完事他就自杀了。”

    “那,这是咋回事?”李常亮指着躺在地上惨叫不断的李富贵和三个黄毛问道。

    “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啊,李富贵带人要打杨过,结果让杨过给揍了。”无形之中,丙德叔把刚才李富贵甩他脸面的仇就报了。

    “副所长,你没事吧。”先下车的两名警察中的唯一一名女同志跑到那个呕吐的胖子身边小声问道。

    “我没事,就是刚才和李常亮喝的有点多,你先别管我,先通知所里,再派些警力来,对了,把镇子里的协警也叫上。”

    今天晚上本来是李常亮请他吃饭,哪知道饭吃到一半,李常亮的电话响了,说有人要点他家房子,他当即便喊上所里的两位值班同事杀向了龙泉村,结果到了村里一看,尼玛,居然闹出了命案,而且还是一下就是两条,从警十几年的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种血腥场面了,当场就吓的把胃里的东西给鼓捣了个干干净净。

    那名女警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便返回车里打电话汇报要人去了。

    至于另外一名男警察,虽然很是不愿意靠近两具尸体,可身穿这身衣服,他不上也得上啊。

    “乡亲们,现在请大家退出院子,我们要保护好现场….”他说的无非就是警察的那一套,其实不用他说大家伙也不想在院子里呆着,这血腥的场面太压抑了。

    他这边拉着警戒线,那边副所长也吐完了,擦擦嘴后,把李常亮和丙德叔,张爱平三位干部叫到了身边询问情况,得知杀人和打人竟然是两回事之后,他就感觉一阵头大。

    “打架的站这边,无关的乡亲们站这边。”副所长站在中间命令道。

    虽然我很不喜欢他的口吻,可现实就是这样,人家穿着警服,代表的是法律,我就是再不爱听,也得按人家的规矩办。

    几秒钟的功夫,人群便被分成了两堆,乡亲们一边,我拉着哮天犬,和李富贵四人一边。

    我浑身上下除了穿的有些破破烂烂像个乞丐之外,看不见一处伤,反观李富贵四人,两个鼻青脸肿,话都说不清,另外两个一个手耷拉着,一个捂着肋骨腰都直不起来了。

    “秦勇,林璐,你们各负责一边,跟着李村长先把大家伙带到办公室一一审问。”副所长站在中间说道。

    “啥,审问?凭啥审问俺们,俺们又没有犯法,你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俺们呢。”一听到要接受审问,村里的老娘们不愿意了,嚷嚷着就要回家。

    警察虽然在镇上排场大,有面,但村里的文盲老娘们可不认你是谁,有时候十个八个警察也比不上他们家老爷们一嗓子。

    “你们嚷嚷什么,警察的意思让你们协助调查,询问一些情况,又不是真实审问。”老会计吼道。

    “那不行,这深更半夜的,俺还得回家看孩子呢。”一些有孩子,当场就说道。

    “这样吧,反正大家都住在龙泉村,就随时听我传唤吧,有孩子的先回家看孩子,没有的随我去办公室一趟,我想向大家了解一些情况,放心,只是了解。”副所长斟酌一番后道。

    “这还差不多。”老娘们叨叨着,就要一哄而散。

    一看这样,老会计哪里不知道她们是怕惹上是非,明知道大家伙不愿意,可还是咳嗽了一声,把几位关键人物和一些家里孩子住校的老娘们给喊了下来。

    “顾所长,你看我们这样,能不能先让我们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啊,我这位兄弟的手断了,这位兄弟的肋骨也断了,能不能通融一下啊,对了,这一切都是杨过干的,不对,还有他那条狗。”趁着老会计点名功夫,李富贵捂着肿成馒头一般的脸蛋凑到副所长跟前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你是李富贵?”姓顾的副所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富贵说道。

    “是我,让你笑话了,你看能不能让我们先去医院,人命关天啊。”

    “这样啊?秦勇,你开车带他们四个去镇上的卫生所处理一下伤口,顺便让他们把事发经过交代一下,做好笔录,具体的不用我教你吧?”副所长对着那名男警察说道。

    “是,所长,那现场怎么办?”秦勇很会说话,其实这是官场上的一股风气,当正领导不在的时候,一般称呼副领导都会把那个副字抹掉。

    “放心吧,这血腥场面人们躲还来不及呢,谁会大半夜的没事往这里跑,对了,你通知县公安部,让法医来一趟,专业的东西还是交给他们比较合适。”

    “顾所长,千万不能放过他啊,对了,还有他的那条狗。”准备上车的李富贵返回来跑到顾所长面前小声道。

    “李富贵同志,你是在质疑我的办案能力吗?告诉你,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顾所长义正言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