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57章:失去理智

小农民大时代 第457章:失去理智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嘶,这个傻逼鲁子,还真他娘的下狠手啊。”冷风这么一吹好吗,嘴角一阵刺痛,疼的我吸了一口凉气。

    愤愤的甩甩酸痛的手之后,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着我的破吉普走去。

    刚走到车门前时,气呼呼的史凤凰追了出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我欠她钱一般。

    “干啥,你这个女人怎么还没完没了了,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我已经和人比试了五场了,真的很累了,要发泄找别人去,我没工夫。”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便拉开车门上了车。

    “姓杨的,姑奶奶就要和你打。”史凤凰蛮不讲理道。

    “糙,你要和我打,我就得和你打啊,这是什么逻辑,神经病。”我翻了个白眼便打着了火。

    见我要开车走,史凤凰居然直接站在了我的车前,一副你不跟我打,我就不让你离开的无赖架势。

    娘的,虽然心里有些烦她吧,可也不能脑子一热因为这点事开车撞她不是。

    “臭娘们,你到底要干啥,赶紧给我让开,我还要回家睡觉呢。”

    “你不和我打,我就不让你走。”

    “糙。”我当即就爆了一句粗口。

    可我能让一个女人给弄的认怂吗,当然不可能,心中骂了史凤凰一句逼娘们之后,脑袋灵光一闪,而后嘴角扬起了一抹坏笑。

    “臭娘们,你真要和我打?”我探出脑袋问道。

    “姑奶奶就是看你不顺眼,敢在医院跟姑奶奶动手,还威胁我,姑奶奶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威胁过呢?”

    听史凤凰这么一吼,我当即明白,原来这货非要跟我动手是因为我上次在医院对她动手一事啊。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心中无奈的骂了一句后我又道:“想和我打的话就上车。”

    “上车?去哪里?”史凤凰警惕道。

    “废什么话,想打就上车,不敢就赶紧给我消失,别在这里挡道。”

    “你以为姑奶奶怕你不成。”史凤凰嘴硬的骂了一句之后,直接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来。

    “坐稳了。”我心中冷笑一声道。

    “就你这破车,也想飙车不成?”史凤凰鄙夷道。

    “飙车是不可能的,不过吗,坏在路上倒是有可能。”我嘀咕道。

    “你说什么?”

    轰,我没有回答她,直接一脚油门轰了下去。

    在我开着车拉着史凤凰离开巷子口后,泰森拳击馆中军哥也把力哥和鲁子喊道了面前,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之后,问他们你绝觉得杨过的实力如何?

    力哥支支吾吾不好回答,鲁子却是实话实说,说杨过比以前强了很多,还说再给他几分钟也不见得能把我放倒。

    “放屁,照你这么说,军哥都不是你的对手喽?”刚才被我几拳干趴下的一名小弟当即就不满的骂道。

    “俺,不是这个意思。”鲁子脸红脖子粗道。

    “你就是这个意思。”那逼趁机说道,显然也想给自己刚才的落败找台阶,然后趁机发泄一下对我的恨意。

    “俺都说了,俺没说,是军哥问俺的,俺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鲁子解释道。

    “哼,我看你和那小子是穿一条裤子的吧。”

    “俺没有。”

    “那为什么他要对你放水?”

    “俺不知道。”

    “还说你们不是穿一条裤子。”

    “都给我闭嘴。”军哥吼道,众人当即闭上了嘴。

    “奎山,带着你的人上班去,其他人也都各回各的岗位去。”

    话分两头,我开车离开泰森拳击馆之后,便直接开上了石川南桥,进入新城后右打了一把方向朝南一路扎去。

    见我把车开出城之后,史凤凰脸色当即就紧张了,盯着我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怎么你害怕了,史凤凰虽然心里已经有些打鼓后悔上我车了吧,可嘴上却还是不认头,而是嘴硬道,切,姑奶奶会害怕,我说那最好,一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左右两侧的高楼被甩在了车后,路灯也开始变的稀松,见道路两侧越来越暗,且前方的路越来越窄之后,史凤凰显然已经想到了什么,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杨过,你停车。”史凤凰吼道。

    “怎么?害怕了,前面就到了。”我坏笑道。

    “杨过,你疯了,大晚上的去那里做什么。”史凤凰急的吼道。

    “你不是想要打架吗,那里最适合了。”

    “你。”

    “安静,荒无人烟,月黑风高杀人夜,然后会有无数孤魂野鬼观战,你想想那个场面,吐着长舌头啊,没有脑袋的,血肉模糊的,穿着清朝时服饰的,还有穿大红嫁衣的,还有穿寿衣的。”我声音沙哑的喃喃着,刻意营造着一种阴森的气氛。

    果不其然,我还没有形象的描述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史凤凰就奔溃了,哇的一声叫唤了出来,双手捂着耳朵,嘴里一个劲的叨叨着,杨过,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见史凤凰被吓成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的就想到了佛爷,想到佛爷我的心中就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鬼火飘忽,阴风阵阵,冤死的喊着冤屈,横死的喊着救我,老死的喃喃着我不想死,我还没有活够,一只只枯瘦的手掌从坟墓中趴了出来,抓住了你的脚,留下了一道道血印子。”

    啊。

    也许是我讲的太逼真,也许是气氛营造的太阴森,当我说道有鬼魂抓住她的脚时,史凤凰吓的就是一声尖叫,而后双腿猛的抬了起来,攒成了一团,嘴里哭喊着杨过,你别说了,我求你了,我害怕。

    看见史凤凰被吓成这样,我猛的一脚跺住了刹车。

    吱嘎,老式吉普车滑行出了七八米停在了路边,四颗轮胎上齐齐冒出了一阵黑烟。

    “别说了?你害怕,求我?你知不知道上次你二话不说把我扔在这里我经历了些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死在这里?你知不知道,前两天有一个人死了?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盯着史凤凰吼道。

    其实我对史凤凰并没有恨意,说破天也不过是因为她和佛爷的关系被牵连而已。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这个时候送上门,这段时间我心里一直压着一股无比憋屈的怒火,这股怒火来自佛爷,一直未曾发泄,我答应了方姐不去找佛爷的,甚至也接受了方姐的建议,我也一次次的警告自己要强大自己,而不是傻乎乎的去拼命,可一个人心中一旦积压下了这种东西,便很难当做其不存在。

    人可以欺骗别人,但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声,恨意可以压制,但一旦找到一个适合的宣泄口便会如洪水一般决堤喷涌而出,将之前所有的不痛快,恨意,烦躁,压抑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

    被我这么一吼,缩成一团的史凤凰吓的一个哆嗦,而后抬起了头梨花带雨的望着我。

    “杨过,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要你也尝试一下这种被人捉弄戏耍的滋味。”此刻的我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哪里还管她是不是什么女人,上去就掰她的手要把她推下车。

    一见我要推她,史凤凰吓的是哀求加怪叫,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车上的把手不松开。

    尝试几次没能成功之后,我眼睛落在了她起伏不定的胸口。

    “既然你不愿下车,嘿嘿,那咱们就在车里吧。”说着我扑了上去,对其是上下其手。

    我的突然举动吓傻了史凤凰,整个人都懵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