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54章:肉没套着汤也行

小农民大时代 第454章:肉没套着汤也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医院,家属院老邢的客厅里,我和战锋推开门时,先我们一步回来的邢洋已经沏好了茶,正坐在沙发上说说笑笑的聊今天典礼上的事呢,见我们这么久才回来,邢洋就威胁的瞪了我和战锋一眼,问我们,你两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啊。

    战锋朝我噘了噘嘴,言外之意就是告诉邢洋,这事你得问他。

    “刚才在路上碰到两个熟人,打个了招呼,多聊了两句而已。”

    “洋洋,干什么,你怎么和小杨说话呢。”对我态度最好的大妈见邢洋话里话外审问的语气,当即便瞪了邢洋一眼,然后朝我抱歉的笑了笑,起来拉我坐下喝茶。

    别看这个屋子里就我一个外人吧,但坐在这里的最有话语权的可就是大妈了,她开口谁敢反驳。

    见我在自己老丈母面前这么受宠之后,战锋偷偷的朝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坐下喝茶,话题吗自然也就扯到了他两今天结婚的典礼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司仪拿我和余声开涮的事。

    余声当场就脸红了,一个劲的要捂邢洋的嘴,不让她说,邢洋呢这一个劲的拿那句早生贵子逗余声,她两这么一打闹把一屋子人给逗的笑的是前仰后合。

    “好啦,洋洋,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似的呢?”大妈溺爱的说了一句。

    “结婚怎么了,结婚就得整天端着一张脸吗,都什么时代了,你说是吧,小战同志?”邢洋说着把皮球踢给了战锋。

    “对,洋洋说的对。”战锋假装一本正经道。

    “不许欺负小战,都是我把你给惯坏了。”邢妈道。

    看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我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多余,当即就咳嗽了一声从包里掏出了事先给他们准备的结婚礼物。

    “邢洋姐,今天是你和战锋的大婚之日,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合适,就送你一瓶这个当做贺礼吧。”说着我把小可乐瓶推到了邢洋面前。

    看着桌上的小可乐瓶,众人神情是截然不同,邢洋是震惊,老邢两口子则是眼冒红光,余声是好奇,战锋呢则是在我和可乐瓶以及他老丈母身上来回徘徊,显然战锋敏锐的直觉已经隐隐察觉到了这个可乐瓶中所装的东西应该和治愈他老丈母的顽疾有关。

    “这,这个是什么?白色的可乐吗?”余声打量着桌上的可乐瓶道。

    呃,我被她的无忌之论闹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咳,那个洋洋,这个东西我看还是我先替你保管着吧。”老邢舔着老逼脸说道,并且话音落下的同时手已经朝着可乐瓶抓去。

    啪,就在老邢的手即将抓住可乐瓶子的时候,邢洋的手一把打在了老邢的手上,然后不满的瞪了老邢一眼后一把抓起了可乐瓶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你那里我不放心,还是我自己保管吧。”

    “说说,我就是说说。”老邢干笑道,不过眼睛却没有离开邢洋手里的可乐瓶子。

    “那个,邢洋姐,这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看着父女两为了一个可乐瓶子而争抢,余声更好奇了。

    “宝贝,这里面装着的可是可以让人早生贵子的宝贝。”邢洋避重就轻以一个玩笑的字眼说道。

    “啊,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生孩子了啊?”余声道。

    “是啊,我再不急可就让伴郎和伴娘给甩开喽。”邢洋玩笑道。

    邢洋这么一说,余声也反应了过来当即就和邢洋打做了一团。

    “那个杨过,你看我是不是。”老邢凑到我面前搓着手小声道。

    “干嘛?邢洋姐结婚你也结婚啊?要不要脸,没有了,一丁点都没有了。”我装作恼怒道。

    坐了一会儿之后,我就想找个借口离开,毕竟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看到方姐了,心里多少有些想他了,哪知还没来得及开口呢,邢妈就起身说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做晚饭去,邢洋说别做了,一会儿点个外卖算了,邢妈说老吃外面的东西不健康,我呢就趁机说我还有点事得先回去了。

    好吗,我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老邢,邢妈,邢洋,战锋齐齐朝我望来异口同声的来了一句不行,吃完饭再走。

    尼玛,我只能挠挠头说那行。

    就这样,邢妈和邢洋进厨房做饭去了,余声呢本想去帮忙,哪知刚一站起来,战锋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说,余声你歇会儿,我去帮忙吧。

    见战锋居然对余声这么客气紧张之后,我不由的就看了余声一眼,不过碍于余声本人,我也没敢好意思问。

    客厅里只剩下我,老邢和余声之后,老邢就看着我们说,听洋洋说,你两之前就认识,我说恩,坐班车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并不知道余声和邢洋姐的关系,听我这么一说老邢就看了余声一眼,余声呢浅浅一笑给我们倒茶。

    我呢害怕老邢会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就和他打听龙娇现在怎么样了?老邢说几天前她家人给她办理了转院手续,去了市八一医院,完事问我龙娇和我是什么关系,我说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以前见过几次,这次车祸呢我们老板也是受害者,不过人没事,只是车刮伤了,后来我们老板把她从车里救了出来,就这么简单。

    余声呢从始至终都没有插嘴,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聊天。

    聊完龙娇的事后,老邢又问我这段时间忙什么呢?怎么每次给你打电话都好久才接通,我呢也没有隐瞒他,其实也不是不想隐瞒他,而是人与人的关系吗就是相互借助的不是。

    我现在经济上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窟窿,就想着四处借力,原本我还想问问老邢,看他认识不认识县城银行的领导呢,若是有这方面的路子的话,再贷点款。

    这下可好,没想到他竟然主动问了起来,我当即就告诉他我在村里闹了个种植经济合作社,这两天天天在山里跑。

    一听这个老邢来了兴致,问我种植什么,多大规模,我自然实话实说,虽然没有把话说的有多明白自己缺钱吧,但也表达在了表情里。

    老邢是什么人,跟人打了一辈子交道,又是副院长,岂能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直接就问我你搞这么大的摊子投资不少钱吧?

    “是啊,我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实话跟你说吧,我原本就是想承包村里的一百多亩集体土地自己搞一下的,哪知村民得知后都想入股,大队呢就让我牵头搞个经济合作社,说是什么响应国家号召。我这人呢,年轻,哪里有经验,也没有事先了解树苗的价格,心一软就答应了下来,直到我去了省城了解完连翘树苗的价格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这下陷进去了,不过还好,现在我已经筹集到了一多半的资金,应该能支撑把摊子支起来了。”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连行情都没有摸透,就敢揽下这么大的担子,不过这股冲劲我佩服,不像现在的人,畏首畏尾,还没有开始干就瞻前顾后,不是想着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是患得患失的不敢去尝试。”老邢赞赏道。

    听老邢这么说,我还以为老邢下一句会说,就冲你这份气魄和担当,钱的事我帮你想办法,正好我认识某位人物时,老邢却看了余声一眼说:“杨过,就冲你这份敢作敢当的气魄,我呢也入点股。”

    噗,听老邢说前半句话,我心里还美呢,可当听到后半句话时,我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你啥意思?”老邢瞪眼道。

    “没什么,水有点烫。”我借口道。

    “杨过,你没事吧。”余声赶紧起身给我抽了一张纸巾。

    “没事没事,就是刚才听邢老说也想入点股,激动了激动了。”我掩饰道。

    虽然老邢的反应和我的幻想有些出入,而且他也没有说明要入多少吧,但以老邢的身份三五万他也拿不出手不是。

    说实话,在听到老邢只是想入点股,而不是给我介绍个行长的关系啥的之后,我心里本来是有些不想要他的钱的,可一想到我现在确实缺钱,而且银行已经贷过两次了,身边所能借的也都张遍嘴了,而且盖房子的钱还没有着落之后,我就是再不想要也得要啊,谁让我现在到处缺钱呢。

    老话不说了吗,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何况老邢出手能是一分钱吗。

    况且老话又说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现在的我可不是装逼充大头的时候。

    我还没有问老邢你准备入多少时,邢洋就端着两个菜上桌了,完事问我们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老邢就把我搞经济合作社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完事还说想入股。

    这时邢妈也出来了说杨过干的可是为国为民的大好事,咱们可得支持点。

    邢妈这么一开口,老邢当即就起身回屋给我拿了一张卡,说这里面有十万块,算是我和你大妈赞助你的。

    我客气几句之后便收了下来。

    本来邢洋也想支持我点的,可我死活没同意,这倒不是我不缺钱了,而是邢洋刚结婚,现在正是处处花钱的时候,我已经拿了老邢十万,再拿邢洋的就说不过去了。

    说话中饭已经好了,战锋呢就拉着我喝酒,还说不醉不归的话,老邢一听战锋要跟我喝酒还说这大话,吓的就是一哆嗦,赶紧拉住战锋说,你还不知道这小子的酒量吧,他可是千杯不醉,曾一人灌趴下我们医院十几号人的猛人啊,你可千万不能跟他拼酒。

    一听这话,邢洋又问怎么回事,老邢呢就说有一次我们医院请一位领导吃饭,那位领导呢找来了一个陪酒的,他就是杨过,后来我们医院所有去陪酒的全都趴下了,而他呢却自己开车回家了。

    战锋,军人出身,虽然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八分吧,可军人的作风不允许他认怂,非要试试我的酒量。

    最后的结果吗,他趴下了,这把邢洋给气的。

    酒饱饭足之后,老邢等人把我送到了门口,冲他们挥挥手后我离开了医院家属楼。

    “今天这事闹的,肉没有逮着,却闹了碗汤,这个伴郎没白当啊,捡了个伴娘不说,还解决了十万块,不对,这跟余声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