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53章:理直气壮

小农民大时代 第453章:理直气壮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便在饭店吃了两口之后,老邢那边的帐也接完了,我们便起身下了楼,在酒店大厅的时候不偏不倚正好撞见了狗日的刘建业。

    我和刘建业四目这么一怼,眼里都迸发出了恨意。

    我看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顺眼,他看我呢同样如此,而且我还从他眼中看到了疑惑和震惊,显然没有想到找人给我下绊子,我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

    这要是搁我以前的屌毛脾气,肯定就和他撕破脸开骂甚至动手了,然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尤其是弄死贺老六,还暗中坑了刘建业一把之后,我心里的怒气也发泄了不少。

    “哎吆喝,这不是刘总吗?真巧啊。”我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招呼。

    “是啊,好巧啊,在石川县这么长时间没有看见你,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刘建业话里有话诅咒道。

    “刘总这话里有话啊,我记得前段时间有人摸上门给我下套,不会是你指使的吧?”我笑着问道。

    “什么摸上门给你下套?我怎么听不懂呢?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噢,没什么意思,那估计是别人跟我开玩笑吧。”

    “你小子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吧?对了,你就没有抓到那货吗?”

    “嗨,别提了,那人想偷袭我来着,结果被我的狗给发现了,幸亏那傻逼跑的快,不然我肯定能逮着丫的,不过吗,虽然没有逮着,也让我的狗咬了好几口,估计怎么也得歇个三五个月的吧。”我装出一脸惋惜的表情道。

    “是吗?那你以后可得注意点。”

    “是啊,现在我行踪都是临时决定,妈的,这种见不得光的小人简直太不是人糙的了,不说了,刘总我还有事,改天再聊,回见啊。”说着我转身出了大厅。

    望着我走远的背影,刘建业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眼里则闪烁着怒火。

    “小逼崽子,老子早晚有一天让你从人间消失。”刘建业愤愤的骂了一句之后走向了收银台。

    酒店大门口,战锋还在等我,见我出来之后,瞟了一眼大厅问我你是不是跟那个人有过节。

    我嘿嘿一笑说,行啊姐夫,这你都看出来了。

    战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若是连这都看不出来,那你姐夫我这兵岂不是白当了,我就拍马屁说您是火眼金睛。

    战锋翻了一下眼问我你们啥过节,我说也没啥大事,就是年前他儿子差点弄死我。

    生死攸关的大事却被我说的这么云淡风轻,战锋当即就审视的看了我一眼说这还叫没啥大事啊。我说我现在活蹦乱跳能吃能喝的可不就没啥大事吗。

    “你小子,直觉告诉我你是不是事后又报复他了,不然你不可能笑的这么开心,还跟他打招呼。”

    不得不说战锋的嗅觉很敏锐,一下就问道了点上。

    “嘿嘿,我也给他使了个绊子,让他破费了不少。”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啊,暗中给一个小老板使完绊子,居然还能笑着和对方轻松聊天,你这份心境不简单啊。”

    “姐夫,你到底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听到战锋称呼刘建业这么大一个老板居然是小老板之后,我心中好奇战锋身份的同时也以反问的方式将了他一军。

    “当然是夸你,对了,听洋洋说是你治好了她娘的顽疾,你是怎么做到的?”战锋话锋一转道。

    “姐夫,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打听别人的秘密不好哦,对了邢洋姐他们呢?”

    “她们先回去了,我这不怕你小子溜走吗,所以特意留下来等你。”

    “我像那么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对了你是开车来的还是打车?”

    “开车,不过车有点破,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我车。”说着我指了指停在路边的那辆老款吉普车。

    “你这车确实有点破啊,不过比这更破的我都坐过,哈哈哈。”战锋笑着直奔我的车走去。

    我刚上车打着火时,余光从反光镜中看到一辆小白车停在了我的后面,认出这辆车之后,我心里当即就是一乐。

    因为今天当了一回伴郎,刚才又诓骗了刘建业一番,我的心情也有些高兴,兴致这么一来吗自然就想找点乐子。

    我把车窗摇了下来,见我没有要发动的意思后,战锋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看到个熟人,打个招呼就走。

    大概等了有一分钟,后面小白车上的人下来了,正月的天虽然已经转暖了吧,可也还挺冷的啊,尤其是这半下午,风挺硬的。

    这么冷的天,从后面车上下来的人却穿着齐膝盖的短裙,露着两条大白腿,踩着一双高跟鞋,下车之后胸脯自然的挺了一下,然后甩了一下长发,扶了一下黑框眼镜就准备朝石川大酒店走去。

    从车上下来的女人,不是刘建业姘头小蜜又是谁。

    “哈喽啊,双份饭。”我喊道。

    听我这么一喊,原本已经走出六七步的双份饭停了下来,回头朝我望来,待认出是我之后,前一秒还高傲的脸下一秒便黑的跟他娘的锅底似的。

    “原来是你这个小王八蛋啊,你叫老娘干什么?”双份饭本想走过来跟我动手,可看到周围有人之后生生的压下了要撕我嘴的冲动磨牙道。

    “我叫你了吗?我叫的是双份饭,你这么有自知之明啊,双份饭好吃吗?大冬天的穿这么少冷不冷啊,打扮的这么骚,这是准备开小灶去啊。”我坏笑道。

    “你,老娘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这个小王八蛋计较。”

    “吆吆吆,心情好啊,什么事这么开心啊,不会是你们刘总已经开好了房吧?对,你看我这记性,刚才还在大厅里看见你们刘总来着?快去吧,小心你们刘总等着急了,小皮鞭伺候你哦。”

    “老娘撕烂你这张嘴。”当众被我这么挤兑,双份饭气的刚刚调整好的脸色瞬间青的跟黄瓜似的张牙舞爪的就朝我扑来。

    我能让她撒泼吗,早有准备的我,一打方向一脚油下去车子便开了出去。

    “小瘪犊子,有种你别跑,看老娘今天不教训你。”双份饭气的骂道。

    “赶紧去卖屁股去吧,哦,对了,小心你们家四眼来找你哦,哈哈哈。”我大笑一声开车一溜烟把双份饭甩在了身后。

    “哈哈哈,杨过,没想到你骂人的本事一点也不差啊,若不是亲耳所听,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你居然能说出这么糙的话来。”开出一段距离后战锋大笑道。

    “糙?哈哈,谁让我是小学没毕业的文盲小农民呢,我不糙谁糙。”

    “没毕业的文盲小农民?哈哈?第一次听有人把自己的身份说的这么一文不值却又理直气壮。”

    “我是农民我骄傲。”

    “狂躁,你太狂躁了。”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