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52章:不让走

小农民大时代 第452章:不让走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寻常人家的那一套老规矩走完之后,司仪就把话筒举到了邢洋和战锋面前,问他们结婚后谁负责做家务,二人呢谁也不举手,台下的来宾就笑,邢洋急眼了,就瞪战锋,并拉着战锋的胳膊要举起来,可邢洋哪里能拉得动他,最后二人商量好石头剪刀布决定。

    好吗,一局定输赢成了三局两胜,最后战锋举起了手。

    然后司仪又拿他两给大家伙找乐子,什么鞠躬谁鞠的深谁管家,完事还让战锋带着邢洋当众给大家伙踢正步经历,足足把军队的那一套也过了一遍。

    整个过程中,来宾是被他两人逗的笑的是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仪式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司仪看着邢洋后面的一大堆伴娘问她哪个是你的主伴娘啊上前一步,余声左右看了一眼之后走到了邢洋的身边。

    司仪又让我这个临时抓壮丁的伴郎也上前一步站在战锋身边。

    “伴郎伴娘你们作为新人最信任最亲密的伙伴,是不是应该送给新人最真诚的祝福啊?”司仪看着我俩问道,我俩赶紧点头。

    “好,每人一句话,祝新郎新娘。”司仪说着把话筒举到了我的嘴边。

    “新婚快乐。”我赶紧说了一句。

    “好啊,你这个祝福很好啊。”司仪说着走到了伴娘余声的面前。

    “祝伴郎伴娘。”司仪说着话筒递到了余声嘴边。

    “早生贵子。”余声早已经被这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了,哪里注意道司仪的套词已经变了,想也没想就脱口道。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能大声点吗?祝伴郎伴娘。”司仪假装没有听见道。

    “早生贵子啊。”

    “什么?”

    “早生贵子啊。”

    一开始台下的来宾也没有反应过来,可司仪这么连番追问,再加上战锋噗呲一声笑出来,我也猛的察觉到了余声被司仪套路了,尤其是听到余声一遍遍重复早生贵子,我老脸这个红啊。

    “余声,小慧姐问的是伴郎伴娘。”这时身后的伴娘团有人也反应了过来,小声提醒道。

    好吗,有人这么一提醒,余声终于醒悟了过来,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哈哈哈。”台下众人笑的更开心了。

    “伴娘这么着急早生贵子吗,那得先结婚哦,记得结婚的时候也请我当司仪哦。”司仪坏笑道。

    这话莫说是余声了,就是我也不敢接啊,好在司仪没有继续为难我们,而是说让新娘和新郎给大家唱个歌,歌名叫声我不知道,反正歌词是往后余生啥的,唱的挺好听的,新人唱完之后,司仪就说还有最后一个节目哦,有请各位来宾欣赏伴娘团带来的舞蹈。

    辣,这舞蹈跳的真辣。

    舞蹈结束之后是合影,想上来合影的纷纷上台,不合影的呢则直接开吃。

    合完影之后,我就接过服务员早就准备好的托盘,跟在战锋和邢洋后面开始给来宾倒酒,第一桌吗当然是老邢那一桌,同坐的则是医院的一大帮领导,至于战锋的家人则一个也没有到场,虽然心中有些好奇吧,但邢洋都不在乎,我自然也不会多嘴不是。

    一番寒暄敬酒之后也轮到了第二桌,第二桌呢则是医院各大科室的主任,我是第一次见战锋,他们同样也是第一次,齐齐要求战锋每人都得干一个,战锋酒量如何我不知道,不过那个干脆劲倒是一点也不给军人身份丢脸,碰杯就干。

    干了一圈之后,又换到了第三桌,第三桌则是医院的部门领导,在人群中我就看到了田黛儿,见我望她之后,田黛儿冲我妩媚一笑,然后伸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动作。

    接着我就看到一个狼牙吊坠落在了她的胸口。

    看见那个狼牙吊坠,我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了一般,脑海中就浮现出了王璐的样子。

    “我和战锋敬诸位领导一杯。”邢洋道。

    “邢洋,一杯可不行哦。”田黛儿玩笑道。

    “那一人一杯行了吧。”邢洋笑着给众人满酒,然后和战锋一一向众人碰杯。

    轮到田黛儿的时候,战锋也看到了田黛儿脖子上的狼牙,就夸赞说你这颗狼牙不错啊,一看就是从成年狼王身上取下来的,绝对是罕见之物啊。

    田黛儿抓起狼牙看了一眼后,又看了我一眼,当众问我,杨过,战锋说的对吗?

    尼玛,一桌十多双眼睛再加上战锋邢洋余生的眼睛就齐刷刷的落在了我身上。

    “那个应该是吧。”我嘴角一抽道。

    虽然我说的很含糊其辞吧,可能站在这里的都是聪明人,岂能听不出田黛儿的言外之意。

    “田部长,你这颗狼牙不会是伴郎送的吧?”有人问到。

    “你们认识?”邢洋看了我们一眼道。

    我刚想说不认识时,田黛儿却先我一步开口了说认识啊,我们可是老朋友了,要不他能送我这么珍贵的狼牙,说完也不给众人八卦的机会直接以祝福邢洋和战锋新婚快乐为借口转移开了话题。

    邢洋和战锋给第四桌护理部的同事敬酒的时候,余声终于找到了机会小声跟我说,杨过好巧啊,没想到咱们还能再见面,而且还成为了邢洋姐的伴郎和伴娘。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巧,对了你这次来石川县就是专程为了邢洋姐的婚事吗。”我尬笑道。

    “是啊,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邢洋姐了。”

    “这样啊?”余声这么一说我脑海中不禁冒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余声是在省城上车的,这么说来她应该是龙城人,而她又说和邢洋很早就认识,照这么说的话,以前邢洋岂不是生活在龙城?”

    “杨过,那个她说的是真的吗?”余声说着瞟了一眼田黛儿的那桌,不偏不倚正好对上了田黛儿的目光。

    “你,你们认识?”回头拿酒的邢洋有些狐疑的看着我和余声问道。

    我刚想扯谎说刚认识的时,余声脸红说在省城到石川县的长途客车上认识的。

    听余声这么说,邢洋当即就看了我一眼小声说,杨过你可以啊,居然连我妹妹都认识。

    我就尬笑挠头说巧合巧合,然后说该下一桌了。

    虽然老邢不想兴师动众吧,可他毕竟是医院的副院长,邢洋又是CCU的护士长,所以医院里有点职称身份的人都来了。

    等最后一座酒敬完之后,来宾也吃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她们科室的小护士搞气氛,一个劲的灌战锋耽误工夫,我们这还没有坐下呢,就有人开始吃饱喝足离场了。

    今天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有酒腻子,有人一开头离场,众人便陆续起身告辞。

    邢洋和战锋呢就开始送人,我呢作为伴郎自然也得跟着点头哈腰不是。

    好吗,本来我是来随份子的,结果被临时这么一抓壮丁,结果连口热乎饭都没有吃上。

    等忙活完坐下之后,已经两点多了,已经饿过劲了,见来宾都离开之后我就想跟邢洋战锋打个招呼离场呢。

    哪知我还没有开口呢,战锋便看出了我的意图,一把拍在了我的肩膀说,杨过,你不能走,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晚上咱哥俩可得好好喝点让我表达一下谢意。

    我说没事,都是自家人,别这么客气。

    哪知这时老邢和老伴也过来了说,杨过,不许走啊,大妈呢就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

    小的能推辞,老的不能啊,就这样,我这个赶鸭子上架的伴郎被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