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449章:被诓

小农民大时代 第449章:被诓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尼玛,听韩乐清这么一说,我心头当即一紧,这事要是传扬出去,村民们会怎么想我,撤资是小,民心不齐疑神疑鬼才是大啊,最后即便是我自己找来了资金,短期内肯定也是骂声一片被人戳脊梁骨。

    见我一脸紧张,韩乐清得意的扬了扬嘴角说:“怎么样?杨总,我分析的对不对啊?”

    “韩老师啊,我没想到龙泉村里居然隐匿着您这么一位大高人啊,我这还偷着乐呢,没想到都被人看破了啊。”

    “其实你们演的挺好的,气氛也营造的挺热火朝天的,我也险些信以为真。”

    “那您还不是发现了。”我本来要问她你是怎么发现的,可想到什么之后我没有嘴贱多嘴。

    “这叫金融分析学,现在你可以接受我的入股了吗?”韩乐清说着再次把银行卡递到了我的面前。

    “韩老师,你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第一,那天晚上地震时你不顾自身安危跑来救我,二,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有投资潜力,这两点算不算?”

    “韩老师,我发现我以前低估你了。”我马屁了一句,“我也没有想到一个放牛郎居然能在短短小半年的时间里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副总,搞起经济合作社这么大的生意。”

    “嘿嘿,命好命好,认识了几个贵人。”心里有鬼的我哪里敢跟她较真随口扯道。

    “密码在背面,哦对了,这事你别让别人知道了,算是咱们之间的一个约定。”

    “成。”

    “好好干,我回去给孩子们上课去了。”韩老师挥挥手后走了。

    望着韩乐清的背影,我心里对她第一次产生了怀疑,一个南方姑娘,却跑来我们这穷乡僻壤支教,一个金融系的高材生却拿起了课本,而且来村里一年多了,却没有见过她的家人来看她。

    “难道韩乐清有什么秘密不成?还有她刚才明显对我崛起产生了怀疑,该不会是她发现了什么吧,难道是因为我上次救她的时候?娘的,我这脑瓜子怎么有点不够用呢。”

    QV首U$发l0B◇

    回到办公室之后,带着老花镜的老会计就问我韩老师找你是不是有事,我说没啥大事,就是问我小学校存放的东西什么时候搬走,孩子们连个操场都没有了,还说我已经跟她说了我会尽快解决的。

    我并没有把韩乐清要入股的事告诉老会计,一来这是韩乐清的要求,二来,娘的,她只甩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里面到底有多少钱我还不知道呢。

    经过一上午的统计,村民们的入股资金报表也做了出来。看到报表下面的一串数字,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伟人的那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团结就能战胜一切。

    我两趟信用社,又是求,又是演的才贷到五十万,可村民们这么东家一万,西家两万的一集资,几天的功夫就给我解决了五十多万。

    再加上大队里挤出来的十万块,和我原本筹集到的一百六十万(其中三十万还没有落实),好吗,瞬间便解决了半数的资金问题。

    “这下终于可以缓口气了,有这二百多万再加上倪教授的面子,摊子应该能支撑起来了。”

    看着手里的账目报表,我松口气之余也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与担子。

    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来电,这才猛的想起明天还有件大事呢。

    “喂,老邢啊,恭喜你啊。”电话刚一接通,我便大笑恭贺道。

    “哈哈,还以为你小子忘记了呢,还说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你一声呢。”

    “怎么可能,就是忘了我自己的事也不能忘记邢洋姐大婚的事啊。”

    “行,明天中午,石川大酒店三层夏威夷厅。”

    “夏威夷厅?你也太抠门了吧,怎么不弄个大点的厅啊,夏威夷厅我去过,也就能摆八九桌吧。”

    “嘿嘿,这是你姐的意思,她不想太张扬,就通知了一些要好的亲戚朋友和单位领导,没敢大肆宣扬。”

    “这样啊,可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也得热闹热闹不是?”

    “这次就是我们这边的一个仪式,稍后你姐夫家那边也会有一个隆重的典礼。”

    “这样啊,那行,明天中午我肯定到场,对了礼金你看我给多少合适,别到时候给您丢面。”

    “啥礼金不礼金的,你要是有那个心意就把你上次给我的神药再给我来一坛子。”

    “糙,那我还是随份子吧,你这老狐狸一早就开始算计我是不是,信不信我不去啊。”

    “别呀,你大妈跟我叨叨好几回了,你要是不来我肯定的挨骂。”

    “得得得,你牛逼,我去,明儿见。”说着我挂断了电话。

    “杨过,谁的电话啊。”忙活中的富丽姐问道。

    “一个领导家孩子结婚,明天我得去捧捧场,对了富丽姐,你找找看咱家有没有空矿泉水瓶给我一个。”

    “这个行吗?”

    “太大了,我要那种小的,越小越好。”

    邢洋自己是护士长,她老子又是副院长,虽然不知道她男人家里啥情况吧,但我肯定人家不缺钱,随份子随多了吧,我现在也拿不出来,少了吧有拿不出手,原本我就想着给她弄点神水当贺礼呢,今天老邢这么一开口,我就是再心疼也得拿这个去撑门面了不是。

    找了个330毫升的小可乐瓶给灌了一瓶之后,我便装进了包里,而后出门去找那三个勘测员拿车钥匙。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三人开着我的车回来了,我就问他们测量的咋样了,还得几天,他们说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定线还得三四天吧,我说那行你们再辛苦几天,车钥匙给我,我明天得回趟县城,其中小周就不好意思的说我们还说明天给你加油去呢,我说你们好好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完事我自己加吧。

    我本想着明天早上再回县城去参加邢洋的婚礼呢,哪知吃完饭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三姐打过来的,跟我说二姐那边有信了,让我下去一趟,我就问她现在吗,三姐说嗯啊,你要是不着急的话,过个十天半月也行,我说别介呀,我这就下去找你二姐还不成吗,三姐说那成。

    匆匆扒拉了两口饭之后,我便挎上包开着车离开了龙泉村。

    七点多的时候我赶到了城关镇,刚下车,三姐就从酒楼里迎了出来,我就问她二姐呢,三姐捂着嘴就笑,我问她笑啥,我脸上有花不成,三姐噘嘴说,你来晚了,二姐已经下班了。

    听她这么一说,再加上她得意坏笑的小表情,我就是再傻也知道,我被三姐给耍了,什么二姐找我,明明就是她饿了,诓我下来快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