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4:高大上

小农民大时代 4:高大上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龙,是古老神话中记载的瑞兽,灵兽,这点爷爷活着的时候,讲的故事中曾有提及。

    然而李富丽给我看的却不是灵兽青龙,而是被称为*龙的男人。

    关于*龙男,度娘中有两种说法,一种的阳毛贯穿上下,并一字横胸,而另外一种是没有一根阳毛。

    若第二种说法属实的话,那我应该就是*龙不假了。

    我顺着往下看,越看越吃惊,因为按照度娘中的记载,*龙男也被称为欲望男,一旦被开光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看完这篇记载,我的心不能平静了。

    原本我还以为自己身体的反常是种病,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一种奇怪的体质。

    虽然明白了自己是怎么回事,可却还是不明白李富丽让我看这些的意思。

    李富丽显然看出了我的不解,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后,夺回了手机,再次飞快的敲了起来。

    又是一行字,只有四个字,我是白虎。

    “白虎是什么?”我不由好奇道。

    李富丽没有亲自给我解释,而是用手机给我做了回答。

    看完白虎的介绍后,我的眼瞪的溜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改嫁了吧!”李富丽话中透着丝丝伤感。

    “李嫂,这只是传言,不可全信啊。”

    “传言,真的吗?那你说村里出去打工的,为什么其他人都没事,偏偏我家男人死了呢?”

    “这。”我一时竟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看w正XP版章节s上P

    “杨过,你现在能如实告诉我,你真的是*龙吗?”李富丽盯着我问道。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但我的情况和上面所说的第二种一模一样。”我如实答道。

    “那就是了,你嫂子我命苦,这辈子想过的像个女人一样,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降得住。”

    “嫂子,我。”

    “你是不是嫌弃我生过孩子,还是个寡妇,而且也比你大不少?”李富丽追问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嫌弃嫂子的意思,只是我我我。”我不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放心,嫂子也不是让你和我结婚成家,毕竟若真是那么做了,村里人指指点点是小,对你也不公平,我只希望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能给我温暖。”

    “嫂子,此事太突兀了,你能让我想想吗。”

    “嗯,杨过,嫂子这辈子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盼头了,你可不能看着嫂子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么活下去啊。”

    “嫂子,我回去好好想想。”

    “嗯,去吧,记住关于我是*虎的事,可千万不能和任何人提起,不然我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嫂子放心,我不会乱说的。”我说完起身朝外走去。

    “我送送你。”李富丽说着拿起桌上的手电筒追了上来,快出大门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屋中的米蛋,看到米蛋没有追出来之后,眼中闪过一抹疯狂。

    我走在前面,伸手正准备去拉大门,突然李富丽从后面抱住了我。

    “嫂子,你这是,会被米蛋看见的。”我慌忙道。

    “杨过,让嫂子看一眼,就看一眼行吗?”

    “这,不好吧。”

    “杨过,算嫂子求你了还不行,自从半年前看了一眼后,我天天做梦都梦见他,你就让我看一眼行不行,不然我今天晚上会睡不着觉的。”李富丽央求道。

    李富丽一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嫂子,就看一眼啊。”

    李富丽飞快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农村,加上我穷的叮当响,哪里有闲钱买那些高级的皮带,只是用一个布条当着腰带。

    这种布条腰带,虽然不高级,但他却胜在结实,耐用,最关键的是一般人解不开。

    李富丽忙活了半天也没有解开。

    为了避免这个时候米蛋跑出来撞见,我只能亲自出手。

    刚一解开,李富丽便把手电打开照了进去。

    “嘶。”真真切切的看清之后,李富丽被惊的吸了一口冷气。

    就在我以骄傲的资本得意之际,李富丽看着我道。

    “杨过,一下,就碰一下。”

    就在我犹豫不决之际,米蛋的喊声再一次挽救了我。

    “娘,杨过哥哥,你们去哪里了,我一个人害怕,呜呜。”一听到儿子的哭声,李富丽一边抓着我,一边大声喊道:“米蛋,我去送送你杨过哥哥,一会就回来。”

    “娘,我一个人害怕,你在哪里。”接着是米蛋的脚步声。

    李富丽没办法,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我,我哪里还敢停顿,飞快的系好了裤腰带,而后逃出了她家院子。

    跑出十多步后,一束亮光照亮了我回家的路,我回头望去,看见李富丽正拉着米蛋站在门口,为我打着手电筒。

    “杨过哥哥,拜拜。”

    “别掉水坑里啊。”

    噗通。

    我一只脚踩在了水坑里。

    哈哈哈,身后传来了李富丽的笑声,我不敢再看她,朝着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突兀,今天的一切简直突兀了,尤其是李富丽对我所做的一切,就像一道挥之不去的梦魇一般在我脑海中回荡,如何也驱散不去。

    关上木门后,我大口喘着粗气,想着这如梦般的一天。

    “*龙,8虎,网上说的都是真的吗?可假的话,李寡妇他男人的事又怎么解释,我又怎么解释,难道我这辈子要死在女人堆了不成?”

    “死在女人堆?其实也挺不错的啊,至少比当个光棍强啊。”想到村里一茬一茬下来积累出的三十多号光棍,我顿时觉得自己的思想一下变的高大上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