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94章:啸天之彪(拜谢贡献大佬)

小农民大时代 第294章:啸天之彪(拜谢贡献大佬)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的放声大笑在山间回荡,久久不息。

    自从体内修出第一缕灵力那天开始,我便幻想着这一天,因为按照太玄经的记载,只有引导灵力悉数打通体内所有经脉,我才算是真正的成为了一名炼灵修士,当然也就是枯道人所说的踏入了炼气期。

    太玄经中有明确记载,只有正式踏入炼灵期之后,才能调用体内的灵力,才能掌控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像我之前一般,完全依靠蛮力。

    细细的又感受了一遍体内指头粗细的精纯灵力之后,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刘军,这次必干趴下你。”嘴角冷笑一声后,我猛的一个握拳,而后打出了宋文教我的军体拳。

    同样的打军体拳,以前是威风凛凛,现在却是虎虎生风,每一招都带着一股风,准确的说也不是风,而是破空声摩擦声。

    打完一套军体拳之后,我的额头已经沁出了汗水,但我却没有休息,而是深吸一口气,略做调整之后,开始练习起了枯道人留给我的小册子中所画的那套拳法。

    枯道人给我留的拳法没有名字,亦无招式简介,估计原本是有的,因为我曾跟他说过我文盲,所以他便给我画了草图。

    看似平常的拳法当我打出第一招之后,身体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泰,体内的灵力更是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就像是最好的箭搭在了最牛逼的弓上一般。

    一套十八招,我打了一遍,身体舒坦了,没有军体拳的刚猛,却有种绵绵无绝之感。

    再打一遍,招式渐快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有意思,枯道人给我画的到底是什么拳法,难道是道家的高深之术?”我嘀咕着又打了一遍,感觉赫然又不一样了。

    “快是一种感觉,慢是一种感觉,时快时慢又是一种感觉,这道家的拳法还真是神奇。”

    为了确保和刘军的比试时不出差错,我一门心思的钻进了练拳之中,一遍又一遍,热了就把外套脱了,再热就把卫衣脱了,到最后身上只剩下了一件挎栏背心。

    “刘军,这次一定要给你喝一壶大的,不过吗,还是要麻痹他的,嘿嘿用扑街青龙的话说,这叫装逼打脸,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嘿嘿。”

    这一通猛练下来,太阳已经斜挂了,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喊哮天犬,哪知喊了好几声这狗日的居然没有回应。

    “这狗日的跑哪里去浪了。”嘀咕着我就沿着山梁找起了这货,一边找一边喊。

    沿着山梁又往里走了五六百米后,我听见了沟下传来了哮天犬的叫声,接着还有一声声熊吼。

    听到这个声音,我当即心中咯噔一声,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便朝着山沟沟里狂奔而去。

    随着不断靠近,哮天犬的声音和熊的吼声也越来越清晰,哮天犬的叫声不多,半天才有一声,但每一声却是那么有力,而熊的叫声则不然,咆哮中明显带着愤怒。

    虽然哮天犬蜕变了不少,体型也跟小牛犊子差不多吧,可他毕竟是条狗,而熊瞎子则不然,那可是以力量著称的猛货啊,哮天犬对上他,肯定不占便宜啊。

    因为担心哮天犬的安危,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什么他娘的灌木丛,什么他娘的有一丈多高的山崖,什么他娘的没路,我一概直冲。

    吼,又是一声咆哮声传来。

    “哮天犬,你这个狗日的,可千万别出事啊。”

    “哮天犬,老子来了。”

    半天没有听到哮天犬的声音,我更急了,原本两丈多个的一个小山崖,我直接飞身就跳了下去,嘭,落地的那一个,我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是一歪向前扑去。

    慌乱之中,我赶紧猫腰就势打了七八个滚。

    这一滚,直接浪开了一片林密的小灌木丛。

    灌木丛后一片狼藉,残肢断树横七竖八的躺着,我顾不得身上灌木丛划破的伤口,赶紧寻找着哮天犬。

    这么正眼一瞧,我长出了口气的同时也愣在了当场。

    在灌木丛中间的地方,有一条山洪冲出来的水渠,个头足有一米的熊瞎子半个身子窝在水渠里,一个劲的挣扎着,两只前爪抓挠着死死咬着他的哮天犬。

    反观哮天犬则死死咬着熊瞎子的咽喉,任熊瞎子怎么抓挠,前腿两侧都血淋胡擦了,他就是不松口,嘴里一个劲的传出呜呜声。

    一个愣神之后,我也清醒了过来,往身上这么一摸,才发现因为出门急,并没有带什么利器,见熊抓又撕开哮天犬身上一道伤口之后,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扑上去从后面照着熊瞎子的脑瓜子就是一段猛灌。

    蛮力完全被我发挥了出来,我一拳快过一拳,我这么一灌,熊瞎子也急了,求生欲望也被激发了出来,蛮力挣扎起来,窝在水渠中的后腿一蹬,把水渠给蹬塌了,他后腿这么一挣脱,当即一个大力就把哮天犬压在了身下。

    “糙你姥姥的。”一看哮天犬被压住,我也急了,伸开手就往他眼珠子里口,两只眼睛当即被我生生给挖了出来。

    吼。

    一声咆哮,我被甩了出去,哮天犬身上又被撕开了一条血道子,然而哮天犬却依然没有松口,而是猛的一挣扎生生把熊瞎子给扑倒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我,看也不看抄起身边的一块石头扑上去就砸。

    砰砰砰。

    几石头干下去之后,熊瞎子也懵了,再加上哮天犬这么一放血,一分钟后熊瞎子的挣扎便越来越无力了。

    嘭,又是一石头下去之后,这猛货只剩下了抽搐。

    熊瞎子被放挺了,但啸天犬却依然没有松口,直到彻底不动弹之后,哮天犬这才松开了口。

    汪。

    朝着熊瞎子叫唤了一声后,哮天犬喘着粗气趴在尸体旁边双眼通红的盯着熊瞎子。

    “哮天犬?”我忍着身上的疼痛喊了一声。

    我这么一喊,哮天犬眼中的血色褪去了,恢复了本色,朝我呜呜的吼了几声后,便低头舔起了伤口。

    见他眼睛恢复了正常,我赶紧摸到了他身边看起了他的伤势。

    哮天犬身上有六道口子,四道在前腿两侧的肩胛位置,一道在后屁股上,一道在眉心上,因为皮毛厚的缘故,伤口倒也不深,虽然不致命吧,但看见他浑身是血,我也是一阵心疼。

    “你这个彪货,不要命了,怎么还和熊瞎子干上了,这要是出个好歹咋办。”我一边骂着,一边脱下卫衣扯开给他包扎起了伤口。

    呜呜,浑身是血的哮天犬却不以为然的朝我扬了扬头,那意思很明显是在炫耀,仿佛再说他还不行,我把他干趴下了。

    这要是搁以前,我肯定收拾丫一顿,现在吗,我是真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