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28:小报一仇

小农民大时代 28:小报一仇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山家亮着微弱的灯光,拉着窗帘,我看不到里面的激烈场面,但却隐约的听到了这两个奸夫淫妇的浪声。

    虽然他们声音压的很低,可猫在墙根上,窗户外的我还的听的真真切切。

    贱的不能再贱的声音,脆的不能再脆的撞击声,不仅没能唤起我的邪火,反而激起了我的恨。

    “这对狗男女,大山才死几天,你他妈就叫唤的这么浪,还有这个李长山,累死你个王八蛋。”

    在窗根上足足蹲了八九分钟后,屋里的浪叫声终于消失了。

    就在我准备撤退时,屋里传来了大山家的声音。

    “快给我拿张纸,都流出来了。”

    紧接着是撕手纸的声音。

    “死人,你这是憋了多久啊,怎么这么多。”

    “嘿嘿,攒了半个多月了,怎么样,喝饱没有?”

    “作死啊,你想让老娘坏上还是咋地?”

    “你要是能给生出个带把的来,我二话不说和她离婚,娶你,日你个够够的。”

    “逑样,你说的是真的?”

    “那还能有假,我他妈辛苦挣点钱,全让她弟娶媳妇给借走了,刚缓过点来,她那老不死的爹又病了,这不今天又揣着老子的钱回娘家了。老子早就不想和她过了。”说着屋里传出了一个点烟的声音。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巧莲人家可是给你生了两个姑娘。”

    “两个姑娘有逑用,以后还不是要嫁人。”

    “那倒是。”

    “兰香,给我生给儿子呗。”李长山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大山的老婆的本名叫兰香。

    “死样,想要儿子找别人去,我可不想让人戳脊梁骨。”

    “我就稀罕你,就想让你给生,别人我才不稀罕呢?”

    “真的,那我怎么听说你和村里的二高家也不清不楚呢?”

    “胡逑说,那都是村里的长舌妇们编排的,她们眼红我收药材挣钱,给我扣屎盆子着呢。”

    “那老娘就相信你一回,要是让我知道你和村里其他娘们勾勾搭搭,以后休想爬上我的床。”

    “对了,兰香,大山也没了,我听说你娘家人想让你回去?”

    “回啥回,我还不知道他们那些花花肠子,还不是惦记我手里的钱,我才不回呢。”

    “那你可得看好你的钱,别让你娘家人再已各种借口借了去。”

    “放心,那二十万是老娘的命根着,谁也休想打他的主意,包括你。”

    “我才不稀罕呢,我就想要儿子。”

    “作死啊,你又来。”

    “废话,憋了半个月了,今天我可得整个痛快。”

    “对了,大门你关上了吧。”

    “关上了,这大黑天的,村里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谁会半夜串门啊。”

    “那可说不定,村里的那帮老娘们都找人照怕呢,我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

    “放心吧,我在你家门口已经蹲了十多分钟了,亲眼看到那个杨小太监回家后,我才进来的。”

    “死样,你还好意思说,瞅你出的馊主意,那天老娘差点让那个二姨子货那铁锹拍死。”

    “就他,借他一百个胆,他敢吗?裤裆里的玩意都是摆设,这辈子也就那尿性了。”说着屋里传出了一声吐痰之声。

    Y看正o\版章节#…上(!l

    原本准备撤退的我,听到屋里这对奸夫淫妇居然这么议论我之后,我胸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着了,就准备跳进院子,当场活捉这对狗男女。

    昨天的我还以为,大山家说的话,只是一时口误,现在看来,这逼娘们根本就是成心,为了给全村人看,她竟然拉我垫背,而出这个馊主意的显然就是李长山。

    我的手已经搭在了院墙上,准备进院来个现场抓奸,可转念一想,我又冷静了不少。

    李长山虽然是个收药材的,但块头却比我大,若他要和我拼命的话,再加上这个逼娘们,我根本不是对手。

    “狗男女,阳的玩不过你们,阴的老子还不会吗?”

    原本我不想这么搞他们,可在听完他们的对话之后,我的心也狠了下来。

    不一会屋中又传出了浪声,而我则顺着梯子回到了街道上,把梯子放回原处后,我寻了两块转头,估摸着他们二人偷情的房间就扔了进去。

    农村虽然穷,落后,但窗户早已经换成了玻璃,两块转头刚一脱手,院子里便传来了两声脆响,紧接着便是大山家惊恐的尖叫和李长山的闷哼。

    不用想也知道,砖头肯定砸中了李长山。

    扔完砖头之后,我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长林嫂家门口深吸了三口气后这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推开她家大门走了进去。

    长林嫂还没有睡,看到是我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闻到我身上有酒气之后,问我是不是喝酒了,在谁家喝的,我也没有隐瞒,说是在杨冰他们家喝的。

    长林嫂没有多说,给我倒了杯热水之后,便进里屋上炕躺着去了。

    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我脑袋也沉的不行,没多会儿便进去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长林嫂照例叫醒我,我胡乱吃了口饭,将她家的牛赶进牛圈后没有急于把牛群赶进山,而是晃晃悠悠的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去。

    说是回家,其实是我想看看那对狗男女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我扔的砖头拍死,或者被人捉奸。

    为此,我特意走大山家的门口,哪知她家的大门却紧闭着,丝毫没有半点异样。

    “这对狗男女难道还没有起床?不应该啊,他们是偷情,难道是睡过头了不成?”

    因为心里有鬼,我也不敢在她家门前晃悠,先是回家点了卯之后,又瞄了一眼李长山家的院子,他家还是没有什么异样,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邪门了,难道我昨天喝多了,那两块砖头扔歪了,不应该啊,我清楚记得我听见玻璃碎了的声音啊。”

    “不对,我爷爷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以大山她老婆的秉性,若是有人砸她家玻璃,早就扯开嗓子骂上了,这一夜都过去了,却这么安静,她一定是因为偷男人,怕被人逮着,所以才不敢吭气的。”

    想到这点后,我心里这个开心,差点放声笑出来。

    “狗日的,让你们背地里骂老子,这回我也让你们尝尝哑巴吃黄连的滋味。”心里美美的得意了一番后,我这才背着手朝着牛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