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27:墙里墙外

小农民大时代 27:墙里墙外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话说,酒壮怂人胆,一点也没错。

    喝完一大杯酒后,我体内的细胞也活跃了不少,一些平日里的顾虑也被我甩到了八竿子外。

    “杨大爷,您的心意我懂,也明白,按理说这是好事,我不应该拒绝,可我,我有苦衷啊!”

    SyMx正…%版《首发'

    “啥苦衷吗?”

    “我,我那方面不行啊,谁嫁给我,谁就跟守活寡一样啊。”说出实情后,我心里也感觉痛快了不少,主动抓过酒瓶,给自己倒了半杯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火辣辣的感觉,刺激的我胃里是翻江倒海。

    听我这么一说,杨大爷明显一怔,而后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拉到他耳边小声道:“杨过啊,你的事村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我岂能没有听说,其实这方面我早就想过了,也给你做好了打算。”

    “你做好了打算?”我心头猛的一惊,还以为他家有什么祖传治疗不举的秘方呢。

    “嗯,只要你愿意和王敏成家,咱们就是一家人,到时候我们老两口花钱,给你们抱养一个孩子。”

    “啊。”我被杨大爷的周密计划给吓了一大跳,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连孩子这一层都想到了。

    说句心里话,他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真的动心了,像我这样,穷的叮当响,还欠一屁股外债的男人,能摊上这样的好事,绝对是我爷爷显灵保佑了。

    王敏不仅长的好看,关键是还年轻,只比我大三岁,老人不常说吗,女大三抱金砖,而且他们还解决了我的子嗣问题,可谓是所有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就差我这个一穷二白不举的傻小子点头了。

    看我犹豫不决的样子,杨大爷再次开口了。

    “杨过啊,我知道这事有些突然,可你能体谅一下你大爷和你大娘吗,我们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若是王敏哪天突然走了,我们老两口以后怎么办啊,咱老杨家怎么办啊,我怎么下去见老祖宗啊。”

    “可是我的身体。”我还有有些顾虑,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若是哪一天王敏因为这事不和我过了,我恐怕真的成了村里的笑柄了。

    “你还年轻,而且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说不定就能治好你这怪病呢?”

    他这么一说,加上之前李襄,李寡妇也说过这话,我的心头一下又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咳,杨大爷,你说了这么多,那我嫂子她啥意思?”我小声问道。

    “只要你点头,王敏那里有我和你大娘呢,我相信她能体谅我们的苦衷的。”

    “杨大爷,你说的太突然了,容我考虑几天行不行,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

    “行,大爷给你这个时间。”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也没有再深聊,因为聊的已经够深的了,因为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事,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加上酒劲上脑,我头晕的厉害,没吃了几口,我便放下筷子准备撤家走。

    “王敏,送送杨过。”看我也的确有些醉意之后,杨大爷朝着里屋喊了一声,虽然我有些醉意,可我知道,他这是在给我们创造独处的机会呢。

    王敏应了一声后,打着手电筒跟着我走出了她家院子。

    王敏平日里都话少害羞,此刻就我和她,她更加不敢抬头说话了,只是默默的跟在我身后,给我照亮着前路。

    也许我喝了点酒的缘故,也许是刚才杨大爷一番话的缘故,我的胆子的确大了不少,离开她家院子,走出十几米后,我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说道:“嫂子,你真好。”

    王敏被我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吓的先是一愣,而后飞快的低下了头,虽然天黑了,可我还是从她脸上看到了两抹羞涩的红晕,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样,我体内的邪火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在酒精的怂恿之下,伸手就去拉她紧攥在一起的小手。

    在我抓住她手的那一刻,我清晰的感觉到了她的手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

    “嫂子,你真好看。”

    “杨过,别这样,俺爹会看见的。”王敏飞快的抽回手,而后退了好几步,与我拉开了距离。

    她这么一说,我也一下冷静了不少,虽然心里清楚的知道,杨大爷看见也不会说什么,可脑海中却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个人的身影,这个人就是她死去的男人,杨冰。

    “嫂子,对不起,你回去吧,我能找到家。”我使劲的晃了晃头道。

    “俺爹让我送你。”

    “没事的,天黑了,你送完我一个人回家,我也不放心。”

    王敏没有说话,低头愣了三秒钟后,转身朝着她家走去,没走了几步,她又返了回来,将手电筒塞进我手中后,一路小跑回她家了。

    我怔怔的愣在原地,心里感慨万千。

    “好女人啊。”我嘀咕一句后转身朝家走去。

    走到我家院子后,我这才想起,还答应今天晚上去长林嫂家住呢,愤愤的甩了甩头后,把手电筒一关朝着她家走去。

    刚拐出我家的巷子,我便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逝钻进了大山家的院子,虽然天黑,那个身影又很快,可我还是认出了这个背影。

    这倒不是我有双火眼金睛,而是对于村里的人我太熟悉了,尤其是刚才那个背影,正是这几天每每想起我就恨的咬牙切齿的李长山。

    “狗日的李长山,我说大山他老婆签字领赔偿金时那么痛快呢,原来是你钻进了她的后院。”说着我蹑手蹑脚的朝着大山家走去。

    农村,没有城市里的什么夜生活,天一黑,邻里之间便很少走动,加上村里一下死了这么多人,一到黑天就更看不见身影了。

    我轻轻推了一把大山家的大门,发现居然推不动,门从里面关上了。

    这让我越发肯定大山老婆和李长山有奸情,不然为啥要关门呢。

    若是别人的奸情,我真的懒得管,可这两个人的,我却真想看看。

    这两个人,一个是害的我家倒霉的罪魁祸首,一个是当众揭我短,让我多了一个外号的贱娘们。

    大门进不去,我只能选择翻墙,周围踅摸了一圈,看到了一把梯子,我扛过梯子,搭好之后,爬上了她家院墙,而后顺着院墙,猫在了她家正房的窗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