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54章:宋文的心思

小农民大时代 第254章:宋文的心思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听宋文这么说,我心里感觉有些堵的慌,虽然他说的是实情吧,可我感觉他这个人多少有点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意思。

    我本想和他说公司的事就是咱们的事,怎们能分你我呢,可想到他这段时间对我照顾有加,而且那次在泰森拳击馆还为我出过一次面之后,我也说不出来了,只能闷闷的点了点头。

    见我默不作声,宋文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欲擒故纵。

    听他这么一说我猛的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问他什么意思,两辆车便先后开进了院子里,接着几位经理副总啥的走了进来,和我以及宋文三位老板打了个招呼,问了一番损失之后便找老保安去了,至于我和宋文则没进去,因为刚才吃的一肚子气还没有消化呢。

    不出三分钟,不出我们所料几人都被滚刀肉老保安怼了回来,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嚷嚷着要报警,给这个老家伙关进去。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马彪开车五菱宏光进了院子,车刚一停稳,他便跳下来跑了进来,和我们打了个招呼之后,直接进去找老丁去了,至于聊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出来时脸色铁青一片。

    “马部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你准备怎么处理啊,是交给警察解决还是?”杜总道。

    “徐经理,借一步说话。”马彪示意道。

    徐经理看了我们一眼后和马彪进另外一个房间说话去了,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出来后,脸色缓和了不少,朝我们点点头客气了几句之后,招呼几位经理走了。

    几位经理前脚刚走,马彪后脚便准备离开。

    我和宋文虽然不是啥挂职管事的领导吧,但好歹也是方姐身边的人不是,你一个管保安的部长从始至终就跟我们点了点头,事情怎么处理,你屁也不放就准备离开,也太不把我和宋文当盘菜了吧。

    ☆Z最☆H新l◎章节;上0xV

    宋文脸色不好看,但毕竟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城府比我深还能忍得住,而我可就忍不住了,当即就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马部长,几个意思啊,这里还站着两个大活人呢,是没看见,还是入不了你法眼啊,我们好歹也忙活了半天了,怎么处理的不跟我们说说嘛?”

    我这么一说话,马彪停下脚步回头皱眉看了我一眼,语气有些烦躁的说道:“这是我保安部和项目工程部的事,还轮不到向你请示吧?”

    “请示自然不敢当,但你别忘了,咱们可是一个锅里吃饭,一颗老鼠屎处理不好坏的可不是哪一个部门的名声,是咱们公司的名声,是方姐的名声吧?”

    “怎么得,想给我上课咋地?我请你来了吗?即便真是请示还轮不到你一个新来的指手画脚,奉劝你一句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别拿着鸡毛当令箭,端好你的茶,倒好你的水才是你份内之事,年轻人,手别伸的太长,小心哪一天不知道怎么死的。”马彪的二百五劲当即上来了。

    “马彪,你怎么说话呢,杨过可是方总的助理,方总出差期间,他有权过问任何事。”宋文帮腔道。

    “老子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拿逑跟你汇报啊。”

    “你。”宋文气结道。

    “马彪,喊你一声马部长是尊敬你,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堂堂一个部长混成你这逼样,还一天天摇的,连个兵都摆不平,给他娘我们甩什么脸子,事都发生大半天了,你却最后一个知道,还有脸装逼。”我当即骂道。

    “新来的,你丫说什么呢,找抽是不是。”马彪骂着上来就要薅我的脖颈,我能让他薅住吗,当即就施展了一招宋文教我的反擒拿,一把把他的手给扳在了手里,并直接压的半蹲在了地上。

    “你娘的,姓杨的,你放开。”吃痛下的马彪大骂道。

    见这货都被我制服了,嘴里还不干净,我手下的力道当即又大了几分,并言语不善的骂道。

    “别跟老子装他娘什么天王老子,惹急了老子废了你这只爪子,让你丫瘸腿信不信。”被他这么一骂,我的火气也有些压不住了,这也就是念及一个公司共事的份上,不然我早就大嘴巴子抽丫的,让他满嘴吐血沫子了。

    “姓杨的,你给我松开,宋文,你看戏是不是?”见我发狠,马彪当即喊起了宋文。

    宋文就是再想看戏也看不下去了,当即上来当了一回和事佬,拉开了我们,并朝我挤了个眼,然后对着马彪道:“马部长,也许你还不了解杨过的性格,他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容易上脑子的二百五。”

    “哼,新来的,今天的事老子记住了。”被宋文拉开后,马彪又开始跟我装逼了,隔着宋文跳脚指着我嚷嚷了起来。

    一看这货又来劲,我当即就想再收拾丫一顿。

    老子好歹也是方姐助理,从老保安哪里吃了一肚子气,你这又不把我当盘菜,娘的,泥人也有三分火,何况十七八正是冲动年纪的我了。

    见我又要上手,这货也知道好汉不止眼前亏的道理,再加上宋文又站在我这边,真要是翻脸了,他肯定占不到便宜,当即就一口气窜出了大楼。

    “这屌毛货,老子忙活半天,连句感谢的话都不说,还狗眼看人低,这也就是在县城,这要是在我们村,我非把他关地窖里不可。”我骂骂咧咧道。

    “好啦,杨过,你也消消气,犯不着和他置气,该做的咱们已经做了,即便方总问起来也是他的责任,与咱们无关。”宋文拍着我的肩膀道。

    “宋哥,你说这是我和他置气吗,主要是这货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一口一个新来的,看不起谁啊,就他这尿性,早晚得被方姐撸了回家种地去。”

    “走吧,怎么处理还得看方姐拍板,咱们只能提个建议,毕竟他身后还牵扯着复杂的裙带关系呢。”

    我点点头,跟着宋文上了车,并且直接回了公司,得知我已经拿到驾驶本后,宋文也替我感到开心,还说这下他可算有倒班的啦,我说宋哥你就不怕我抢你饭碗啊,他说那正好,他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总不能开一辈子车吧,早就惦着换个岗位了。

    他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就想到了他刚才在我耳边叨叨的那句欲擒故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话。

    “宋哥,方总对你是不是有什么安排啊?”我没敢把话问的太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