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76章:临行密密缝

小农民大时代 第176章:临行密密缝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我不理睬,他们也觉得无趣,便自顾自的聊了起来,无非就是些哪里又来了好看的姑娘,哪里有冒出了个能打的家伙,哪家场子的费用该去收了的之类的话题。

    听着他们所聊的话题,我也明白了他们的身份,说好听点他们是保安公司,说不好听点吗,就是黑社会啊。

    对于他们这种职业,在我们农民口中统称为混子。

    “原来这些人都是混子啊,如此看来那位恩爷就是带头大哥了,这枯道人也真是的,我挺干净一孩子,居然把我带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他安的什么心啊。”我心中嘀咕了一声。

    “喂,小子,你在哪里下车。”力哥问道。

    “我不叫小子,我有名字,杨志的杨,过河的过。”我没好气道。

    “原来是神雕大侠杨过啊,失敬失敬。”

    “过儿,你在哪里下车啊。”力哥坏笑道。

    噗,我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他脸上。

    “解放路口把我放下就行。”

    “杨过,恩爷既然已经开口了,那么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你就是俺弟弟,有事招呼一声啊。”翻弄着手机的鲁子抬头道。

    u正版\首'(发!#0

    啪,鲁子话音刚落,力哥便给了他一巴掌。

    “你是不是忘记脸疼了,这小子摆了咱们一道,怎么也得请大伙而吃一顿,敬碗酒,叫声哥,这事才能揭过去吧。”力哥朝着鲁子挤眉弄眼道。

    “可是恩爷已经发话了,难道你想违背恩爷的意思?”鲁子道。

    “俺没钱,原本还有个送外卖的工作来着,有人跟老板说我跟街上的混子打架了,老板就把我给开了。”我随口就扯了一个慌。

    “C,哪个烂逼嘴说的,我这就去拆了他的店。”力哥吼道。

    “那个,等我挣钱了回头请你们。”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在石川县城混出个模样来,那么我势必和这些人少不了接触,而且李富贵那里已经恨上了我,虽然我不怕他吧,可是三天两头给我捣乱,也挺添堵的不是。

    还有一点就是我虽然和力哥他们动过手吧,但从他们今天的表现来看,尤其是死活不给恩爷打电话这件事,让我不由的有些敬佩这些很讲义气的混子。

    总之就是现实加上一大堆理由吧,我不仅不能和他们翻脸,还需要他们,所以请他们吃一顿也是应该啊,只不过我今天出门没带钱,所以便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成,有你小子这句话就行。”力哥倒也是个爽快人,当即便拍着我肩膀道。

    “你没工作啦,要不就跟着我们吧?”鲁子道。

    “不用,今天下午又新找了一个,若是再不行,麻烦你们也不迟。”我感激道。

    虽然我有些羡慕他们这种逍遥自在快活的日子吧,可我的潜意识里,还是不想和他们这些江湖上的混子扯上太多的干系,因为这条路不像其他工作,你不喜欢了可以换,这条路一旦走上去,就很难拐弯。

    这倒不是我看不起混子,而是让我成为一名混子,我的思想上有些接受不了。

    跟从小爷爷教导我的有关,跟人性的复杂也有关,其实我不知道,很多混子起初也不想走这条路的,是现实将他们逼上了这条路上。

    那句俏皮话怎么说的来着,两个裸替女人坐在冰山上,打一成语,(逼)上梁山啊。

    话虽然有些糙吧,但事实就是这个道理,打个比方,很多人抱着当明星的初衷出发,可最后成功的却少如牛角,而剩下的那些人呢,他们有的迷失了,有的走到了其他路上。

    大浪淘沙,掏出来的是金子,掏去的是金子的遮羞布啊。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解放路路口,与力哥等人分别后,我便一路小跑朝着家中跑去。

    当我推门而入时,早已经在沙发上等了我许久的婉儿飞身扑进了我的怀中,一边咬我,一边扯我的衣服。

    “爷爷还在呢,咱们回屋。”我小声道。

    “爷爷出去了,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这个激动啊,也不管什么冷不冷了,激烈的回应起了她。

    (激情之处照例省略,反正就是那点事吧,即将分别,谁也无度,一副要吃吧喝足才肯罢休的过程。)

    冬日的骄阳虽然不毒,却也很刺眼,厮杀了大半夜的我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抓过手机刚想看一眼时间时,看到了一条没有备注姓名的短信,上面只有一行地址。

    看到这个我才猛然想起,我答应今天去找方清秋入职呢。

    看看蜷缩在怀中跟只猫一般的婉儿,我给方清秋回了条短信,说这边手续还没有办完,而且有个亲戚要出趟远门,我得送送她。

    不多会吧,方清秋的短信便回了过来,只说了一个字,好。

    因为今天婉儿就要与我分别了,所以我想把这一天都留个她,我一起床,婉儿便也醒了,看见我缠上来就要接着昨天的事,我却制止了她,不是不想,而是我想和她肩并肩,手拉手的去太阳下走走,一起看看她只能在夜色中眺望的石川县城。

    当我说出我的想法时,婉儿激动的掉下了眼泪,把我推出了房间,然后一个人捯饬起来,这一捯饬,足足捯饬了半个多小时。

    在我一遍遍的催促下,婉儿出来了,乌黑的长发盘了起来,身上穿着我昨天给她新买的那件羽绒服。

    “婉儿,为什么要把头发扎起来啊,还是披着好看。”

    “在古代,女子头发扎起来便代表她已嫁为人妇。”婉儿说完拉起目瞪口呆的我下楼了。

    当我们出现在楼下的那一刻,正好遇到了归来的董夫子,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昨天晚上去哪里鬼混,不,借住去了,精神还挺饱满的。

    看到我和婉儿拉着手之后,董夫子一个劲的说天仙配,金童玉女,还说要我们玩的开心点,临了还给我手里塞了一沓钱。

    我们先是在小区里溜达了一圈,等帮董夫子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之后,这才挽着手走出了小区,走进了那家小超市,花一块钱买了两个棒棒糖。

    “老公,你真抠,怎么只买棒棒糖啊?”婉儿嘟囔道。

    “这就你不懂了吧,关于棒棒糖它也是有故事的,我得给你好好讲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