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144章:瑟瑟的猫

小农民大时代 第144章:瑟瑟的猫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董婉儿的事,虽然彼此心里都有数,可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这事也没有摆到桌面上正儿八经的说,若是我贸然闯进人家女孩子的房间,万一闹出误会,那我可就不是色狼也是色狼了。

    嗯。因为隔着一道门,这一次我听的更清楚了,是董婉儿的声音,仿佛在压制着什么一般。

    这一刻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误会不误会,伸手推开了董婉儿的房门。

    屋里昏暗一片,可同样置身黑暗中的我借着窗帘外的月光还是看清了屋里的一幕。

    说道这里我解释一下,当人猛的从光明中走进黑暗,势必两眼一抹黑,可要在黑暗中停顿那么十几分钟,眼睛便会习惯,也能看清一些事物。

    看着床上的一幕,我傻眼了。

    董婉儿缩在床角,蜷成了一个球,瑟瑟的发着抖,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了磨牙的声音,仿佛有巨大的痛苦在折磨着她一般。

    “婉儿,你,你怎么了?”我慌乱的问道。

    “冷,我冷,感觉自己快要冻僵了。”董婉儿从牙关中挤出了一句话。

    “你等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我说着我就要开灯。

    “杨过,别开灯,我没事,过会儿就好了。”董婉儿艰难道。

    “可你已经这样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呢。”我没有开灯,却坚持想带她去医院看看。

    “医院治不好我的病。”

    “到底怎么回事?这种情况多久了?”我追问道。

    “有一年多了,一到深夜我就全身发冷,控制不住的打寒颤。”

    “你爷爷知道吗?”

    “我不敢告诉他,我怕他担心。”

    听她这么说,我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决心,上去就把她搂在了怀中。

    凉,她的身上很凉,隔着衣服抱着她,就像抱着一块冰块一般,我想象不到,她到底是怎么咬牙坚持的,这一年多里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杨过,别这样。”董婉儿还以为我要对她怎么样呢,有些慌乱道。

    “这样好些吗?”

    “嗯,你身上好暖和,就像个小火炉一样。”在我怀里紧绷了着半天身子的董婉儿慢慢放松了下来,轻声道。

    “我抱着你,你睡吧,这样就不冷了。”我说着又抱紧了几分。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吧,董婉儿不发抖了,呼气也渐渐平稳了下来,我知道她睡着了。

    至于后来我是怎么睡着的,我也不知道,反正迷迷糊糊中感觉怀中有个什么东西在动,我还以为是在龙泉村我家呢,当即便嘟囔了一声,哮天犬别蹭老子,让我再睡会儿。

    果然,我嘟囔完之后,怀里安静了,可我却瞬间清醒了,因为我想到了这里不是龙泉村,而是董婉儿的房间。

    蹭,我猛的一下就睁开了眼睛,抬头这么一看,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一脸专注的看着我呢。

    咕噜,我咽口水的声音。

    “婉儿,你,你醒了,身上还冷吗。”我赶忙问道。

    被我这么一问,婉儿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又想躲进我怀中,又不敢,反正就是不知道该躲哪里合适。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大亮的天之后我伸出手将她揽进了胸口。

    砰砰,听着我雄壮有力的心跳声,董婉儿脸上的羞涩也慢慢褪去了,情不自禁的在我胸口蹭了起来,就像一只猫一般。

    借着这个空档这么一打量,我看到了满屋子的书,一格一格,怎么也得有一千多本。

    “婉儿,你喜欢看书?”我不禁好奇道。

    “以前不喜欢,后来慢慢的就喜欢上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中又是一酸,虽然她说的很是平淡,可我能想象的到,一个八岁的女孩,整天被锁在屋里,每日无所事事,除了发呆便是熬日头,最后只能自娱自乐打发时间,用看书来缓解心中的苦闷。

    “这些书你都看过?”

    “嗯,还有很多,屋里实在放不下,就堆在了爷爷那屋。”

    “俺没上过几天学,你能给我讲讲吗?我特别羡慕读万卷书之人。”我认真道。

    “好呀,那你想听什么,正史,野史,小说,散文,诗词还是堪舆?”

    “俺也不懂,就说你最喜欢的吧!”

    “我最喜欢小说,而且最近正在看一个叫青龙的人写的一本关于农村的小说,我向往那种上山放牛,下河抓鱼,困了睡,惬意的躺在太阳底下的生活…..”

    听着他的讲述,我脑海中不禁嘀咕了一声,我去,还有傻逼写这个,这不是我的生活吗。

    她这一讲溜溜讲了一个多小时,把我都给听的入神了,连她啥时候讲完的我都不知道。

    “杨过,谢谢你,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说这么多话。”

    “我是陌生人?”见她羞涩,我便与她开起了玩笑,一听我这么说,董婉儿慌乱了,一个劲的摇头说不是不是。

    “那我到底算你的什么人?”我看着她认真问道。

    见我一脸认真,董婉儿这次没有羞涩的逃避,而是同样一脸认真的望着我,足足眼神对峙了三四分钟后,她开口了。

    “爷爷说要给我找一个能镇得住我身上邪气的男人,昨天晚上我感觉自己要死了,要冻僵了,可在你抱住我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不冷了,你身上仿佛有什么东西一般,驱散了我心中的恐惧,身上的寒气,闻着你身上的味道,我睡着了,我梦见一条青色的龙缠绕在我身上,为我遮风挡雨,带我乘风四海,你是我梦见的那条龙吗?”

    “那你愿意跟我乘风四海吗?”

    “你不怕我拖累你?”

    “那你现在还冷吗?”

    “我说不冷你会走吗?”

    “我可以永远抱着你吗?”

    哈哈哈,我两个齐声大笑。

    “我还梦见了你身边有很多女人。”董婉儿突然收声看着我道。

    呃,我当时就感觉自己的心跑到了嗓子眼,本能的想要说谎欺骗她,可对上她那清澈干净的眼睛时,我选择了实话实话。

    “那你还愿意跟着我乘风四海吗?”

    “你相信命吗?”

    “那你还计较吗?”

    “能做我一辈子的小火炉吗?”

    “你若不离我亦不弃,生生世世。”

    “你若不弃我便不离,世世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