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06:墙倒众人推

小农民大时代 106:墙倒众人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夫子人家风水行家都这么说了,我哪里还敢质疑,当即便返回村招呼人去了,至于董夫子则留在了山中,干着划线,定罗盘之类的分内营生。

    我回到村后,先找到了李常亮,把董夫子选中的地方,和他对我说的话原原本本跟他重复了一遍,毕竟活儿是他给我找的,钱也是找他算,墓地的事总得跟他透个气,免得事后说这说那,找理由扣我的钱。

    跟我想的一样,董夫子都这么说了,他就更不会反对了,还一个劲的说董老先生不愧是行家啊,连以后的事都想到了,不说别人,单说这个,咱全村人就的感谢人家啊。

    这场丧事一不大办,二没有亲属吹毛求疵,可以说是能省略的统统省略,能简单的绝不麻烦。

    我们几个人一下午的功夫便把两个墓穴打好了,并且按照董夫子的要求足足打了五米五深。

    回村后,两口简易的棺材也差不多了,按照董夫子的吩咐,我们把王瘸子家的破衣服烂被子垫在了下面,又洒了些五谷,而后把两人用床单一裹给放进了棺材里,在上面放上五色线,和桃弓柳箭之类的辟邪之物。

    忙活完之后,董夫子喊住了李常亮,跟他说,这院子阴气太重,等出完丧之后就把这房子拆了吧,还叮嘱他说一定要众人杂手的拆,人越多越好。

    早已经对董夫子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李常亮哪里会拒绝,当即便应承了下来,还拉上了老会计。

    交代完李常亮,去大志家吃完饭后,董夫子把大志招呼到身前小声吩咐了起来,具体准备什么我没听见,好像是让下葬的时候用的。

    出丧时间选在了第二天中午两点,阳气最重的时候,在王瘸子家当院,我们把王瘸子的遗物以及巧莲送来的李长山穿过的衣服,盖的被子一把火点了之后,把两具棺材抬上早已驾好的牛车上出村去了。

    这回除了我们几个干活挣钱的人之外,村干部李常亮和老会计也跟来帮忙了。

    牛车刚一出村,便出了点小情况。

    拉着棺材的牛,死活不往前走了,怎么打就是不走。

    突然的情况闹的我们都是一愣,最后董夫子出面了,取出两根三寸多长的铁钉钉在了棺材头上,而后拿出两块红布,交给了赶牛的大志和有财,让他们用红布蒙住牛眼,拉着牛走。

    说来也邪门了,刚才死活不走的牛,眼睛被红布这么一包居然朝前走了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们赶到了墓地,把两副棺材驾到墓地旁边后,董夫子下墓去布置风水局去了,至于我们则在上面等着。

    十来分钟的功夫吧,他就爬了上来问大志要准备的东西,大志跑回牛车上,把一个白色的塑料桶提了过来。

    看见这个塑料桶,我们都是一头雾水,因为大家伙都见过下葬,却从未见过往墓穴里倒东西的啊。

    塑料桶一打开,一股刺鼻的酒味便铺面而来,董夫子没有跟我们解释,提桶便往墓穴里洒,一遍洒还一遍念念有词,至于念叨的是什么,我们没有人能听懂。

    洒完酒之后,董夫子刚出来,李常亮便好奇的问这是啥讲究,哪知董夫子却瞪了他一眼说:“现在下葬,从现在开始到合上墓,任何人不能喊别人的名字。”

    看董夫子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们哪敢废话多嘴,一个个默不作声的开始安置棺材,就连傻大壮也一声不吭。

    接下来的事情倒也一切顺利,因为没有亲人道别,安置完棺材后,董夫子洒了一把奇奇怪怪的东西之后,便开始填土。

    这个过程就要慢些,七八个人足足忙活了半天,地上才隆起了两个一米来高的坟头。

    “点火。”董夫子朝着我吩咐道,闻言我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柴火秆子等易燃物品。

    这个火,在我们农村有个讲究叫过火焰山,墓穴是死人住的,活人帮他们安葬完之后,都要过一遍火焰山,包括下墓用过的工具,说是火能祛死气晦气阴气。

    过完火焰山后,大家把火堆一埋,把工具往牛车上一扔,头也不回的回村去了。

    这里的头也不回也是有讲究的,因为回头就代表不舍,会把亡魂带回家的,是不祥的。

    一进村,大家伙齐齐长出了一口气,气氛一下也活跃了不少,有财因为还得放牛,便先撤了,剩下的我们几人刚说去大志家喝点茶,歇歇脚等着开饭时,李常亮喊住了我们,说趁大家伙都在,不如现在就把王瘸子家的房子扒了。

    昨天董夫子跟他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一听就我们这几个人扒三间房子,大家就有些不愿意了,主要是干了一下午体力活着实也有些累了,就连大壮也是一身臭汗。

    李常亮让我们等等,便带着老会计去大队了,不一会,大喇叭里便传来了李常亮的声音,说什么王瘸子家房子晦气,会影响咱村的风水,想借众人之手把房子给推到,但凡来的,有一个算一个,每人一包云烟。

    村民们一听这话,放下手里的事,就涌向了王瘸子家,就连拄拐棍,屁事不懂的孩子也来了,看见一群老弱病残,李常亮也是一阵无奈,可刚才他在大喇叭上把话已经撂出去了,就是再心疼烟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别愣着了,开干吧。

    “师傅,您怎么也来了。”我忙里偷闲的跑到二大爷面前聊起了天。

    “诺,你二大妈也来了,杨过,这我可得说说你啊,你说你都回来两三天了,怎么不去看看你师娘,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二大爷没好气道。

    “就知道您会这么说,您看我回来这三天,忙的跟条狗似的,先是被派出所的警察审问了一夜,好不容易审问完了吧,李常亮又让我干活,还得伺候一个风水先生,我这不想着等这事忙完了去看您二老呢吗。”

    ……

    ◇!#+…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墙倒众人推,几十号人一起出手,没多会儿功夫,王瘸子家的三间土房便成了一堆废墟,就连院墙,大门也坍塌了。

    找老会计领完烟之后,我随手便塞给了二大爷,二大爷知道我不抽烟,也没有和我客气,骂了一声算你小子有良心之后,便和二大妈回家去了,临了还嘱咐我,不忙了去家里坐坐,别生疏了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