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05:寻墓地

小农民大时代 105:寻墓地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董夫子,我觉得他应该干脆点叫董霸道,做媒就做媒,像他这样不问青红皂白,还让人必须得娶的我还真是没有见过,不没有听说过。

    看我耷拉着脸的臭表情,董夫子冷哼了一声说我,你是什么货色,你自己不清楚,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他这句的言外之意就是他比我还了解我自己,这怎么可能,他才见过我一面啊,他就是再神,也就是个看风水的,又不是相面的,他这牛逼吹的有点大吧。

    “你说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没好气问道。

    “贪财好色,用二脑袋解决问题,规划人生,创造人生的人。”

    噗,我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我当场就提出了反驳,并义正言辞的说自己贪财是因为缺钱,好色绝对没有。

    哪知话还没有说完就让他一句对给怼了回来,李富贵的妹妹是咋回事。

    他这么一怼,我虚汗都被怼出来了,我自认为自己和李富丽的事隐藏的很好,没有人发现,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李常亮那张烂逼嘴说的,不行找给机会我得教训他一顿。

    “别猜测了,是我自己看出来的,她看你的眼神或许骗的了别人,但骗不了我这个千年的老狐狸,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上次走后,和一位相面的老友无聊时说起了你,他说你这种面相叫桃花面,注定这辈子和女人们纠缠不清,还有一点你是真龙身,你觉得就凭她们两个能服得住你,就你这尿性,早晚都红杏出墙,而且不止一支,所以我便趁早给你说一门亲,你也不用乱猜,绝对不是什么歪瓜裂枣,而且还是个大美人,要条有条,要模样有模样。”

    “啊,还有这事?”这下又轮到我懵逼了,一来是什么相面的说的什么桃花命,二来是还有这送上门的好事?

    “只不过她的身子骨有些孱弱,常年得靠药维持着。”

    “啊,说了半天,您老要给我整一个药罐子啊。”一听这里我就有些不乐意了。

    嘭,我刚说完,脑门上又挨了一下。

    “怎么说话呢。”董夫子一脸不高兴道。

    一看他这表情,我感觉这门亲事肯定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而且那个女的肯定跟他有关系,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死气白脸的让我必须娶。

    “哎,杨过,我也不瞒你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老话常说阴阳家里没全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啊,我这也算是报应吧。”

    说着董夫子也道出了自己的苦水,就跟他说的一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他身为风水师,常年给人寻龙点穴看风水,自然道破了不少天机,天机泄露便会招天谴,泱泱历史长河中,牛逼哄哄的风水大师数不胜数,可最后的结果呢,有一个善终的吗。

    他说他的前半生可以用春风得意,财源广进来形容,可惜因为天机泄露的太多,在他年过半百,知天命那年招到了报应,一年之间,老伴,儿子,儿媳全都得不治之症而死,他散尽家财才保住了孙女一命,可惜却也得上了怪病,浑身无力不说,还见不得光。

    他没办法,只能重操旧业帮人看风水,用挣来的钱求神拜佛给孙女治病。

    听完他的故事,我沉默了,我没有想到看上去风光无限的老头身上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生离死别。

    这一刻,我的心软了。

    “杨过,是我连累了婉儿,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你能不能帮帮我们,因为只有你才能镇得住她身上的晦气。”

    “您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只是您孙女她本人同意吗,毕竟我的命,你也说了,将来肯定还会有,而且此时我还得和她们商量一下。”我这里的她们自然指的是王敏和李富丽。

    “婉儿那里自然由我来解决,至于你的其它相好的吗,我就在做一会恶人,反正孽造的多了,也不差这一条。”

    “您怎么解决?”我顿时来了兴趣,心想要真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的话,那我以后可就幸福了,什么妻妾成群再也不是什么梦想。

    “还能怎么解决,靠这两张嘴皮子恐吓呗。”

    听他这么说我当场就想歪了。

    “杨过,说心里话,我还真有点羡慕你这小子的命,咋就那么好呢?”

    “要不您也让人废一回,死两回试试?”

    “还是算了,老胳膊老腿了,我可不敢试。”

    “对了,您说我要是占了李富贵家的风水宝地将来能不能当大干部,就是万人之上的那种?你懂的。”

    “做你的春秋大梦,我说过了风水之说只占一道,自身才是根本,就你这文盲水平,还当干部,给你本三十六计你都不一定能看明白。”

    正版t首m发

    “谁说的,三十六计我能倒背如流。”

    “那你给我背一遍。”

    “现在困的不行了,想不起来了,等哪天我心情好了,倒着给你背一遍。”

    我们这一聊足足聊到了深夜两点,躺下没多会就听见隔壁张婶家的鸡打鸣了。

    还说想再偷会懒呢,门外就传来了大壮的声音,说大志喊我们过去吃饭呢。

    泥嘛,这个大志,绝对是无利不起早,好吧,我应该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洗了把脸之后,我们三人便去大壮家吃饭去了。

    吃完饭后,我和董夫子去村外寻合适的墓地,其他人则继续准备着棺材入殓等事项,具体细节不细表。

    因为他两人都属于非正常死亡,农村人又迷信,忌讳这些,也不能入祖坟,而且还的寻那种偏远荒凉之地埋葬,所以我便带着董夫子走远了一些。

    有董夫子提前给我打着谱儿,又有好几个月的放牛经验,我直接带他杀向了大东沟,最后他选中了一块风口地。

    虽然我不懂风水吧,但见得多了,也知道个好赖,人家选墓地都是什么前有望,后有靠,左右有护砂,好吗,董夫子选中的地方却是四不着,四不靠,连向都不对,而且太阳能从早晒到晚上。

    我和他熟了,也算是半个孙子了,自然得问问他这是什么个说法。

    “神鬼之说你不信,我信,王瘸子没有亲人,李长山死时候还憋着一口气,好地方给他们都得糟蹋了,而且只有这种风口,四不靠,且阳光充裕的地方才能让他们安生,以后不回村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