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04:媒人董夫子

小农民大时代 104:媒人董夫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非也,非也,你们村就有一处好院子。”董夫子明明没有胡须,可还是跟我做起了假动作,跟我卖起了关子,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跟我卖关子,而是常年的职业病而已,就跟医生一样,话总是说一半,然后吊人胃口。

    “我叫您一声爷爷,您就别跟我兜圈子啦。”

    “嘿嘿,那我可就答应了啊。”人冷话少的董夫子居然跟我开起了玩笑,见我捂着额头无奈,他哈哈哈就笑了。

    “来的这一路上,李常亮跟我叨叨了你们村这段时间的变化,我知道龙泉村还得出事,可没有想到会是血案,还波及到了李富贵和李常亮身上,不过这样倒也好,李富贵家的房子被人一把火烧了,你正好买过来重新盖。”

    “您是说,我们村风水最好的院子是李富贵家的房子?这怎么可能?他家房子可的着过大火啊?”

    “你懂个屁,火,借火而起,不是那个院子的风水不好,而是他心术不正降不住那个院子,而你不一样,你有真龙之身,只需如此如此,这样这样便可….”

    董夫子的一番风水之说把我都给说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以前的我认为盖房子都是用来住的,现在才知道这里面还有那么多讲究,什么正房挑高,厢房不过正房腰梁,门不对门之类的讲究之多,简直堪比人身上的穴位。

    总之用他的话说,阳宅就像一个人一般,也是有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精气神的。

    “反正这里面的讲究多去了,等你盖房子的时候,我在亲自出手给你布局吧。”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董夫子也有些说不动了,最后来了个大包大揽。

    他话是说痛快了,可我的心里却悬了起来,因为以我现在和李富贵的关系,他能把房子卖给我才怪呢。

    “那个,除了他家的风水好,其他家的还有没有?”

    “啥意思?有好的不要,你想要孬的,我可听李常亮说李富贵在卖院子呢。”

    “不是,我这不刚揍了李富贵吗,牙都让我打掉了六颗,他现在这么恨我,能卖给我才怪呢。”

    “嘿嘿,要不说你这个年纪的人是愣头青呢,有我这块老姜在,我保准你能把他家的院子弄到手。”

    “怎么说?”

    “你这边找个合适的托,我那边给他煽煽风,双管这么齐下,事还怕不成?”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姜还是老的辣,宁惹小人,莫要得罪风水先生,他吓都能把你吓死。

    听完他的话,我是茅塞顿开,暗骂自己考虑问题太直接,不会绕圈子,虽然这种性格有时候很好,可有时候却容易吃亏。

    董夫子又给我上了一课,三十六计里我不知道有没有,反正在俺们农村,叫弯弯绕,就是拐弯抹角坑你的意思。

    “先生,您为什么这么用心用意的帮我?总不会是看着我顺眼吧?”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虽然我和他投缘,但也不至于为了我去坑别人吧,这根本不符合他的职业道德,除非他没有道德。

    “行,你小子还算不傻,知道我是在真心实意的帮你,就冲你这句话,我给你说一门亲事。”

    一听他这话音,我就是再傻也明白,敢情这家伙是要给我说媒啊。

    我心里这个不得劲,这倒不是不愿意领他这份人情,而是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人了啊,而且还是两个,最关键的是,说媒和帮助我两件事这么一捆绑起来,总感觉味道怪怪的,就像香油掉鞋里一般,香不香,臭不臭的。

    看我一脸苦样,董夫子敲了一下我的脑门说:“你小子啥意思,咋给你说媒,你还不愿意了呢,难不成你的身体还没有全好?”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是再想装傻也不行了,我决定开诚布公,至少也得告诉他一个人,不然这乱点鸳鸯谱,我就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最后肯定是两头得罪,左右不是人了。

    “先生,不是我身体还没有好,而是我已经有了相好的人,她就是俺们村结婚没几天就守了寡的王敏。”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已经做好了董夫子生气,甚至发怒,说不帮我的准备。

    然而董夫子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他看着我足足凝视了半分钟后,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他笑我只能赔着他尬笑,谁让老人有话说过,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风水先生呢。

    “你笑啥?”笑够了的董夫子看着我问道。

    “看您高兴,我也为您高兴。”

    “那我想抽你,你是不是也想抽自己?”

    “还真有点这个想法。”

    “行了,马屁别瞎拍,稍有不慎很有可能拍进屁眼里。”

    泥煤,董夫子这句话把我给噎的,就像是嘴里吃了半只死苍蝇一般,看着手里的另外半只,是吐出来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

    “老夫刚才的原话是给你说一门亲事。”

    “啊,您可能没听清,我那个有相好的了。”

    “你没上过学吗,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一门,一门。”董夫子气的脸都红了。

    他这么一吼把我吼愣了,也把哮天犬给招了进来,冲他一个劲的呜呜,想要咬他,好在我反应快,赶紧把哮天犬给轰了出去。

    哮天犬这么一闹腾,董夫子也冷静了不少,不冲我嚷嚷了,而是一脸无奈的对我说道:“杨过啊,你听过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吧,咱们现在就是,我觉得你就是文盲。”

    “我小学毕业好不好。”我不满的嘟囔道。

    “行了,别嘟囔了,我也懒得跟你解释这个一门的出处了,直接点说吧,你有多少女人,将来还要找多少老婆,我不管,也懒得管,更管不着,但我要说的是这门亲事,你必须得娶。”

    y{《N=

    听他这么一直说,我明白了,敢情他不在乎我有别人的女人啊,可是不对啊,你不在乎,我在乎啊,万一你给我介绍个大嘴龅牙罗圈腿,睡觉磨牙,吃饭放屁跟大壮那样的缺根弦女人,我不是坑我是什么,即便是个大美女,咱们都不在乎,人家在意不在意,王敏她们会不会接受都还是一个问题呢。

    这么多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你上来就给我点鸳鸯谱,你这媒人不仅不着调,还有点霸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