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农民大时代 > 102:揽点小活糊口

小农民大时代 102:揽点小活糊口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两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女人,我心里这个美,套用那句话改编之后,就是美国人透了美国人,美透了。

    我傻笑着,攥着她们的手,生怕这是一场梦,梦醒来,二人干仗了。

    “王敏,他就是个色坯,走,咱们姐两说悄悄话去,晾着他。”李富丽朝我白了一眼之后,拉着王敏去院子里说悄悄话去了。

    我知道,李富丽这是在给大家找台阶下呢,而且也是借机和王敏拉近一下关系,彻底解开彼此心中的疙瘩。

    有些话虽然挑明了,可有些事却还稀里糊涂,若是不说透了,以后难免会产生误会,王敏不懂,对人情世故也一窍不通,活了三十多年的李富丽岂能不懂这里面的门门道道。

    我坐在炕头上,偷瞄着院子,看见这两人没有吵起来之后,嘿嘿一笑,也不管她们了,端起李富丽送过来的那碗面条呼哧呼哧就吃了起来。

    院子里,基本上是李富丽说王敏听,至于王敏从头至尾就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是,俺真的不介意你们好。

    第二句是,啊,他那么厉害。

    第三句是,姐,你别说这话,我又何尝还是完璧之身呢。

    至于李富丽说的那就太多了,恐怕得有几百上千句。

    一碗饭吃完了,这两人还没有聊完,我是出去也不是,不出去吧又怕张婶把锅抄了,那可就没得吃了。

    憋了半天,我憋不住了。

    “李姐,还有饭吗?”

    “自己盛去,我这里忙着呢。”

    没招,以前我都惹不起她,现在就更惹不起了,只能端着碗,领着哮天犬朝着张婶家走去,从他们身边经过时,我试图偷听,结果挨了李富丽一脚。

    当然她也不会真踢我,只是象征性的吓唬吓唬我而已。

    张婶家我最熟悉,这些年来没少在她家蹭吃蹭喝,自打我当上牛倌之后,就只来过一次,还是把药材放在门口就走了,看着我拿着空碗进来,张婶笑着说了声没吃饱吧之后,便去给我下面去了。

    我进屋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米蛋之后,便站在了她家的地上,望着墙上挂着的相框发起了呆。

    俺们农村的相框不像城里的那种,一人一个,俺们是自己做的那种大的,一下可以贴十几二十张相片。

    相框中放的最多的就是李襄的照片,从小到大,从穿开裆裤到现在亭亭玉立的大美女都有。

    甚至我还看到了一张我和李襄拉着手的照片,照片是最早的彩色,已经有些发黄了,表情也模糊了,不过还是能辨别出,我们那时候笑的很纯真,处于换牙期的我们双双没有门牙,她梳着一个冲天锥,而我则剃了个大光头。

    看着看着,我不由的回想起了小时候,和李襄在门口玩过家家的场景。

    “杨过,我可是你老婆,你怎么能揪我小辫子呢。”

    “你爹说了,婆娘不听话就得教训。”

    “俺爹才没说呢。”

    “饭做好了没有。”

    …..想着想着,我噗呲一声笑了。

    “你这傻小子笑啥呢?”张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身后,端着一碗面条问道。

    “张婶,我想起了小时候。”我没有回避。

    “李襄明明比你大一岁,你小时候却嚷嚷着让她叫你哥,还说什么黄蓉就是这么叫郭靖的,我和你大爷一说你就闹脾气…”张婶翻眼叨叨了起来。

    “张婶,李襄现在咋样了?”

    “还能咋样,上学呗,咋地,你不是又惦记我闺女吧?”

    “您看李襄看的比钱还紧,我就是想惦记也惦记不上啊。”

    “臭小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说着把碗塞进了我手里。

    “张婶,我叔咋样了,怎么收秋也不见他回来啊。”

    “还能咋样,在县城给人家看门呗,虽然挣的不多,但倒也踏实,至少安全,对了,杨过,要不我去找你叔,跟他当保安算了,老这样跟村里晃悠也不是个事啊。”

    她这么一说,我有些心动了,这倒不是我喜欢当保安,而是现在的我先的找个干的,有些事就是再着急,也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就这样我和张婶聊起了家常,李长山,王瘸子,我掉下山崖是怎么逃过一劫的自然在聊天的范围之内。

    聊着聊着,张婶开始数落了起我,说我好端端的非要把地窖和水井填了,现在好了,知道过日子什么都需要了吧。

    以前我不能告诉她真相,现在李长山也死了,我自然不会再隐瞒她,只不过没有说我家的风水是让李长山家给破的,而是说董夫子说我家风水不好,院子里不能有地窖,水井之类的,总之就是挑合适的说,不能说的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我吃饱后,又给哮天犬和了两碗汤面,看着犹如小牛犊子一般的哮天犬,张婶直说这狗不一般啊,居然能救人命,你以后可得给得对他好点。

    说话的功夫,李富丽进了院子,告诉我说李常亮有事找我,在我家院子里等我呢,说着还趁张婶不备冲我飞了个眼,吓的我赶紧就溜了出去。

    李富丽都回了张婶家,王敏自然也回家去了。

    “李大村长,找我干啥啊。”刚一拐进我家院子,我就看见李常亮正负手打量着我那三间破房子呢。

    “还能干啥,干活呗。”李常亮没好气道。

    “啥活?有钱没有?”我随口就来了一句,这倒不是我财迷,而是现在穷啊,穷的叮当响啊。

    “你丫是不是掉钱眼里了,怎么张嘴闭嘴都是钱。”常亮没好气道。

    “我倒想财大气粗呢,你看看我现在,锅都揭不开,中午还是在张婶家吃的呢,对了,我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还有一条狗呢。”我说着拍了拍跟着跑回来的哮天犬。

    “真是新鲜了,我他妈在龙泉村活了几十年,居然第一次见这么大的狗。”看见哮天犬,李常亮顿时来了兴趣。

    一看他这德行,我就知道丫肯定没憋好屁,赶忙打断他的话问他到底有啥事,没事我可就踅摸挣钱的路子去了。

    他又骂了我一句财迷之后,问我愿不愿意揽点小活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