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菜鸟律师进化论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有事直接找我

菜鸟律师进化论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有事直接找我

    “怎么?你有本事做还没本事让人家说了?你这么怂的啊?”袁思语抱起胳膊看着姜岳辰,脸上似笑非笑,却又带着严肃,一时间气场两米八。

    “你他妈别胡说八道!”姜岳辰冲过来一巴掌挥向袁思语。

    袁思语往旁边一躲,一把捏住姜岳辰的手腕,将他的胳膊反折到他后背上,并用手肘使劲压制。

    姜岳辰没办法直起腰,袁思语一使劲,他的胳膊就仿佛断掉一般。

    “你就这点儿本事?妈呀,也太丢人了吧,怎么保护你劈腿的姑娘哟,啧啧。”袁思语夸张地冷嘲热讽。

    “有……有本事你放开我!咱俩单挑!”姜岳辰咬牙忍痛吼出一句话。

    “好啊,这是你要和我单挑的,事先说一句,愿赌服输,我要是赢了你他娘的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要是再敢作妖,哼……”袁思语没有说完,把姜岳辰往前一推松开了他。

    袁思语拍拍手,仿佛刚才摸到了什么有毒的东西一样,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

    姜岳辰被推得往前趔趄了两步,他站稳后活动了几下像要被卸掉的胳膊,一拳挥了过来。

    袁思语双手截住他的胳膊,反身一背,脚在姜岳辰小腿处一勾,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姜岳辰摔倒地上。

    “扑通”一声闷响。

    姜岳辰被摔得眼冒金星,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袁思语一脚踩在姜岳辰胸口上,让他痛上加痛,“你要不要脸?欺负宋闵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子?宋闵他哥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不追究,要是追究起来你这就是故意伤害,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伤害我朋友,我就打到你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你。”

    袁思语在心底冷笑,姜岳辰这个人也是有意思,自己几斤几两一点都不清楚,当时闹分手被她一个过肩摔摔的还不够疼是吧,还以为真能打过她?逗呢?她这几年的散打难道是白练的?

    袁思语还想再踹姜岳辰几脚的,但是身为一个法律人的自觉告诉她,再踹就是防卫过当了,她不能知法犯法。

    袁思语松脚。

    姜岳辰一看袁思语松脚,飞快地坐起来想拽住袁思语的腿把她拽倒。

    袁思语看出了姜岳辰的企图,在他的手碰到她的一瞬间,一脚踢上姜岳辰的胸口,再次踩上他的胸口。

    “大哥,你省省吧,你赢不了我的,你真的好弱。”袁思语一脸的惋惜。

    围观的众男生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心想:幸亏自己没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

    “哦,给你普下法啊,我这都是正当防卫,你就是去告我也赢不了,所以别想了啊。”

    姜岳辰跟个四脚朝天的乌龟似的被人踩在地上还不忘放狠话,“你等着,我他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呵,我等着,真有意思……”袁思语说了一半被打断。

    “松脚。”成渝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袁思语转头看到成渝那张隐带怒意的脸,袁思语心里有一点怂,但是她才不是那么听话的人,袁思语动都没动。

    成渝握住袁思语的手腕,再次说:“松脚,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成渝的声音冷得能冻死一头大象,镜片背后的双眼一团漆黑的冰。

    袁思语彻底怂了,不情不愿地松开脚。

    姜岳辰被队友扶起,满脸的屈辱加不服气。

    成渝扔了张名片给姜岳辰,冷冷说道:“有事直接找我,单打或者群架或者上法庭我都奉陪,别招惹她。”

    成渝板着一张脸扔名片的样子又帅又有气场,袁思语猛地被成渝帅了一脸的血,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成渝这么帅这么有型???

    “跟我走。”成渝拉着袁思语的手腕往外走。

    袁思语从花痴中醒神,“我不!”

    她的包还没拿呢?走什么走!

    “走不走?”成渝眸色深了深,语气愈发的冰冷。

    “不走。”袁思语很有骨气,她往观众席上望,想找到干事的身影。

    干事在袁思语身后想张嘴喊又不敢喊,在心里祈祷袁思语能回头看他一眼。

    成渝放开袁思语的手腕,弯腰一把拦腰扛起袁思语。

    “啊啊啊……”

    一瞬间的失重后,袁思语大头朝下被成渝扛在肩上,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头上,袁思语头昏脑涨的。

    “成渝你放我下来!”

    正赶上篮球馆的观众进场,一路上好多人指指点点,袁思语觉得丢死人了。

    然而成渝压根没觉得他肩膀扛着一个人是一件拉风的事情。

    成渝把袁思语扛出篮球馆塞进车里,给她系上安全带,在袁思语还没有解开安全带的时候成渝坐进车里,把车门落了锁。

    “你怎么来了?”袁思语打不开车门只好放弃下车,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上,心里奇怪的很,成渝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成渝把车开出F大,冷着一张脸,并不回答袁思语的问题,而是反问袁思语:“都多大了还打架?”

    袁思语:“我青春期还没过,叛逆点儿怎么了?”

    “女孩子有你这样的吗?”

    “那你把我当男孩子啊。”

    “不顶嘴不行吗?”

    “不行。”

    “能不能不让我操心?”

    成渝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沉默了。

    成渝长出了一口气,似叹息,却不说话,只专心地盯着前面的路况。

    袁思语沉默,半晌后开口:“不是,你是我什么人啊你操心?我拜托你不要乱操心好不好?”

    袁思语话音刚落,成渝猛地踩了刹车。

    要不是有安全带拦着,袁思语肯定会和前面的挡风玻璃来一次亲密的接触,她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莫名其妙地看着成渝。

    “下车。”成渝冷着一张脸解开车门锁,声音里似凝着寒冰。

    下车就下车,莫名其妙!

    袁思语解开安全带不带任何留恋地下车。

    成渝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有病吧这个人?袁思语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突然出现把她拉走,现在又把她丢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就是有毛病吧?

    袁思语全身上下没有一分钱,连手机都没带。

    真是……倒霉透顶!

    袁思语在原地跺了两下脚,都怪成渝,要不是因为他她怎么会忘记了拿包,都怪他!

    袁思语走了十多分钟才遇到一个公家车站,站着几个人在等车,袁思语向其中一个面善的妹子借了手机给小C打电话。

    “喂您好?”

    “CC是我。”

    小C拿下手机看了眼屏幕上并不认识的电话号码,“你怎么了?这是谁手机啊?”

    “说来话长,我现在在栖霞路口这个公交站这里,身上没有一分钱,手机也没带……”袁思语庆幸小C的电话号码只有后四位和自己不一样,要不然她可能真的得走回去了,毕竟除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她只能记住她爸她妈的,总不能这种情况下打电话给她爸她妈让他们担心吧?

    小C那边传来找东西的声音,“我马上过去接你,你别急啊。”

    “嗯,爱你。”挂了电话袁思语跟借给她电话的妹子说了好几声谢谢。

    站在一边等小C的时候,袁思语突然感觉很委屈,很想哭。

    细想起来成渝每次都是这样强势,说实话袁思语并不觉得她和成渝很熟,凭什么凭着自己的喜好这样对她?心情好了就逗一逗她,心情不好就这样把她扔在半路?

    袁思语发誓她要是再和成渝说一句话她就是个傻逼。

    半个小时后小C赶到。

    小C下车的一瞬间,袁思语的眼眶一热。

    “CC。”袁思语委屈地叫小C。

    小C上来抱了抱袁思语,“哎呀,这是在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将来的大律师了。”

    “一个毒舌男。”袁思语仰头擦掉眼角的泪,觉得自己有些太矫情了,以成渝那种冷淡的性格恐怕让他下车才是他的本性,以前对她比较良善都是沾了宋闵的光才对。

    这么想一想袁思语心里平衡多了,只是还是不开心,心里堵得慌。

    “你的包。”小C把手臂上挂着的袁思语的包给她。

    “怎么在你这儿啊?”袁思语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手机钥匙还有考研的复习资料,一样不少。

    小C拢了下散下来的头发,“我下楼的时候遇到你学弟,就高高瘦瘦长得挺好看的那个,他给我的。”

    “哦,许皓彦啊。”袁思语知道小C描述的是许皓彦,毕竟小C总是见到她和许皓彦单独在一起。

    “我觉得你这个学弟真的不错,不考虑考虑?”

    “什么啊,我们是单纯的学姐学弟关系!”

    “思语你是不是傻啊?”小C拍拍袁思语的肩膀,那个学弟每次看袁思语的眼神温柔得都能挤出水来了,还跟她说是单纯的学姐学弟关系,是不是傻?你这个学姐倒是单纯,可人家学弟不单纯啊!

    小C想归想,还是没说出来,袁思语既然不知道那肯定是学弟还没有表明过自己的心意,她不能横添一脚,万一坏了人家学弟的事儿就不好了。

    袁思语一脸认真:“不接受姐弟恋。”

    “行啊行吧,随你。”

    “CC我不想回学校。”袁思语觉得自己现在心情不好,根本不适合去学习。

    听到袁思语说不想回学校,小C眼睛一亮提议道:“那咱们去逛街?我跟你说天福商城那边新开了一家奶茶店,奶茶特别好喝!”

    “嗯嗯嗯嗯。”袁思语疯狂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