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位面小书店[系统] > 109.主神空间(6)

位面小书店[系统] 109.主神空间(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购买比例不够, 请支持正版哟~

    点江文学城是华夏最大的综合小说网站,作者创作自由, 题材丰富, 拥有数量庞大的男性和女性用户, 是华夏所有小说网站中的龙头老大。乐景偶尔也会在上面看书。

    作者名他想了一下,决定起名为守夜人。说是期许也好妄想也罢,他想成为时代的守夜人。

    守望黑夜,迎接光明,至死方休。

    于是在连江数以百万计的小说作品库里, 悄无声息的多了一本叫做《殊途同归》的书。

    这是有关三个做出不同选择的女权主义的故事。她们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哭着笑着, 死了活着,最终殊途同归。

    最后,乐景以这样一段话结束了这篇小说:‘我们习以为常的每天却是前人拼命想要达成的未来。我们习以为常的权利之下浸透了前人的鲜血,所以我们没有资格后退, 也没有资格放弃权利。’

    看着电脑上洋洋洒洒几十章,字数足有十几万的小说, 乐景满足地笑了。

    他已经可以预见这本小说的下场了:无人问津, 点击寥寥。和网络文学这样的快餐爽文比较, 他写的小说未免太过正经严肃, 不会受年轻人欢迎。

    可是乐景并不在乎。他只是遇到了一个好故事,想把这个好故事记下来而已。他写文不为读者, 只是为了自我满足。

    这样想来, 他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的作者啊。

    “乐灵, 下次和其他位面建立链接是什么时候?”

    【考虑到目前的能源储备,如果还是和上次只待一个月的话,现在就能去了。】

    写小说的期间他也没忘记补充食物,所以他现在随时可以离开。

    “那就走吧,去新世界。”乐景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次就去b35世界好了。”

    之前乐灵搜索到了四个位面的‘信号’,这四个位面‘密码’相对简单,是可以轻松链接的。如果要链接除它们之外的位面,破解‘密码’要耗费大量的能量,而且要花费很长时间。

    希望在这个b35位面能够找到乐灵需要的能源吧。

    就和之前的境遇一样,链接后房间并没有什么变化。

    然后等到乐景把视线投向窗外后,他感受到了一股窒息般的震撼。

    窗外是大片大片沁人心脾,惊心动魄的绿意。清脆的鸟鸣从四面八方传来,几人粗的古树高的一眼看不到头,苍翠欲滴的树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仿佛流动的碧玉。低矮的灌木丛下开着不知名的小花,幽幽花香吸引来几团光球在花间舞动。

    乐景趴在窗户上仔细看去,发现那不是什么光球,竟然是几个扇动着透明羽翼的小人!

    小人穿着绿色的衣服,有男有女,全身都被一层柔和的暖光笼罩着,他们在花间嬉戏打闹,发出细细的尖笑声。

    乐景惊奇地看着窗外,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他们,‘他们是什么?传说中的小精灵吗?’他在脑海中问乐灵。

    【根据我的精神力扫描结果来看,他们是以能量形式存在的生命,能量构成不明。】乐灵也在感慨:【他们看起来有点像诺尔丽星球的居民,只不过那些居民并不会飞。】

    没过多久,那些神异的小人就闪了一下消失了,乐景睁大眼睛,他可以肯定这些小人是突然消失的,简直,简直就像魔法一样!

    他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他7岁那年没有成为被选中的孩子获得数码宝贝拯救世界,10岁那年没有遇到叫做小可的神兽和库洛牌,11岁那年也没有收到霍格沃兹的通知书。现在他25岁,已经不是相信童话的年纪了,却来到了真正的童话世界。

    永远美好,纯真,正义打败邪恶的童话世界啊。

    乐景双眼闪闪发亮:‘我有预感,这一定是个很神奇,很有趣的世界。也许会是像哈利波特那样的魔法世界呢!’

    他迫不及待推开大门,走进了那片苍翠的绿色。

    他这才发现他的店门这次是直接出现在一颗树干上的。这是一颗巨大苍老的古树,枝繁叶茂,高耸入云,树根足有几人手牵手才能抱住,但是和他的店比起来就是大巫见小巫了。也不知道那么小的空间里是怎么容纳那么大的店的。

    他正在观察之际,古树苍老的树纹突然抖动扭曲起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老人脸突然出现在他门的上方,耷拉的眼皮下面碧绿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年…轻…人,你在…我的身体里…干什么?”声音低沉缓慢,混有含糊的口音,听起来跟人类老人的声音没什么两样。

    乐景先是陷入短暂的惊讶,然后很快镇静下来,饶有兴趣地,不露声色地观察这位树人:“请原谅,我不是故意的。”他彬彬有礼地表示,“我是从异世界过来的,不巧您的身体成为了链接两个世界的窗口。”

    “哦——?”树人感兴趣的慢吞吞地说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异世界的…来客了。”他翻动眼皮上下打量乐景,疑惑地说:“奇…怪,我没有…从你身上感受到…任何魔力,你不是…巫师吗?”

    乐景刚要解释,树人就继续开口道:“不论…你是不是…巫师,年轻人,我…要给你一个…忠告。”

    “您说。”

    树人悠悠叹了一口长气,严肃地告诫这位年轻的施法者:“如果…不想被异端审判局烧死…或者…绞死的话,不要…向任何人类…暴露…你的异常,可以的话…离他们…越远越好。”

    异端审判局!

    这个具有年代感的称呼让乐景有些不好的预感。

    “劳驾,您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份吗?”

    “我活的…太久了,对…人类的时间…不太敏感,让我想想……”树人陷入了漫长的思索:“现在是…公元几世纪来着,十二?还是…十四?”

    乐景好脾气地等待着,最后看树人自己都糊涂了,他只能从侧面入手:“最近人类那边有发生什么大事吗?比如战争?瘟疫?气候异常?”

    树人仔细想了想,惊喜地说:“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些大事…发生了。”他慢吞吞地说,“前些年…人类那边…好像爆发了一场…瘟疫,死了…好多人。再加上…这几年…天气不好,农作物…减产了,所以…教会的…异端审判局…才说,这都是…魔鬼的把戏,然后…人类就开始…大肆捕杀…巫师和…女巫了。”

    乐景都忍不住扶额叹息了。

    他的运气真是太糟了。

    这哪里是什么纯真美好的童话世界啊,分明是欧洲最黑暗愚昧的中世纪。

    现在的年份应该是在公元十五世纪到十七世纪之间。

    树人说的那场瘟疫大概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夺走2500万欧洲人性命的黑死病了,也就是鼠疫。这个病在中国古代并没有造成欧洲那样恐怖的效果。一是因为古代中国下水道设施完善,街道干净整洁,不像欧洲粪便直接倒在大街上,导致鼠患严重。二是因为中医比那时候的西医靠谱。那时候的西医最著名的疗法就是放血疗法,无论生什么病只要给病人放血就对了,很多情况下病人没有病死,反而死于失血过多。三就是中国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且具有丰富的防瘟经验。而欧洲那时候诸国之间连年混战,组织不了足够的人力物力防瘟。所以这种在中国本土只是“小打小闹”的瘟疫一登陆欧洲大陆,就在欧洲肆虐几十年,死了1/3欧洲人,差点导致欧洲亡国绝种。

    至于气候异常,就是全球小冰河期的缘故了。全球气温急降导致的农作物减产,不仅让欧洲国家动荡,还直接造成了历史上明末的农民起义,成了大明王朝覆灭的导.火.索。

    于是瘟疫,粮食减产导致的大.饥.荒,各国贵族不同程度的“圈地运动”导致农民失去土地,再加上层出不穷的各国混战和宗教战争,欧洲各国社会秩序接近崩坏,朝不保夕的底层农民急需发泄的出口,教会和上层统治者为了维护统治,转嫁国内矛盾,于是把一切灾难的源头瞄准了魔鬼的代言人,巫师。

    于是一场群体性恐慌事件引发的欧洲历史上最血腥最反人类的屠杀开始了。

    史称,猎巫运动。

    吃过饭,又看了一会儿书,不到十一点乐景就打算上床睡觉了。

    乐灵对此很惊讶:【我看网上说90后都是很晚睡觉的,因为他们要熬夜修仙。】

    乐景很淡定地回答:“那是他们道系青年的说法,我们佛系青年不讲究这些。”

    乐灵好奇:【那你们佛系青年讲究什么?】

    “天高云淡鸟飞起,保温杯里泡枸杞。”乐景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晚安。”

    乐灵:【……晚安。】

    ※

    第二天乐景开店时,看着雾沉沉的天空,捂着鼻子叹了口气。想在地球上时,北京PM2.5稍微高一点,西方国家都要发来贺电谴责一下这种环保问题,颇有种洗白上岸贵族鄙夷泥腿子暴发户的迷之优越感。

    果然雾霾这种东西,还是别人家的好。一边这样想着,他一边拿起手机对着街头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乐景没兴趣在这样严重的空气污染下出门考验自己的身体强度,他打定主意,这一个月就彻底宅在店里了,哪里也不去。

    整个上午店里都没几个人,乐景没有做成一笔生意。不过他也不在乎,他坐在柜台那里津津有味地阅读玛丽写的《女人的困境》。

    文章内容虽然还比较浅显,提出的主张也有点幼稚,对于女性目前的困境并没有提出什么合理有效的措施,但是不能用今人的眼光和格局来看待古人。就成书的年代来看,玛丽能思考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下午一两点的时候,玛丽来了。

    她不知是不是一夜没睡,眼底发青,脸色苍白,脸上还泛有一层亢奋的红晕,打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请告诉我,西蒙娜·波伏娃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乐景淡淡地说:“既然已经吃了鸡蛋,又何必关心下鸡蛋的母鸡是谁呢?”

    在玛丽的进一步追问前,他直截了当的开口拒绝道:“有关这本书的一切,请恕我无可奉告。”

    《第二性》是1949年出版的,而现在不过是1910年。超前时代一步是天才,而超前十步则是疯子。更别说西蒙娜·波伏娃在书里列举的各个名家名言学说在这个位面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对于玛丽的疑问,他无法解答,也根本不打算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