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基因战争之起源 > 第89章 天上掉下了一个杰瑞

基因战争之起源 第89章 天上掉下了一个杰瑞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杰瑞没有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答案,张张嘴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实在不好评价面前既散漫又聪明的陆天宇。

    人有时候喜欢听假话,因为说真话会让人无法接受,如果陆天宇告诉杰瑞,自己因为没有技术和学历找不到工作的话,杰瑞也许会出言安慰陆天宇。现在听到陆天宇把真话说出来,总不能赞同陆天宇不愿意上班的理由,这显然违背了社会要求。

    “是不是真话很难让人接受,其实换一种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对待人生的态度,就像社会分工一样,有人辛勤的工作,就有人会享受产生出来的商品,只是每一个人的理解不同而已。”

    杰瑞尴尬的笑了笑道:“陆兄弟这番理论还真是新奇,不知陆兄弟以前是在哪里上学的”,杰瑞赶快转移话题,再谈下去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陆天宇给杰瑞递了一支烟,见杰瑞摇摇头,便独自点燃深吸一口道:“我以前在海参崴联盟技术分院攻读电子自动控制专业,没有想到在安特坎这里没有就业机会,便在能源公司做了一名保全人员,后来辞职便一直宅在这里。”

    陆天宇的话半真半假,当然学习电子自动控制的时候,的确想找一份科研工作,只是安特坎没有合适的岗位,又因为不愿意离家,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

    杰瑞一听陆天宇毕业于海参崴联盟技术分院,神情有些激动道:“我也是毕业于海参崴联盟技术分院,是91届计算机应用与管理专业,看来我们还是校友啦。”

    “是吗?我是95届的,我应该称呼你一声学长了,海参崴联盟技术分院的学员在安特坎可不多,今天见到就留在这里吃顿饭,我亲自烧两个菜好好的喝一杯”,陆天宇很高兴,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自己的校友,这可是一件应该庆祝一下的事情。

    陆天宇立马开始准备晚饭,杰瑞也不推辞,一边在周围帮忙,一边谈论在学院中的生活。

    “记得我在学院第二年的时候,旁边的化学班在做实验的时候,实验室引起了爆炸,结果把化学老师的手指炸断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进学院的时候,有人还提起这件事情,听说那个炸断手指的化学老师可是一个大美人,就因为断了几根手指,脸也花了,结果只能跟学院的保安结婚,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谁说不是呢?当时追求她的人,从学院排到滨海大道上,只要是她上公开课,保证教室里座无虚席,你以为他们都是来听课的吗?当然不是,每次下课后,地上最多的是卫生纸和套子,为此学院规定上课时不得把手放到座位下面,结果变得更糟,连椅子都不能做了,你说笑不笑人。”

    两个男人在一起,最好的话题和共同语言就是女人,而且还是漂亮的女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还记得学院里的二号楼吗?”

    “当然记得,那是男生最爱住的宿舍楼,每天晚上冲着后面的女生宿舍凄惨的狼嚎声让人呕吐,一些无良的学生,大炮、小炮架在窗台上,就为了偷窥。有些女生故意在窗口引诱对面的男生,惹得偷窥男生直流鼻血,现在想起来还好笑。”

    学院男人的脚、女人的脸,还有学院后面的麦地,都是陆天宇和杰瑞最难忘的回忆。学院中的男学生精力充沛,剧烈运动后满身的臭汗,回到房间被子一裹就呼呼大睡,臭袜子到处飞,结果房间里臭气熏天一股子的烂咸菜的味道,害得陆天宇到现在都不碰咸菜。

    学院中女生本来就少,各个都把自己当成了天上的仙女,整天在宿舍里梳洗打扮,搞的一张脸跟鬼似的,一次半夜一个男生偷偷的溜进女生宿舍,结果差点被涂了满脸藻泥的女生吓的半死,一想起这些事情,陆天宇就忍不住想笑。

    “谁说不是,学院中要是谁没有一个女友,会被其他男生笑死的。那些机械班的学院,为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女友幽会,竟然把旁边的农场搞成了一个个麦田圈,害得农场主拉着一车牛粪堵在校门口,手里还拿着爱爱牌套子大骂,难道外星人也用这些东西吗?你说笑人不笑人。”

    陆天宇和杰瑞一边追忆着过去校园的生活,一边处理雉鸡和獐子,陆天宇夏天的饮食一般以清淡为主,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黄瓜蘸酱,一盘海蜇丝凉拌萝卜丝,雉鸡肉非常鲜美红烧味道最好,獐子肉吃起来韧劲十足做火锅味道不错。

    可以看得出来,杰瑞平时也没少自己烧饭做菜,处理獐子皮轻车熟路,一张完好的皮毛没过十分钟,就完整的从獐子身体上取了下来。

    从水井中取出一打啤酒,两人就开始边吃边喝边聊天,完全不像才认识的样子,就差搂着脖子指天浇地了。

    陆天宇发现杰瑞非常健谈,尤其是知道两人是校友后,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一会自己就灌下半打啤酒,打着饱嗝道:“陆兄弟的手艺不错,汽车修的好,这菜烧的也很好,在这里逍遥快活比起我在机场的日子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我离家已经快十年了,在这里成家,在这里工作,十年里我只回家三次,父母在脑海里的印象都已经淡了,我到底图的是什么,还不如像兄弟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人活着就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有人背负着家庭、亲人的重担,像狗一样艰难的活着,另外一些人却是为自己活着,没有束缚、没有牵挂,蓝田为被、大地为床,他们并没有影响别人,这就是生活的态度和目的不同而已。

    人的一生不容易,懵懂少年时被告知要奋发图强,立志成为一颗燃烧的新星。成年之后,工作、生活压得喘不过来气,什么理想、未来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为了能活下去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四处觅食的狗,甚至有时比狗都不如。

    等忙碌了一辈子,发现自己力衰体弱的时候已经到了晚年,自己的追求和梦想早已经成为了泡影,只留下无声的叹息和落幕的晚霞。

    人生的话题过于沉重,气氛也有些压抑,初次见面的愉快气氛被一扫而空,美好的回忆成为永恒的话题。

    猛灌了几口啤酒,吐出心中的郁闷之气,话题自然也变了,“杰瑞兄,以后有时间不妨多来这里坐坐,虽然这里没有什么美味佳肴,但是这里却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闲时一杯清茶,享受一份悠闲与惬意,把所有情绪封存,不争、不贪、不挑剔、不妄自菲薄。

    可以在山水间纵情高歌,可以在清晨薄雾中闲情漫步,可以在晚霞时携手同游,听着山风吹过树林的莎莎声;小溪潺潺的流水声;在虫叫鸟鸣声中迎接新的一天,放松自己,享受一下放纵的生活。”

    陆天宇发现自己好像生活在天堂里,说的自己都有些心驰神往,难道神仙生活就是这样的,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悟。

    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先骗自己,当自己都认为这一切是真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脸上变得无比真诚,语气中透露着向往,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人的感觉很容易被欺骗和感染,就像现在自己面前的杰瑞。

    也许是机场单调的生活让杰瑞压抑的太久,杰瑞开始向陆天宇大倒苦水:“你不知道机场的工作有多枯燥乏味,每天如钟表一样恪守作业时间,周而复始年复一年。从小向往军队的生活,感觉那是男人应该去的地方,所以毕业后便到了军队机场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年。”

    “在机场做了十年才发现,那里只适合养老,并不适合实现自己的梦想,机场有军队的规矩,什么事情都要按部就班。不能有自己的爱好,不能接触外人,就算回家也不能把机场的事情跟家人说,自己就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杰瑞明显的情绪不高,看来今天的话已经很多了,这里让杰瑞彻底的放松下来,就算这样也没用透露自己的工作内容。

    也许是压抑的太久缘故,很快杰瑞就醉倒了,陆天宇把杰瑞扶到椅子上休息,一个钱包从杰瑞怀里掉在地上,陆天宇从地上捡起来,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又塞进了杰瑞口袋。

    半夜的时候,杰瑞苏醒过来,坚持要返回机场,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陆天宇帮助杰瑞设定了自动驾驶仪,并在陆天宇一再叮嘱下,驾车离开了老屋子。

    等到杰瑞再次返回老屋子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杰瑞给陆天宇送来了一个新的能源控制阀,并在老屋子吃了一顿晚饭才离开。

    杰瑞把陆天宇这里当成了度假休息的地方,有时路过歇歇脚,有时一个星期来一次,给陆天宇带一些东西,有自己打猎的猎物,也有军队的一些食物。有时是一个人来,有时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来,愉悦很喜欢有人来老屋子做客,感觉这样才是家的样子。

    杰瑞的妻子很喜欢跟愉悦聊天,杰瑞的儿子喜欢摆弄陆天宇的电动飞行器,杰瑞妻子做的饭菜很好吃,愉悦跟在旁边学,陆天宇和杰瑞就在旁边喝茶聊天,如果有时间就一起进山打猎,时不时到河边钓鱼。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已经过了一个月,杰瑞和陆天宇已经成为了朋友,只要没事就喜欢来这里住上几天,这样的生活让杰瑞感到很充实自在。

    陆天宇手里玩着ZIP打火机,不时的还在手中玩起一个火花,杰瑞的儿子看得羡慕不已。这是杰瑞送给陆天宇的限量版军用ZIP打火机,据说这种打火机可以抗6级大风,甚至可以在北极圈内使用。

    杰瑞带妻子来老屋子都是愉悦正好在的时候,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大,几次接触后成为了好姐妹,现在两个人在后厨忙着做饭,愉悦把陆天宇从厨房中赶了出去,和杰瑞的妻子谈论如何养育孩子的问题。

    愉悦看见杰瑞的妻子又怀孕了,十分想知道如何才能怀上陆天宇的孩子,愉悦十分的郁闷,跟陆天宇敦伦了几个月,自己的肚子却没有一点反应,这样愉悦有些着急。

    陆天宇可不敢让愉悦怀孕,自己在跟其他女子拍拖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事情,要是真的不小心发生的话,自己后半生岂不是都毁了吗?

    在安特坎女子未婚先孕的现象十分的普遍,联盟禁止女子堕胎,认为这样是不道德的现象,所以在结婚时,新婚夫妇有孩子的现象并不受到排斥,愉悦想先有陆天宇的孩子,然后逼着陆天宇马上和自己结婚。

    愉悦开始怀疑自己的生育能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陆天宇就会有理由无限期的拖延两人的婚期,所以愉悦看见杰瑞的妻子又怀孕后,非常羡慕杰瑞的妻子挺着的大肚子,感觉这样的女人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杰瑞的儿子在车库中摆弄陆天宇制作的电动设备,一开始喜欢电动小爬虫,后来追着旺财满世界跑,等看见无人飞行器后,再也不愿意放手了,要父亲也给自己买一个这样的玩具。

    陆天宇和杰瑞围坐在水井旁边,水井里冰镇着各种蔬菜、瓜果和饮料,水井周围搭着一个凉棚,凉棚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这是愉悦在水井旁边开辟的一个菜园,平时种植一些蔬菜,从这一点来看,愉悦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家。

    杰瑞咬了一口甜瓜,看着儿子在摆弄着无人飞行器道:“天宇,你设计的无人飞行器很新颖很实用,我把你的无人飞行器拿给机场负责人看过了,发现已经达到了军方使用要求,想从你这样订购一批,你看这么样?”

    “你不会是看我无事可做,给我找点事情做吧!这些玩具也能入你们军方的法眼,别逗我了,给我一个理由。”

    见陆天宇不相信,杰瑞脸上没有一点嘲弄的表情,语气诚恳道:“你说的不错,要说你做的无人飞行器比军用无人飞行器好,也不完全对,你做的无人飞行器有很多优点,自动控制、自动侦测、自动识别和自动追踪等方面都要优于军用无人飞行器,最主要的是,你的无人飞行器非常的适合用于军用机场附近的安全防御,如果在材料采用军用品的话,性能能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