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94章 魔界巅峰(2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94章 魔界巅峰(2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筝很快就知道城里的人看见自己,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他和离棠被通缉了。

    初筝盯着紫云宗贴在通告栏上的通缉令,这画的是什么鬼,为什么他们可以认出来?抽象派代表都不是这样的!

    “在前面。”

    “大家小心魔头使诈!”

    “你们去那边。”

    紫云宗的弟子,气势汹汹的从空荡荡的街头奔来,并封掉他们离开的路。

    离棠转身,眸底杀气渐露:“我去杀了他们。”

    离棠飞身上前,挡住那群人。

    “魔头!”某个弟子抽出武器:“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除魔卫道!杀了魔头!”

    “除魔卫道!”

    初筝:“……”还、还要喊口号的吗?

    “上!”紫云宗的弟子喊完口号,一拥而上。

    离棠沉默的看着他们飞奔而来,垂在身侧的手,魔气渐渐环绕。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初筝从他身边走过去,飞奔过来的紫云宗弟子,眼看攻击就要落在她身上,下一秒,‘砰’的一下在空中飞散。

    女子漫不经心的穿过飞落下来的粉末,站在另一头,回头:“还不走?”

    离棠:“……”

    他看看手中的魔气,手掌一收,眼中杀气褪去,他抬脚跟上去。

    初筝完成王者号的败家任务,赶紧出城。

    在城里待着不安全,王者号随时想败家。

    她得找个荒山野岭待着才安全。

    太可怕了。

    紫云宗追来好几拨人,离棠都是还没动手,对方就集体挂了。

    离棠很郁闷,就不能让他出手一次吗?!

    她出手那么多次,离棠甚至没看清,她是怎么做到的。

    仿佛这只是她举手抬足间,便轻易完成的小事。

    入夜。

    离棠在附近找到一座废弃的庙宇,他收拾出一块地,供他们休息。

    离棠看看靠着旁边的初筝,他挪过去:“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什么怎么做到的?她能做到的事多了。

    “杀那些人。”

    初筝瞥他一眼,长而密的睫毛轻垂。

    庙宇里火光跳跃,两人投在地面的影子,明明灭灭。

    “你杀他们的时候,我没感觉到魔气。”离棠继续道。

    即便是再厉害的魔族,使用力量,也会被察觉到魔气。

    可她没有。

    “所以呢?”初筝平静的戳了戳火堆。

    “……”离棠心中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正不断扩大,体内的那股力量,随时在找机会吞噬自己。

    “不能告诉我?”

    初筝抬头看他:“我凭什么告诉你?”

    离棠突然起身,快步离开破庙。

    他飞身落在破庙后面的小树林,手中积蓄的力量甩出去。

    成片的树林倒塌,惊起栖息在林子里鸟类。

    “别再说话了!!”他怒吼一声。

    ——你怕了。

    那声音依然存在他脑海里。

    ——你看,她根本不在乎你,只要你能和我一起,她会彻彻底底的属于你。

    “不……”离棠捂着头:“你闭嘴!”

    ——你怕什么,只要你变强,她就不是你的对手,你不用怕,你会得到她。

    离棠手背上青筋暴起,冷汗从额头滑落到眉梢,顺着脸颊滴落地面。

    他抱着头,喃喃自语:“闭嘴、闭嘴,你闭嘴!”

    -

    初筝用枯枝戳着火堆,火光照着她冰冷的面颊,也无法增添半分温度。

    破庙门口有脚步声,初筝握着枯枝的手微微一紧,下一秒又松开,继续戳着火堆。

    离棠从外面进来,他走到初筝身边坐下去:“你要不要休息?”

    “嗯。”

    初筝扔掉枯枝,准备去旁边休息,离棠却拉住她:“我抱着你。”

    他压根没给初筝答应的机会,直接将她拉进怀中抱着:“睡吧。”

    离棠身上有些燥热,夜里的寒气,瞬间被驱散。

    初筝躺在他怀里,能看见他紧绷的下巴,离棠忽的低头,两人视线在空中相触。

    初筝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丝毫不避闪。

    离棠坚持一会儿,有些不自在,他视线一晃,突然低下头。

    火堆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寂静的破庙中,是唯一的声音。

    两人的影子在破庙的墙上交叠,离棠指尖拂上初筝脸颊,慢慢的加深这个吻。

    他吻得小心又温柔,仿佛怕惊到怀中的人。

    灼热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怀中温软的娇躯,她睫毛扫过带起的轻微酥痒,每一样,都像是诱惑。

    “是不是甜的?”带着几分克制的声音响起。

    离棠贴着初筝唇瓣问她。

    初筝认真的回答:“果子的味道,你吃了果子。”

    离棠在她唇瓣上轻啄一下:“那是不是甜的?”

    “……是。”初筝在王者号的干预下,将‘关于果子本就是甜的’长篇大论咽回去。

    “你喜欢吗?”他声音低沉,幽暗的眸子映着初筝的模样。

    初筝想了想,依然很认真的回答:“还好,不讨厌。”

    是的,她不讨厌。

    既然是自己不讨厌的东西,她自然不会拒绝。

    可是……

    初筝不太明白,这样的接触有什么用。

    仅仅是增加身体的愉悦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简直是浪费时间。

    离棠呼吸微微一滞,嘴角隐隐有了几分笑意,他从初筝嘴角吻到眉心,低声哄着:“睡吧,我守着你。”

    初筝看他一会儿,闭上眼。

    离棠的吻又落了下来,初筝有些恼,好在离棠很快就离开,抱着她没再动。

    离棠没有睡觉,他根本不敢睡,睡着的时候,很容易被他自己的心魔趁虚而入。

    他必须时时刻刻保持警惕。

    夜深露重。

    离棠忽的看向外面,初筝也睁开眼,从离棠怀中坐了起来。

    她先盯着火堆看一会儿,像是刚从睡醒,茫然不知身在何处一般。

    然而仔细看她的眼眸,就会发现里面没有丝毫的茫然,冷静的不像人。

    再仔细看,又似乎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气。

    她此时很不爽。

    大半夜的还吵吵,烦死了!

    离棠起身,放缓语气:“没事,我去解决,你继续睡。”

    “吵。”初筝吐出一个字。

    “我会小声点。”一会儿杀他们的时候,不让他们出声,免得吵到她。

    “你很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