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93章 天降福宝(3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93章 天降福宝(3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胜利死了。

    根据警方勘察,应当是喝醉之后,把农药当成酒喝了。

    线索仿佛在这里就断掉了。

    但是初筝在警察来之前,从田胜利身上搜出了一根羽毛。

    黑色的羽毛,初筝可以说是十分熟悉。

    桑梦那个狗东西!

    初筝致电给当初带走桑梦的人。

    “初筝小姐?桑梦?啊……她被我们教授带走了,我不清楚……教授的联系方式吗?等等……我找一下。”

    -

    各种各样的管子,铺在地上,房间四周都是仪器,上面跳动着不同数据和线条。

    巨大透明的玻璃罐,立在房间中间。

    玻璃罐里面蜷缩着一个人。

    四肢和头部,插着各种管子,脸色苍白的盯着某处。

    这人正是桑梦。

    她被带到实验室后,经历各种折磨。

    现在还被那个所谓的教授,带到这里来。

    在房间中,还有一个人,正背对着桑梦,在电脑上操作什么。

    桑梦撑着身体坐起来,房间的仪器顿时滴滴滴的发出警报声。

    教授回头警告她:“你不要乱动。”

    教授走到玻璃罐前,像是打量商品一般,上下打量着她。

    “你什么时候能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

    桑梦苍白的脸上扯出冷笑。

    “我让你办的事,办得如何了?”

    “放心,我都按照你的要求,办妥了。”

    “我要等到结果,才会告诉你。”桑梦道:“否则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教授脸色有点不好。

    “行,我等着。”

    教授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桑梦阴毒的眼神盯着教授的背影。

    教授走到门口,忽然有倒退着回来,他双手慢慢的举高。

    桑梦被教授挡住,看不见那边。

    但是直觉告诉她,有人来了……

    “初……初筝小姐。”教授紧张的看着初筝手里的枪:“有话好说,小心走火。”

    “砰——”

    “啊!”

    教授倒在地上,捂着腿哀嚎。

    桑梦看见站在门口的女生。

    她面色沉冷如千年寒潭,一步一步的走进来,恍如从深渊重临人间的王者。

    “我警告过你什么?”初筝走到教授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竟然敢对好人卡下手,狗东西嫌命长是吧?

    教授捂着腿,惊恐的往后面缩。

    这个女生警告的话,还历历在耳。

    一开始他确实遵守着和她的约定,可是随着他的研究,以及桑梦的蛊惑,他就忘了这个约定。

    他想从桑梦身上得到更多的资料。

    所以同意桑梦的提议……

    “初筝!”桑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撞在玻璃罐上,玻璃罐发出沉闷的声响。

    她双手握拳,贴着玻璃的脸微微有些扭曲,一双眸子盛满怨毒和憎恨。

    “你怎么知道是我?”

    “不知道。”初筝望向她,语气平静得像是说今天天气:“我只是来碰碰运气。”

    毕竟她看到的那些黑色雾气,只在桑梦这里看见过。

    事实证明,她的运气还算不错。

    一来就听见桑梦和教授的对话。

    虽然没有说明,可也不难猜。

    桑梦突然冷静下来,她坐回玻璃罐中。

    “让我猜猜,你找到这里来……是你的楚雾出事了吧?”

    “哈哈,我不会让他死,你放心,我要让他折磨你。”

    不用初筝问,桑梦就痛快的说出来。

    “他内心深处的黑暗会被无限放大,谁也救不了他,除非……你杀了他。”

    “可是你舍得杀他吗?”

    桑梦笑得恶毒。

    “你舍不得吧?所以……你们就只能互相折磨。”

    “就算你不杀他,他也会因为那些负面情绪,陷入更可怕的地步,最后……”

    桑梦双手张开,无声的做了一个‘砰’的口型。

    她癫狂的笑起来。

    她是堕落天使,她最擅长的,就是如何将人类,内心的黑暗、欲望,完全释放出来。

    “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哈哈哈!”

    房间只有桑梦突兀的笑声,尖锐刺耳。

    半晌,笑声停下,桑梦握紧拳头捶在玻璃上,怒吼出声。

    “你怎么不害怕?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你应该害怕!你应该求我!!”

    桑梦仿佛看见初筝跪在地上求她的画面,心中一阵畅快。

    “你做梦。”初筝冷漠的打断桑梦的幻想。

    桑梦愤怒的捶打玻璃,身上的管子被她震开,鲜血飞溅在玻璃上,被她的手拍出一个接一个的血手印。

    “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吧!哈哈哈!!”

    -

    初筝走出建筑,天空下着绵绵细雨,雾蒙蒙的看不远。

    旁边有人撑伞过来,挡住雨水。

    “初筝小姐……”

    初筝用干净的手帕擦着手指的血,她接过雨伞,手帕从她指缝滑落,在雨水中,跌落到地上,被人一脚踩过。

    递伞的那人,看着初筝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打个寒颤。

    这个女生……

    太可怕了。

    初筝回到家里,屋里漆黑一片,初筝没开灯,直接往卧室走。

    “宝宝?”

    楚雾嘶哑的声音响起。

    啪。

    卧室灯打开,床上的人显露出来。

    楚雾通红着眼,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宝宝,你把我绑着做什么?”

    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绑着。

    不管他怎么叫都没人回应他。

    如果不是还在他熟悉的房间里,楚雾大概会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你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楚雾有点模糊的印象。

    “我好像……福宝受伤了,我想给它清理下伤口,可是……”

    楚雾脸色更加苍白。

    他有些无措的看向初筝:“我……”

    看见福宝身上的血,他就像是被蛊惑一般。

    “福宝……”

    “它没事。”

    初筝坐到床边,伸手拨了下他的头发,片刻后又放在头顶轻轻揉两下。

    “别怕,我在。”

    初筝安抚他两句,楚雾脸色一点好转都没有。

    “宝宝,放开我……”楚雾祈求的看着她。

    “不行,你不乖。”放开你,半夜睡着的时候,拿刀把我剁了怎么办?

    初筝低头亲他:“饿不饿?”

    “你……你先放开我。”

    “不行。”初筝给他盖上被子:“我去给你拿吃的。”

    楚雾:“!!!”

    楚雾肯定饿,初筝在外面那么长时间都没回来。

    手脚都被绑着,初筝拿着东西喂他吃。

    楚雾也不愿和自己的胃过不去,乖乖的吃着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