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70章 天降福宝(1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70章 天降福宝(1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雾坚持要留在医院,年轻医生劝不了。

    “你办公室里面那个女生……”

    之前可彪悍了。

    那些闹事的家属,在她面前,就跟小鸡崽似的。

    他都忍不住叫一声帅。

    “我和她……”楚雾微微蹙眉:“一时间说不清楚,以后和你说吧。”

    年轻医生点点头:“你别多想,这件事会查清楚的,我相信你。”

    “谢谢。”

    “说什么谢谢。”年轻医生拍拍他肩膀:“那我先过去看看,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

    楚雾目送年轻医生离开,他关上房门。

    走廊上的声音被房门隔绝,办公室里忽的陷入死寂。

    楚雾甚至能听见自己脉搏跳动的声音。

    他握着门把的手,慢慢的收紧。

    他竟然在紧张……

    第一次做手术的时候,他都没有紧张过。

    楚雾深呼吸,平复下心底的紧张,转身……

    初筝坐在刚才他坐的那张椅子上,双手随意的搭在椅背上,右手食指在椅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

    明明是个娇小的女生,坐姿却十分豪放。每个医生办公室必备的椅子,被她坐出王座的霸气。

    如果她真的是来迷惑自己……

    楚雾觉得她做到了。

    自己对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过来。”初筝大佬招呼楚雾。

    楚雾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他垂眸看着椅子上的女生。

    女生微微仰头,线条优美流畅的脖颈微微拉伸,镀上莹白的微光,犹如上好的美玉。

    “想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吗?”

    “……什么?”楚雾皱眉。

    “外面发生的事。”初筝点着椅背的手指一顿:“你以为只是单纯的意外吗?”

    “还没有出结果……”楚雾下意识的接一句。

    还没有检查结果,到底是他没处理好,引起的死亡,还是别的原因……

    “嗯。”初筝点头,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我问的是你,你觉得只是单纯的意外吗?”

    单纯的意外……

    楚雾是不信的。

    他道:“我对自己有信心。”

    那场手术没有任何风险,他处理得也没有问题。

    楚雾凝视椅子上的女生,她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是有人故意……

    女生抬手,勾住他小手指,见他没反对,轻轻拉住,逐渐蹭着握住他整个手掌。

    “所以你想知道是谁做的吗?”我可以告诉你哦!

    柔软的小手仿若无骨,手指从他手心里蹭过,楚雾心尖也跟着微颤。

    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想冲出来……

    楚雾强迫自己忽略初筝带来的感受。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我?”

    初筝眸色平静的看着他:“你想知道吗?”你到底想不想知道啊!给句痛快话!

    楚雾沉默几秒:“……你说来听听。”

    “你亲我。”初筝微微扬下下巴:“我就告诉你。”

    “……”

    楚雾想甩开初筝的手,然而她紧紧的扣着,根本甩不开。

    “初筝小姐,请你自重。”楚雾心底气愤,她就是故意来耍自己的吧。

    “我不重。”初筝认真脸:“不然你抱抱?”

    女生清澈淡漠的眸子,此时满是认真。

    楚雾脑海里想的却是,女孩子拉着他的手,软软糯糯撒娇的画面……

    楚雾:“……”

    我……可能是疯了,都想的什么东西。

    楚雾性情冷淡,待人处事皆是如此。

    可是此时他有点暴躁。

    “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如果是耍着我玩儿,抱歉,我没时间陪你。”就这还守护天使?呵呵!

    “嗯,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是谁干的。”初筝歪了下头:“很划算。”

    一个亲亲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多好。

    像我这样的好人,拿着钻石都找不到。

    你还犹豫什么!

    想骗好人卡一个亲亲怎么就那么难!

    “你不是我的守护天使吗?”楚雾突然道:“你难道不应该主动告诉我?”

    “你不是不相信吗?”初筝气定神闲的回。

    楚雾眉宇间透着冷淡:“想我相信,你总得拿出一点让我信服的理由,你连翅膀都没有,算什么天使,如何让我相信。”

    初筝:“……”

    不提我翅膀不行吗?

    好人卡对我的翅膀到底有什么执念!

    没有翅膀就不能是天使了吗?

    初筝镇定的胡诌:“折翼天使。”

    楚雾不想和初筝掰扯天使这个中二的问题——虽然他心底差不多已经相信——但还是觉得好中二,跟动漫里的情节似的。

    “我亲你,你真能告诉我?”楚雾眸子微微眯起。

    “我不会骗你。”好人卡不好骗,得严肃点,于是初筝的小表情更凝重几分。

    楚雾弯腰,撑着椅背,俊脸在初筝瞳孔中放大。

    在距离初筝一指宽的时候,他忽的顿住。

    下一秒,唇瓣落下。

    男人眸子半眯,从初筝的角度,能看见他眼底铺着的碎光,像是谁撒了一把钻石在里面,熠熠生辉。

    楚雾并没亲多久,很快就松开初筝。

    “现在可以说了?”

    初筝有点失望,应该加个时间的。

    “褚戊。”

    “嗯?”楚雾等着她的回答。

    然而初筝指尖搭着唇瓣上,眸光低垂,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

    楚雾……褚戊……

    “你说是褚戊做的?”楚雾反应过来,这个和他有着一样读音名字的男人。

    “嗯。”就是那个狗东西咯。

    褚戊……

    听见这个名字,楚雾反而不惊讶。

    只是她真的……和褚戊已经划清界限了吗?

    楚雾手还被初筝拽着,她手指贴着他手心,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蹭得楚雾没办法思考。

    “他还不肯放过我?”

    他都落到如今的地步。

    初筝:“他怎么舍得放过你。”你不死,那个狗东西哪里会心安。

    毕竟他的一切,都是从楚雾这里抢过去的。

    “……”她说这话怎么怪怪的。楚雾片刻后问:“他想让我如何?身败名裂?”

    医疗事故如果真的被判定为他的责任。

    最后他会被吊销医生执照,再也不许从事这个行业,也没人敢用他……

    “不。”

    初筝将他往身边拉了拉。

    手环过他的腰。

    女生清冽的声音缓慢在办公室里流转开:“他怎么会让你身败名裂,他要……你死。”

    害怕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