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22章 遥夜番外(44)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22章 遥夜番外(44)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遥夜,你看见我刚才烤的肉了吗?”

    沈镜云捧着果子过来。

    “我哪里看见了。”沈遥夜心虚,不敢看沈镜云:“也许是被什么东西叼走了吧。”

    “这样啊……”沈镜云笑了笑:“那只能委屈你吃点果子了。”

    沈镜云将果子放在他旁边。

    “谁要吃你的果子。”

    沈镜云突然弯腰,沈遥夜嘀咕的话被他听个正着。

    他突然靠这么近,沈遥夜吓一跳,瞪大眼睛盯着沈镜云。

    沈镜云抬手擦了擦他嘴角,然后拍拍他脑袋,回到另外一边。

    沈遥夜:“……”

    沈遥夜摸了下嘴角,摸到一手的油,他抬起袖子死劲擦了擦,脸上涨得通红,满是羞恼。

    入夜之后。

    沈遥夜靠着树胡思乱想,有冰凉的东西滑过手背,沈遥夜定睛一瞧,整个人都被定住一般。

    “沈镜云!”沈遥夜大叫一声。

    沈镜云过来的时候,瞧见沈遥夜旁边有一条翠绿色的小蛇,小蛇半个身子压在他手背上。

    沈遥夜僵在那里,脸色苍白得难看,仔细看他还在发抖。

    “遥夜,只是一条小蛇。”沈镜云轻声道:“你弄开就是。”

    “沈镜云!”沈遥夜声音带着颤抖。

    他从小就怕蛇。

    他又不是不知道。

    看见蛇别说用玄气了,动一下都困难。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沈遥夜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但是在沈镜云面前,他就觉得丢脸。

    沈镜云上前将小蛇挑开:“没事了。”

    沈遥夜立即蹦起来,离得远远的,心有余悸的盯着刚才小蛇在的地方。

    “要不要过去?”沈镜云问他。

    “不要。”沈遥夜搓着被蛇爬过的地方,浑身都还透着凉意。

    沈镜云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一个人回到火堆那边。

    沈遥夜目光望着四周的黑暗,耳边总有‘嘶嘶’‘沙沙’的声音响起,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直起。

    踌躇半天,沈遥夜往沈镜云那边看去,咬咬牙,小心的摸过去。

    他摸到沈镜云身边,见他闭着眼,便心安理得的坐下。

    沈遥夜有时候觉得,在那个秘境的时候,应当是他们最亲近的时候。

    可是最好的回忆在那里,最坏的回忆也是在那里。

    他们在那里遇见一只玄兽,那只玄兽实力强悍。

    沈镜云为了让他先走,独自留下对付玄兽。

    沈遥夜跑了一段距离,最后折返回去。

    沈镜云和那只玄兽都躺在地上,玄兽已经死了,沈镜云奄奄一息。

    沈遥夜有时候是巴不得沈镜云死了,因为这样父亲就不会一开口就是沈镜云,让他和沈镜云学。

    然而当他真的看见沈镜云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竟然不想他死。

    沈镜云中了毒,无解。

    那毒不会影响到沈镜云的实力,平时和正常人也差不多,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其痛苦程度无法想象。

    每次发作,都会消耗身体的寿命。

    即便实力还在,但身体会一天一天的虚弱下去。

    沈父难得没有责罚他,甚至都没有骂他,平静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沈遥夜宁愿沈父像以前那样骂他。

    可是沈父沉默着,像是对他失望到极致,连话都不愿意说了。

    沈遥夜守着沈镜云半个月,半个月后他离开沈家,开始各地打听治疗沈镜云的办法。

    他一年半载也不会回沈家,每次只是将觉得有用的东西托人带回去。

    后来东渊走遍,他没找到有用的办法,所以去了下界。

    总会有办法的……

    沈遥夜从回忆中退出,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

    沈家红绸遍布,锣鼓喧嚣,喜气洋洋。

    今日沈家有人成婚。

    “啊——”

    沈家传出一声尖叫。

    沈镜云闻声而来。

    沈遥夜站在庭院中,地上躺着一具尸体,鲜血流淌在他脚边。

    “遥夜你……”沈镜云震惊。

    “哥,恭喜。”沈遥夜抬起头,脸上带着笑。

    “遥夜你在干什么?”沈镜云冲向沈遥夜:“他是你二叔,你怎么能……”

    沈遥夜往后退,在地面踩出血色的脚印。

    他怎么能……

    他当然能。

    因为这是元灵金丹交换的条件。

    “哥,新婚快乐。”沈遥夜说完,脚下轻点,跃上高空,几个纵跃便消失在空中。

    沈镜云看着虚空,脸色极差。

    “家主,少家主他……”

    沈镜云道:“今天的事,谁也不许传出去,二叔是暴毙而亡。”

    “……是。”

    -

    沈遥夜找到初筝,告诉她自己已经完成她的条件。

    初筝平静的语气透着无所谓:“元灵金丹我已经给你,不做也没什么。”

    “君姑娘,做人讲信用我还是懂的。”沈遥夜道。

    毕竟你瞧着不像什么好人,谁知道他不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话沈遥夜没敢说。

    沈遥夜死皮赖脸的在初筝那里住下,不过整天喝得烂醉如泥,初筝有时候能在大门口捡到他。

    “你怎么了?”

    沈遥夜一睁眼就对上男子漂亮深邃的眼睛。

    红衣男子撑着下巴,嘴角带着笑,格外勾人。

    君姑娘家这位真的是……妖孽啊。

    “谢公子。”沈遥夜捂着有点疼的脑袋,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庭院里。

    谢枢笑着提醒他:“初筝说天天在门口看见你,有点想做掉你,你小心点。”

    “抱歉。”

    “你不高兴吗?”

    沈遥夜摇头,突然道了一句:“谢公子,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做什么,当个男宠吗?”谢枢语气没什么不对,只是开玩笑。

    “君家已经没了,这件事她没告诉你吧?”

    谢枢眉头轻蹙。

    离开东渊后,谢枢就不知道上面的情况。

    “当年覆灭重雪夜月的人也都死了……”沈遥夜喃喃一声,他从地上站起来:“麻烦帮我和君姑娘说一声,这些日子打扰了。”

    谢枢听出沈遥夜要离开的意思:“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想明白一些事。”沈遥夜道。

    他一直觉得自己讨厌沈镜云。

    可是现在他恍然明白,自己也许不是讨厌他……

    他喜欢那个人。

    可是他的喜欢不容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