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8章 裙下之臣(40)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8章 裙下之臣(40)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六再次见到初筝,整个人都战战兢兢。

    这位去了东渊,竟然又完好无顺的回来了。

    初筝知道自己一回到正常的地方就会被迫败家,所以在黑六惊恐谨慎的态度下,初筝不情不愿的买下他的船。

    黑六哪里敢不卖。

    不卖命都没了。

    让黑六把船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扔掉,重新布置得舒适后,这才带着谢枢登船。

    离开重雪夜月,谢枢身体又开始畏寒。

    初筝不太愿意带他离开,但谢枢坚持她也没办法。

    好人卡重要。

    好人卡的要求就是一切。

    “姑娘,我把那位老夫人安排在你们隔壁,没有问题吧?”黑六搓着手,陪着笑,就怕惹怒初筝。

    上次的事还历历在目,这辈子都不敢忘。

    “嗯。”初筝点头,撸着天锦鼠,又转头吩咐:“方升,你们检查下四周。”

    方升等人的实力,跟着她到那边后,会比较方便。

    初筝出价高,方升等人自然愿意跟随。

    “是。”

    方升分散检查船只,黑六在后面直抹汗,他哪里敢做手脚啊。

    初筝将谢枢先带上去。

    沈遥夜等在下方,见她下来:“君姑娘,元灵金丹,能不能……”

    元灵金丹谢枢目前不需要。

    初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沈遥夜被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君姑娘,只要你肯将元灵金丹给我,我愿意用任何东西和你交换。”

    “你这条命?”

    沈遥夜微愣。

    片刻后郑重的点头。

    初筝冷漠的转身离开,在沈遥夜失望的时候,她突然抬手扔出一物。

    沈遥夜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要掉到地上,他这才扑过去接住。

    整个人倒在地上,却要保证手里的东西完好无损。

    “你帮我做件事。”

    女子的声音遥遥传来。

    -

    东渊。

    地面堆积的雪,已经没过膝盖,街上空无一人,所有店铺大门紧闭。

    漫天大雪正在逐渐减小。

    “小姐,外面的雪小了。”

    楚应语推开窗户一看,果然雪小了。

    不过半天的时间,地面的雪就化开,空中虽然还飘着雪花,但已经不影响人正常活动。

    楚应语穿过长廊,抵达君家主的书房。

    她敲门进去,君家主受伤不轻,这些日都在疗伤服药。

    “我该叫你什么?”君家主问。

    楚应语心底微微一颤,刚想说话,却听君家主道:“也不重要。”

    “父亲……”

    君家主抬手:“当时你也在场,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你父亲。”

    楚应语咬下唇:“但我是君家的人。”

    “呵。”

    君家主冷笑一声:“这倒是没错,总归来说,你也是君家的人。你随我来。”

    楚应语心底微微安心一些。

    君家主带楚应语去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给楚应语的感觉不是很好。

    当着君家主的面,她也不敢乱说话,垂着头,任由那个人打量。

    那人最后点头:“虽然没有之前的那个好,不过也算得上绝佳。”

    楚应语皱眉,什么意思?

    “那就行。”君家主挥手让楚应语先出去。

    楚应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接下来的时间,她依然是君家的大小姐,没有受到半点慢待。

    直到……

    她见到只在下人口中听过大少爷。

    楚应语见到君家大少爷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阴沉偏执,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是她没想到,君家会让她来照顾他。

    她想反对,然而一对上君家主的视线,楚应语到嘴边的话只能往回咽。

    入夜。

    整个君府安静下来。

    可是一声突兀的声音打破这份安静。

    有下人打开房门,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片刻后又如没听见一般,转身回房间。

    第二天楚应语被人从大少爷房间带出来,她衣服上都是血迹,后背被鞭子打得血肉模糊。

    下人给她仔细上药,用的极好的药,很快就好得伤痕都看不到。

    可是这不能抚平楚应语经历的恐惧。

    而这个恐惧不会结束。

    她的实力在君家太不起眼,君家大少爷身边的人,随便一个就能要她的命。

    她忽然明白,真正的君初筝为何对于她顶替自己的身份,一点也不在乎。

    这样的日子,如果是她以前的生活,她怎么会愿意回来。

    她是故意的!

    她故意让自己顶替她……

    一定是她故意的!!

    楚应语此刻满脑子都是初筝故意让她回来,代替她受罪。

    可是她忘了,初筝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是君初筝的事实。

    楚应语水深火热的时候,君家也不是很好过。

    如今东渊都在下雪,虽然不影响正常生活,但还是有所变化,本来事情就多,慕容家突然跟疯了似的,对君家的地盘进行攻击,说他们君家杀了他们的人。

    君家很懵逼,他们什么时候杀他们的人了?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君家也不是吃素的,被人如此挑衅,哪里能不还手。

    刚刚经历过一场灾难,两家就开战。

    其余小家族又跃跃欲试,在中间搅和。

    整个东渊都开始浮动起来,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混战打起来,谁还记得最初是怎么回事,就知道东渊现在这样,如果不趁机抢夺资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君家因为君家主受伤,实力锐减得厉害。

    君家主整天处于暴躁边缘。

    谁点谁炸。

    时间越长,君家就越发衰弱,到最后有人带着君家一些人离开,君家主才知道有人背叛。

    “你们……你们……”

    “家主,不是我们不顾家族,是君家对我们这些旁支呼来喝去,我们受够了,家主保重。”

    他们这些旁支,在君家只能被当做炮灰,永远都低人一等。

    有人出高价,让他们脱离君家,重新去外面组建君家,他们为何不愿意?

    背叛也许可耻。

    可是谁不想往上爬?

    “你们这群白眼狼!”

    君家主抓着旁边的东西砸过去。

    那边的人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

    君家主气得怒火攻心。

    “家主,家主,大少爷出事了!”

    君家主这口火气还没压下去,又是一个噩耗传来。

    君家大少爷被人给捅了,好在发现及时,被抢救回来。

    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不见踪迹的楚应语。

    “抓……把那个贱人抓回来!”她要是不见了,他儿子怎么办?只有她的命换给他儿子,他儿子才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