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13章 裙下之臣(35)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13章 裙下之臣(35)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的意思是,现在东渊的变化,都和重雪夜月有关系?”

    慕容家主镇定下来,理了理头绪。

    “而我们现在要找的人,是二十年前那个被预言为可以颠覆东渊的那个孩子。”

    沈家主点头。

    “那个孩子是重雪夜月谢家的血脉?”

    沈家主依然点头。

    那个孩子怎么回到重雪夜月,除了已经死去的谢氏一族,估计无人知晓。

    沈家主的声音被风雪吹得破碎:“那个预言你们都理解错了。”

    “大雪覆盖整个灵骸森林,你们这般作为,只会让东渊更糟糕。”

    慕容家主:“……”

    君家主:“……”

    众人:“……”

    他们今天是来找谢家那个幸存者,想要再复制一遍五年前发生的事。

    可是没想到他们会听见这么一个消息。

    沈家主声音低喃:“这才是真正的颠覆东渊。”

    那个预言不是说颠覆东渊的政权。

    而是颠覆整个东渊。

    而这一切……

    沈家主朝着前方看去,白雪皑皑中,红衣如火的男子漫步而来。

    他周身携带着温和的风,所过之处,风雪停歇,如春风降临。

    男子含笑的声音越过风雪,落进在场所有人耳中:“而这一切,都是你们亲手造成的。”

    初筝往那边看去。

    谢枢身上的披风不见,只余下那身火红的衣裳,随着风飘扬。

    白雪皑皑中,他如烈火明艳。

    然而男子眼底散落着阴霾,让他又如冷月清寂。

    两种气质都彰显在他身上,明明是矛盾的存在,可在他身上,却让人觉得就是这样。

    他就是这样的。

    初筝感觉到四周的风雪正在褪去,温和的风缓缓包裹住他们。

    这是……

    又开始失控了?

    果然不应该让他一个人待着。

    他在里面干了什么!!

    谢枢嘴角微弯,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谢氏一族世世代代守护着重雪夜月,但是你们毁了它。”

    “现在整个东渊都要为它陪葬,你们是否高兴呢?”

    “你……”慕容家主一动,脸颊上顿时被划出一条血痕。

    众人顿时僵住,危机涌上心头,汗毛竖立,不敢妄动。

    这些风……

    初筝眸色如停歇的风雪,寂静冷凝。

    她突然朝着谢枢走过去。

    他含笑望着她。

    柔和的风在初筝身上划出血痕,鲜血落在地面的积雪上,如盛开的红梅,红得刺目。

    谢枢微微歪了下头,嘴角的笑意残忍又冷血,似在嘲笑初筝的行为。

    初筝停在距离谢枢一半的位置上。

    她迎着谢枢的目光看去:“过来。”

    “我为什么要过去?”男子笑着问:“这不是你们想要的力量么,它就在你们身边,伸手就能摸到它,你们在等什么?”

    男子清越的声音带着蛊惑。

    当真有人伸出手……

    然而下一秒就发出惨叫。

    谢枢低声轻笑,随后大笑出声。

    谢枢笑容忽然僵住,眼底银光交织,四周的光景被银光挡住。

    身体被人猛地往后一压,带着血腥气的吻落下来,强横的撬开他唇齿,将血腥气渡给他。

    谢枢四肢被银色的细线缠着,完全动弹不得,他们此时处于一个银线交织出来的空间。

    亲吻他的人微微拉开一点距离,鼻尖抵着他鼻尖,唇瓣相贴。

    她的声音响起:“那我过来。”

    初筝手掌抚上谢枢侧脸,带着血腥气的吻再次落下,谢枢想挣开,缠着他手腕的银线越发紧。

    直到他不挣扎,银线的束缚松下去。

    他后面是交织的银线,柔软如丝绸。

    初筝压着他,将那个吻无限延长。

    这是他熟悉的吻,他熟悉的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初筝松开他。

    谢枢唇瓣嫣红,眸底带着三分戾气,声音微微嘶哑:“君初筝,我们是仇人。”

    “哦。”初筝道:“所以呢?”

    你说是就是?

    我同意了吗?!

    “所以……”谢枢冷笑:“放开我。”

    “你挣开啊。”初筝抱着胸退开一步,冷着脸道:“你不是很厉害。”

    谢枢:“……”

    初筝身上的衣服染了血,透着暗沉的颜色。

    这个空间里无风自起。

    那些看似温和的风里,藏着无尽杀机。

    初筝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看着朝自己掠过来的微风。

    微风拂过她面颊,轻和柔软。

    初筝再次靠近谢枢,在谢枢愤怒的视线下亲他。

    “放开我。”

    “你刚才有机会杀我。”初筝道:“你错过了。”

    谢枢:“……”

    他下不去手。

    看见她身上的血,他心脏就一阵一阵的疼。

    恨不得那些伤是在自己身上。

    初筝舌尖扫过他唇瓣,轻轻的舔舐,谢枢忽然闭上眼,主动迎合她。

    谢枢呼吸渐沉,身体燥热,想挣开束缚,拥抱面前的人。

    -

    慕容家主等人只看见一阵诡异的银光闪现,不过瞬间,那两人的身影就不见了。

    风也停了。

    刚才褪去的风雪再次席卷而来,雪粒子打在脸上,刮得生疼。

    “人呢?”

    有人跑到刚才两人站的地方,可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君家主猛地咳出一口血,身体软着倒下去,被旁人扶住。

    “君家主,别一错再错。”

    “不可能!”君家主脸色扭曲:“沈镜云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给我找,把他们找出来!杀了他,我看他如何颠覆东渊!”

    “君家主!”沈镜云语气略急,突然急速咳嗽起来。

    君家主趁机甩袖,带着人往废墟深处去。

    慕容家主和楚应语留在原处,楚应语还没有从之前的事反应过来。

    她望着那个如雪一般苍白的男子:“你说,我是双生子,父母为了救别人的孩子,用自己的孩子掉包去送死?”

    而她是被送出去的那个……

    不!

    她应该是靖元国的大皇女,她的母皇尚在,对她万般宠爱,她怎么会是那个被放弃的孩子呢?

    她不是……

    然而那边的男子轻微点头。

    楚应语后退几步:“不……不可能。”

    被放弃的那个人为什么是她?

    她想的是自己身为君家大小姐,理应过得万事如意,实力超群。

    楚应语却不知,被放弃的她在靖元国无忧无虑的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而君初筝留在这里,如履薄冰的为生存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