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8章 裙下之臣(30)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8章 裙下之臣(30)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的提醒明显晚了。

    那边一个人动,旁边的人被撞到、拉扯,纷纷跌入风里。

    玄气似乎对这些风没有作用……不管怎么攻击,都没有效果。

    也是,这是风。

    无处不在。

    初筝:“……”

    好吓人啊!!

    不动不动我不动。

    初筝面前忽的一暗。

    谢枢踩着风,走到她面前,执起她的手。

    手心里的血痕还冒着血,谢枢拉着她的手,微微低下头,舌尖从伤口上舔过。

    初筝:“……”

    我、我不好吃。

    谢枢微微抬眸,沾着血的唇瓣嫣红,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下,那动作像是被人按下慢放。

    鲜血、美人。

    有一种另类的魅惑,说不出的撩人。

    下一秒,谢枢身体软下去。

    风停。

    初筝将谢枢捞进怀里抱着。

    吓死我了。

    【……小姐姐你打晕他合适吗?】到底是谁吓人!

    初筝冷漠脸:“不然等他黑化吗?”

    现在不打晕更待何时。

    【……】阻止好人卡黑化不是你这么阻止的!!

    风止,云散,雷停。

    天地间陷入死寂。

    后面那群人虽然满身血,但并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此刻也没人敢上前继续找初筝麻烦,个个看怪物一般看着她怀中的红衣男子。

    这个人……

    “走走走,快走……”

    “先离开这里。”

    “走啊!”

    “李良……”楚应语有些不甘心,但李良似乎觉察到什么,已经忘记楚应语是他家小姐,不顾楚应语的反对,拽着她离开。

    -

    辽阔的平原安静下来,微风渐起,荒草如海浪一般泛起涟漪。

    “你怎么不走?”

    沈遥夜朝着初筝走过来。

    沈遥夜道:“他刚才力量失控了。”

    不过一段时日不见,之前那个没心没肺,看谁都是好朋友的沈遥夜,似乎已经不见了,清亮的眸底压着几分沉重的雾霾。

    “哦。”原来是力量失控啊。

    这就是聂坤说的,他体内的那股力量?

    即便是经脉尽断都还存在的力量。

    厉害得不行。

    好人卡真是个宝藏。

    我的。

    “……”沈遥夜等了一会儿:“你知道他体内的力量是什么吗?”

    初筝冷漠脸:“什么?”你怎么还不走!

    “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你们。”沈遥夜提出的问题,在初筝询问的时候,反而没有答,而是说了这么一句。

    “你们得离开这里。”

    见初筝不为所动,沈遥夜反而急起来。

    “刚才的动静那么大,肯定有人发现,慕容家和君家都有人在场,等他们接到消息,立刻就会来追杀你们。”

    “怕他们啊。”

    女子声音平静的语气,偏生让人听出嚣张。

    “你不怕,他呢?”本来那些人也不是冲她来的,是冲谢枢来的。

    “我能保护他。”好人卡都保护不了,算什么女人!

    “……”

    “你怎么还不走?”留着等我请你吃饭还是怎么的?

    “我可以帮你。”沈遥夜道。

    “不需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

    君家。

    君家家主负手望着天穹,眸光暗沉又晦涩。

    身后有几人极快的走来:“家主。”

    “家主,刚才您瞧见了吗?”

    “嗯。”君家主收回视线,那么大的动静怎么瞧不见:“重雪夜月还有人活着。”

    “家主,我已经派人去查了。”

    “当年我们将重雪夜月翻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没想到这么多年,自己送上门来。”

    “家主,只要我们得到这股力量,到时候东渊就是咱们君家的天下!”

    君家主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君初筝可是去灵骸森林那边了?”

    “是的,不知道她有没有拿到元灵金丹……”

    “传信吧。”君家主吩咐:“你们准备一下。”

    另外几个人都有些激动。

    -

    沈家。

    “家主,您醒了吗?”

    厚重的帷幔垂至地面,隐约可见帷幔上投着一个虚影。

    “咳咳咳……”帷幔上的虚影因为咳嗽,晃动得像是要消失一般。

    “出什么事了?”

    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带着虚弱和微微的沙哑。

    “家主,刚才外面有异象,和重雪夜月有关。”禀报的人将刚才的异样描绘给里面的人听。

    帷幔上的虚影一动不动,须臾咳嗽起来,虚影再次晃动。

    “家主,我觉得这事……”禀报那人迟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吧。”

    禀报的人立即道:“自从重雪夜月倾塌后,东渊的天气就越来越不对,现在灵骸森林那边,听说已经开始下雪,灵骸森林可是从不下雪的。”

    而穿过灵骸森林——便是重雪夜月。

    “终归和父亲说的一样,报应来了……”帷幔里的人说话极慢。

    男子似想到什么,道:“罢了,遥夜在何处,最近怎么都不见他?”

    “少家主……”

    “怎么了?”男子顿了顿:“他又走了是不是?”

    “没有。”禀报的人立即道:“少家主为您求药去了。”

    “咳咳咳……”男子低咳几声:“我这病哪里有什么药能治,让他回来吧,以后沈家就交给他了。”

    外面的人噗通一声跪下:“家主,少家主去找聂坤大师了,听闻聂坤大师炼制出了元灵金丹。”

    普通的丹药没用,但是元灵金丹一定有用。

    “而且……少家主应该就在离灵骸森林最近的城里。”

    发生异象的地方。

    男子良久才道:“准备一下出发吧。”

    终究到这一天了。

    -

    谢枢醒过来的时候,马车正往灵骸森林的方向行驶,方升等人跟在外面。

    他躺在初筝怀里,天锦鼠趴在他旁边,睁着火红的眸子瞧着他,满目的同情。

    谢枢:“……”

    谢枢伸手摸下脖子:“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

    谢枢摇头。

    他就记得自己在马车里,听见外面有声音,掀开帘子看见初筝被人围攻……

    后面的事,他都不记得了。

    初筝扶着他坐起来。

    谢枢这才发现马车里还有一个人,这人他也认识,那个叫遥夜的。

    沈遥夜是死皮赖脸跟上来的。

    初筝确实需要了解一些重雪夜月的事。

    “谢公子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吗?”沈遥夜问。

    谢枢还是摇头:“发生什么事了。”

    “你力量失控,把那群人都弄死了。”初筝言简意赅。

    谢枢瞳孔微微缩紧。

    “我……力量失控?”弄死人?

    初筝严肃的点头,没错就是你,老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