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7章 裙下之臣(2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7章 裙下之臣(2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曾经机缘巧合,我进入到重雪夜月,在重雪夜月的祭坛上见识到这股力量,似玄气又不似玄气,温和中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聂坤突然看向谢枢的面容。

    初筝用披风挡住谢枢。

    聂坤觉得女子的眼神更冷,透着点凶气,好像他敢说出来什么,自己就走不出这辆马车。

    聂坤只喜欢炼丹,别的事,他并不怎么关心,也不想惹麻烦。

    重雪夜月已经倾塌。

    这位公子是否是重雪夜月的故人,他不想知道,

    “姑娘,这是元灵金丹,另外这些丹药可以给这位公子服用,调理他的身体,但是我不建议给他服用元灵金丹。”

    -

    聂坤下了马车,带着紫冥火灵便风风火火离开。

    外面围着马车的人可没散开,聂坤走了,那元灵金丹肯定在这辆马车上。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马车上。

    然而并没有人动手,各自戒备的看着身边的人。

    “里面的人是你们君家的人?”王志成盯着楚应语等人。

    “不是。”楚应语反驳。

    “她说自己叫君初筝。”王志成显然不信:“君初筝……这个名字和你这位君家大小姐一样啊。”

    幸好有面纱遮挡,看不清楚应语脸上的变化。

    她不满的道:“天底下同名同姓之人众多。”

    “呵,我倒是不知道,谁人敢和君家的大小姐同名同姓……”王志成冷嗤一声:“不过说来奇怪,我怎不知道君家还有一位大小姐?”

    大小姐这个称呼,自然是嫡系。

    但是这么多年,他们只听过君家有位大少爷,从不知道,还有一位大小姐。

    王志成话音一转:“你们不会是冒充的吧?”

    楚应语听不得冒充这两个字。

    李良反应最快:“小姐身体不好,一直在静养,没有对外公布,请你放尊重点。”

    大家族里要偷偷养个人,其实也很容易。

    李良的话没有错处。

    “既然身体不好,为何现在又出来抛头露面?”王志成并不买账:“我看你们和那马车里的人都是一伙的,让她出来!”

    楚应语眸底深处藏着几分怨毒:“我们不认识她。”

    “出来做什么。”

    初筝的声音和楚应语的声音重叠。

    初筝从马车上下来,冷眉冷眼的瞧着他们。

    “正好。”王志成上前两步:“我师弟的契约兽为何在你手里,今天你不说清楚,别想离开这里。”

    “我说过了。”

    “呵,谁信啊,你是不是把我师弟他们害了?”

    “没有。”别瞎说。

    “你没有害死我师弟,无敌怎么会在你手上。”这是一个死循环问题。

    这人似乎不知道无敌的主人去做什么了。

    当然他也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名头,让抢夺元灵金丹看起来没那么无耻。

    “我今天就要为我师弟讨回一个公道。”

    “还我师弟的命来!”

    王志成怒吼一声,掌心玄气飞出,直奔初筝面门,接着王志成身后的人鱼贯而出。

    元灵金丹就在初筝身上。

    王志成动手,其余人哪里还站得住,这要是晚了,东西就被别人抢走。

    楚应语心底想杀掉初筝,这样她的身份就不会暴露。

    因此也带着李良加入战局。

    “少家主,咱们……”

    遥夜站在最后面,袖手旁观,没有加入的意思,沈家人有点着急。

    家主很需要那枚元灵金丹。

    但遥夜不发话,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前。

    初筝没有带方升等人,她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还要护着后面的马车,显得有些吃亏。

    “小丫头识趣的就将元灵金丹交出来!”

    初筝眉眼冷淡,长袖挥动,说话的人侧翻而起,横向撞飞不少人。

    “你得有命拿。”

    女子清冷的声音在辽阔的平原上缓缓响起。

    “沈家的你们干什么!”

    “沈遥夜你带着人攻击我们做什么!”

    “沈遥夜你疯了!”

    沈家的人突然开始攻击周边的人,一时间更是混乱起来。

    就在混战的时候,没人注意到马车四周,静止得像是在另一个空间。

    无敌缩在角落,惊恐的看着坐在马车里的红衣男子。

    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的看着无敌。

    可是无敌觉得自己像是在被人凌迟,毛骨悚然的恐惧席卷着它。

    风华绝世的男子唇角缓缓上扬,弧度恰到好处,眉梢间染上笑意。

    无敌:“……”

    更恐怖了!

    救命啊!

    正在和初筝交手的人突然停下动作,被初筝踹飞,砸在人群中央。

    所有人都同时停下,望着她身后。

    初筝:“……”有鬼吗!

    打架突然停下来,这样很不礼貌的!!

    不会是想等我回头的时候,再给我致命一击吧?

    所有人同时停下,初筝不好再动手。

    她转头往后面看去,一抹红跃入眼底。

    平原起了风。

    拂过地面的荒草,如火的红衣轻扬,墨发与红衣交缠着翻舞。

    男子拥有让天地都黯然失色的容貌,精致明艳。

    谢枢一直带着点妖冶魅惑的美人气质,但之前没有像现在这么浓烈。

    此刻像是封印被解开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初筝仿佛看见坐在皑皑白骨上鬼魅,妖冶邪肆。

    男子略微抬手。

    平原的风更盛。

    他站在风中,头顶不知何时乌云密布,天空低得似要压下来,天边雷鸣阵阵。

    初筝:“……”

    好人卡在干什么?

    黑、黑化了吗?

    不对啊,要是黑化,王八蛋早嚷嚷起来。

    初筝迷茫的抬手,风从指尖穿过。

    那风温和细腻,拂过手心十分舒服,当她准备收手的时候,手心突然出现一道血痕。

    接着是自己袖子被切下一块,被吹到空中,转眼就被风分解成细碎的碎片。

    初筝:“……”

    我的妈呀!

    有鬼!

    吓死我了!

    初筝把手收回去,因为她的动作,胳膊上也被割出一条血痕。

    空气里血腥味蔓延而开。

    “别动!”

    后方有人大叫,但已经晚了,惨叫声接连响起。

    人群跌入风中,转瞬就变成一个血人。

    这些温和的风藏着杀机。

    初筝站在原地,只要不动,吹在身上的风就是柔和舒服的。

    “别动哦。”男子好听的嗓音悠悠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