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300章 裙下之臣(22)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300章 裙下之臣(22)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厅里,不少人都被绑着,黑六被单独绑在柱子上,剩下没有被绑的人,也都是船上的人。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人明显已经叛变。

    初筝坐在黑六的宝座上,指尖扣着手腕,神情带着点冷意,漫不经心的看着下方,宛如睥睨山河的女王陛下。

    谢枢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被人领着过去。

    这发生了什么?

    初筝朝着他看过来,清清冷冷的嗓音传来:“睡醒了?”

    她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只是带着冷意,像流淌的冰泉。

    谢枢答:“被无敌吵醒了。”

    初筝扫无敌一眼。

    无敌:“……”人家害怕嘛。

    初筝起身,朝谢枢伸出手。

    谢枢迟疑下,心底默念注意自己现在的身份,将手放进她手心。

    然而谢枢没想到,初筝会让他坐下,她站到一旁去了。

    “姑娘,人找到了。”

    外面有人进来。

    初筝颔首:“带进来吧。”

    慕容策被人堵着嘴,架着带进来,他双腿不便,被人扔在地上,直接摔在地上。

    狼狈的样子哪里有点贵公子的模样。

    慕容策抬起头,如狼一般阴狠的视线落在谢枢身上,旋即又转向初筝。

    慕容策并不知道当时买下谢枢的人是初筝。

    到现在他才知道,初筝也在这个船上。

    “黑吃黑?”初筝瞧着黑六:“胆子挺大。”

    黑六脸色黑成锅底,马上就要到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因此黑六选在今天动手。

    谁知道人没拿下,反而把自己给折了。

    “你要是杀了我,你到不了地方。”黑六出声。

    “哦,是么?”

    “哼,这条线,除了我黑六没人知道,就算马上要到了,没有我黑六你也到不了。”黑六胸有成竹。

    “我也没说要杀你。”

    初筝踩着木制的台阶下去。

    “你想如何?”

    初筝没接话,反而看向慕容策。

    她手掌翻出两枚金属长钉,递给黑六:“按我说的做,你不仅能活着,还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

    黑六看看慕容策。

    慕容策没办法说话,只能瞪大眼睛。

    那东西是什么,慕容策很清楚,他亲手打入谢枢腿上的。

    黑六经过一番心里斗争后,只能同意初筝的提议,他不想死,他唯一的筹码就是航线,可是黑六不知道,她逼问自己,自己能不能坚持住。

    现在初筝给他送上另外一条路。

    初筝弯腰对上慕容策的视线:“慕容策,上次我没做掉你,我真后悔。”

    “唔唔唔!!”

    慕容策喉咙里唔唔的怒吼。

    初筝冰冷的字眼砸下:“我的人是你能动吗?”

    黑六:“姑娘,我得提醒你一句,他是慕容家的人,你对他做什么,你不怕慕容家报复你。”

    去了东渊就是慕容家的势力范围。

    初筝双手环胸,睨着黑六:“动手的是你,不是我。”

    黑六:“……”他想活着,就必须杀了慕容策,可是慕容策一死,他几乎就跑不掉了。

    这个女人……

    太可怕了。

    黑六只觉得从脚底板窜起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他在这条线上跑了那么多年。

    东渊下来的大人物也遇见过,可是他没觉得有何时,像现在这般,整个人都凉了。

    她一个眼神就让人如坠深渊。

    “我懂了。”黑六深呼吸一口气:“慕容公子从没上过我的船。”

    初筝踏上台阶,弯腰和谢枢对视:“想自己动手吗?”

    谢枢越过初筝,看向慕容策。

    他摇了摇头。

    “那回去吧。”

    初筝搂着谢枢起身。

    慕容策看着初筝和谢枢离开的身影,唔唔的怒吼。

    黑六让人将他按住。

    慕容策怒目而视。

    “慕容公子对不住了。”黑六道:“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我也没办法。”

    这场事故起得迅速,平复得也迅速。

    让黑六等人来回忆大概就是——不想回忆,谢谢。

    遥夜第二天才知道发生的事,他只是唏嘘一声,似乎习以为常,没有同情黑六,也没有觉得初筝做得过分。

    中转站只是一个很荒凉的小镇。

    这里的人不多,想要去东渊,还得去找另外的人。

    不过有黑六牵线搭桥,初筝的财力支撑,很快就和对方谈妥。

    出发时间定在子时。

    还是需要乘船。

    -

    半月后。

    东渊平丘府,海岸线。

    浓雾蔓延在远处的海面上,烈阳都穿不透那一层浓雾,那里面像是住着恐怖的东西。

    然而此时浓雾中,隐约有黑影行驶而出。

    那是一艘挂着黑帆的大船,船速非常快,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穿过浓雾,靠近海岸。

    两艘小船自海面渐行渐近,将人送上海岸后,折回大船,大船回到浓雾中,消失不见。

    “这里就是东渊了。”遥夜走在前面:“你们要去什么地方?说不定我们可以一起走。”

    “这是什么地方。”初筝问。

    “这是平丘府。”遥夜对东渊熟悉,充当解说:“平丘府地界宽,环境恶劣,人员混杂,属于三不管地带,这里的人穷凶极恶,要格外小心。”

    东渊地界以府划分,一个府界下面又分了各个城池。

    除了沈、君、慕容三家,还有别的家族,这些府界都被划分得清清楚楚。

    平丘府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划分的地界。

    所有见不得光的事,基本都是在平丘府进行,比如‘偷渡’。

    初筝见谢枢走得慢,抱着天锦鼠,停下等他。

    “君姑娘,我不会跑。”谢枢扬起眉笑:“你放心。”

    初筝:“……”

    好人卡阴阳怪气的。

    初筝拢了拢他身上的披风,将无敌从他肩膀上扫下去,无敌扑腾的掉在地上。

    “再让我看见,扒光你的毛。”

    无敌:“……”

    “君姑娘,一个小家伙,没必要动气,我挺喜欢它的。”谢枢为无敌说话。

    “我给你找跟绳子拴着。”初筝道:“它不够资格站在你肩膀上。”

    谢枢:“……”

    无敌:“……”大佬这是要害我啊!

    “这里的天气怎么这么凉?”初筝问前方的遥夜。

    遥夜正捂着胳膊用玄气护体。

    没吹风,天气晴朗,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冷。

    “我也好久没回来,可能东渊是冬季吧?”遥夜不太确定,按照他的时间表,这个时候,东渊正值春夏交替,应该热起来,怎么会这么冷。

    难道是自己太久没回来,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