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98章 裙下之臣(20)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98章 裙下之臣(20)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明显觉得那药是初筝故意放在里面让他吃的。

    初筝那叫一个气。

    她翻身下床,将那个瓷瓶拿了过来。

    “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让你吃的吗?”初筝打开瓷瓶。

    那我就坐实这个说法呗。

    让你丫的说是我!

    我特么想让你吃,用得着等到现在?

    弱鸡脑子有病吧!

    谢枢似乎猜到她想做什么,脸色极差的往里面缩去。

    【小姐姐啊。】王者号不咆哮了,稚嫩的声音都变得沧桑起来,【这是你的好人卡啊,你再这样搞下去,他立马就要黑化给你看了。】

    黑化就黑化呗。

    大不了关起来。

    这也不是他冤枉我的理由!

    【小姐姐!!!】

    这到底是谁黑化了啊!!

    初筝捏着谢枢下巴:“我告诉你谢枢,我就算不喂你药,想做什么你也跑不掉。”

    谢枢抵着后面的墙壁,眼底阴暗交织,像被关在黑暗中的凶兽,即将挣脱枷锁。

    “叩叩……”

    “姑娘,姑娘,你的鸟快把我房间给折腾塌了。”

    初筝往门口看一眼,捏着谢枢下巴亲一下:“我没有给你下药。”

    她将那个药瓶给谢枢,翻身下去,套上外套去开门。

    房门只开了一条缝,她侧身出去关上房门。

    直到房间安静下来,谢枢紧绷的身体猛的松懈下去。

    他软在床榻上,像溺水的人得救,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刚才他真的以为她会给自己把这药灌下去。

    ——我告诉你谢枢,我就算不喂你药,想做什么你也跑不掉。

    ——我没有给你下药。

    谢枢握紧手里的瓷瓶。

    不能相信她。

    不能相信她。

    谢枢在床上坐了好一阵,找到自己的衣服。

    遥夜忽然推门进来。“那位姑娘让我来给你看看……”

    遥夜顿在门口,他目光落在谢枢肩膀上。

    谢枢迅速将衣服拉上去,回过身看他:“我没事,不用你……”

    砰——

    门‘啪’的一下关上。

    谢枢都没看清遥夜的表情。

    他往那个胎记的方向摸了下,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

    遥夜站在房门,像是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他在原地走动两步,立即回自己房间。

    初筝正教训无敌,说要把它炖汤喝。

    遥夜回来关上门,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初筝:“……”

    让他去给好人卡看看,怎么跟见鬼了似的?

    好人卡干什么了?

    不会跑了吧!

    初筝抓着天锦鼠和无敌就往门外走。

    遥夜站在门口,见她要走,抵住门挡住她的去路。

    “姑娘,我有个问题。”

    “人跑了?”

    “?”遥夜愣了下:“没,他很好。我只是有别的问题想问你。”

    没跑就好。

    “问。”

    遥夜咽了咽口水:“那位公子,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的啊。”初筝理直气也壮。

    “……”

    遥夜被这个答案弄得差点忘了自己要问什么。

    他深呼吸一口气:“姑娘,你见过他这里的那个胎记吗?”

    遥夜指着自己肩膀后面的位置,正是谢枢胎记的位置。

    “……”

    初筝目光有点凉的看着他。

    “那个胎记你知道是什么吗?”遥夜没注意到初筝的眼神,他在原地来回的走:“你知道他是谁吗?”

    “有什么问题。”初筝问。

    “你当真不知道?”

    “不知道。”

    “你听过重雪夜月吗?”遥夜又问。

    初筝记得谢枢问过她这个问题。

    初筝同样摇头。

    遥夜低喃:“重雪夜月,他是重雪夜月谢家的人,每一个谢家人都有会那样的胎记。”

    初筝记得,他没有和遥夜说过谢枢叫什么……

    “重雪夜月是什么?”

    遥夜深深的看初筝一眼,没了往日聒噪的样子,遥夜此时看上去多了几分沉稳。

    “重雪夜月是个地方,那里即便是白日,月亮也会高悬,一年四季永远下着雪,但是树木花草都和外面一样,雪也不会堆积。天空永远飘着雪,地面却只有薄薄的一层白雪,宛如仙境,那个地方就叫重雪夜月。”

    “掌控这个地方的家族,便是谢氏家族。”

    “五年前,谢氏覆灭,整个重雪夜月倾塌,东渊在炎热的夏季下了整整三个月的大雪。”

    遥夜说的时候,似乎心有余悸。

    初筝神情冷淡:“哦。”

    五年前……和谢枢被楚应语捡回去的时间符合。

    当时谢枢重伤,楚应语捡回去后,他整整昏迷两年才醒过来,养伤又是一年多,可见当时他受的伤有多重。

    “不是姑娘,你给点反应啊,那是谢家的人!!”遥夜说完又觉得不对,这姑娘不是东渊的人,她也顶多当故事听。

    遥夜道:“姑娘我跟你说,谢家的人没死绝,肯定是要复仇的,你可别和他搅和在一起,小心你的命。”

    “想让他死的人很多?”好人卡这么可怜的吗?

    “那是当然,一旦某些人知道他活着,他就会被追杀。”

    “为何?”

    “你对东渊了解多少?”遥夜问。

    “东渊。”实不相瞒,我就知道东渊这个名字。

    “???”遥夜自个琢磨下:“你不会就只听过东渊吧?”

    初筝认真的点头。

    遥夜目瞪口呆,半晌竖起大拇指:“姑娘你这应该是去东渊的吧?”

    这条航线上的客人,除了去东渊,没有别的去处。

    初筝:“不行?”

    遥夜佩服:“勇气可真大。”

    对东渊一点了解都没有,就敢往东渊去。

    东渊和这个地方不同,没有国家。

    各个地方都被各大家族掌控,其中声望地位最高的便是沈、君、慕容、谢四家。

    谢家常年生活在重雪夜月,和另外三家来往生疏,不争也不抢,更像是避世的家族。

    所以东渊争夺最厉害的只有三个家族。

    然而就在几年前,一直争锋相对的三家,忽然开始秘密来往,接着就是重雪夜月的倾塌。

    东渊的人都不知道重雪夜月为什么倾塌,但也有一部分知道。

    因为三大家族联手对付谢家。

    “为何?”

    “为何?”遥夜摇头:“不知道,不过你房间的那位应该知道。”

    “你姓什么?”初筝突然问。

    遥夜清秀的脸上露出茫然:“我没和姑娘说过我的名字吗?”

    “我问你姓什么。”

    “……”

    遥夜沉默一会儿:“我姓沈,不过姑娘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和沈家其实没多少关系。”

    遥夜举手发誓。

    初筝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我姓君。”

    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