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97章 裙下之臣(19)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97章 裙下之臣(19)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语气不对。

    听得初筝很不舒服。

    “胡说什么。”初筝松开他,将他搂进怀里:“我只是想亲你。”

    谢枢听见我‘我只是想亲你’的时候,有些恍惚。

    额头上微微一热,女子清冽的声音响起:“睡吧。”

    谢枢以为自己会睡不着。

    然而事实是他几乎很快就入睡,而且中途没有惊醒,一觉到天亮。

    他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对面的架子上站着一只鸟,正歪着头看他。

    谢枢拉开被子,确定自己的里衣没被人动过。

    -

    前面的大家伙走了,大船再次起航。

    谢枢安静的养着伤,初筝从那天后,只是晚上搂着他睡觉,最多亲他额头,没有再越界碰过他。

    前面两天是遥夜来给谢枢换的药,后面就是初筝给他换。

    一开始谢枢并不觉得疼,因为慕容策给他的伤口用了特别的药,他可以走动,而且不会感觉到疼。

    他不知道慕容策这么做的目的,但肯定不是为了让他好受……

    但是现在那药已经失效,一阵一阵的疼。

    特别是晚上。

    伤口处像是有东西在扎,疼得根本睡不着。

    “你干什么?”翻来覆去煎饼呢?你不睡我还要睡呢!又不给我亲!

    谢枢咬着牙不吭声。

    初筝摸到他脸上的汗:“怎么了?”

    “没事,吵到君姑娘是我不对。”谢枢道:“我下去吧。”

    初筝将他按回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初筝凑近他:“不说我亲你了。”别说别说别说。

    女子的灼热的气息喷洒过来,谢枢猛地僵住。

    “……伤口疼。”

    “之前你不是不疼吗?”这么多天都没见他疼过,怎么这都开始愈合反而疼了?

    谢枢起身:“我下去……”

    初筝将他拉回来,手掌落在他膝盖上,温和的玄气包裹住他双腿,疼意渐渐缓转。

    遥夜说这样可以缓解疼痛。

    可这些天谢枢一直没喊疼,初筝还以为用不上。

    “疼就和我说。”初筝轻拍着他肩膀安抚。

    谢枢没吭声,脸贴着她胸口,耳畔是她的心跳声。

    -

    谢枢伤口愈合导致的疼痛,等愈合得差不多,就没那么疼了。

    谢枢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

    换药的时候谢枢说自己来。

    “能自己上药?”

    “嗯。”谢枢点头。

    “那你自己来吧。”初筝将东西堆在他旁边。

    “……”

    谢枢不知道她到底关心不关心自己,有时候觉得她照顾自己很细致,有时候又觉得她并不怎么在意。

    谢枢自己上药。

    遥夜拿过来的瓶瓶罐罐有点多,好几种药,外敷和内服的初筝全堆在一起。

    谢枢手指划过一个瓷瓶,有点迟疑。

    内服是哪一个……

    好像是绿色的瓶子,可是这里面有两个绿色的瓷瓶。

    他抬眸往房间看去,初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谢枢只能随便挑一个,外敷的都是膏药状,丹药应该都能吃。

    -

    初筝下去问还有多久能到,黑六说快的话还有五六天就到了,要是天气不好就得长一些。

    她回到楼上,遇见遥夜耽搁一会儿,回房间又过了一阵。

    谢枢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有一个凸起的弧度。

    “我给你拿了点吃的。”

    谢枢没反应。

    初筝拉下被子:“谢枢。”

    被子没拉动,初筝从使劲拽了下,被子滑下。

    谢枢蜷缩在床上,整个人冷汗涔涔,脸颊通红,浑身滚烫得吓人。

    初筝:“……”

    就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谢枢,你怎么了。”

    谢枢紧咬着唇,已经可见血丝。

    初筝捏着他下巴,迫使他张开,谢枢喉咙里溢出一丝声音,那声音……

    谢枢神志已经有些不清楚,初筝靠过来,他只觉得凉幽幽的十分舒服,本能的往初筝身上蹭。

    初筝往旁边的药瓶看去,她伸手将其中一个拿出来。

    这里面一共只有十颗,少了两颗。

    他不会吃了吧?

    这是她之前花一枚黑玄石买来的,什么作用她也不清楚……

    当时掌柜神情古怪,还说不能多用。

    现在初筝大概知道是什么作用了。

    谢枢勾着初筝脖子,主动亲她。

    他有些笨拙的吻着她,炽热的温度从他身上传递过来。

    谢枢眼底一片迷离,似乎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只想得到片刻的清凉。

    初筝拉开谢枢,谢枢拉着她,迷离的眸光带着某种欲念,他难受的抿着唇,带着轻喘。

    “乖,等我一会儿。”

    初筝起身将天锦鼠和无敌送到遥夜那里去。

    等她回来,谢枢已经扯开自己的衣襟,被子滑在他腰间,露出白皙的胸膛。

    看上去单薄的身体,衣服下却十分有料。

    容貌清绝的男子神情隐忍又魅惑。

    他的喘息声,在房间里低低流转,每一个音节都带着勾人的味道。

    初筝站在房间,沉默一会儿才走过去。

    -

    药效比初筝想的要大,谢枢还吃了两颗。

    等谢枢彻底平复下来,初筝也很难受,抱着他不愿意动弹。

    谢枢醒过来,看见的就是女子的睡颜,以及她颈间若隐若现的痕迹。

    谢枢记得很清楚,记得每一个细节。

    她的每一个神情,她亲吻自己的力度……

    正是因为太清楚。

    谢枢此时才如雷劈。

    他猛地坐起来,因为牵扯到伤口,针扎似的疼。

    谢枢动静有点大,初筝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她侧下身:“怎么了?”

    谢枢靠着里面,惊怒的看向她:“那个药……”

    初筝一脸的正直:“你自己吃的。”

    跟我没关系。

    谢枢脸色难看,咬着牙:“你放在里面的!”

    那种药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里面,她不是故意的谁信?

    “我一直放在一起,今天是你提出要自己用药。”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跟我没关系!我不背这个锅。

    谢枢盯着她,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你一直想的就是这事对吧?”

    “我没有。”

    谢枢像是没听见:“也是……我不过是你买的,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哪里有什么资格说不行,我这条命都是你的。”

    他以为她是不一样的。

    结果是自己想错了。

    初筝眉眼冷淡的陈述事实:“谢枢,药是你自己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