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89章 裙下之臣(1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89章 裙下之臣(11)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枢一个没有玄气的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因为他的经脉被全部挑断过,基本上使不上什么力气——因此他根本不是初筝的对手。

    谢枢心底满是屈辱和愤怒,却只能任由初筝处理他腿上的伤。

    一开始他紧绷着神经和身体。

    但渐渐他的发现初筝真的只是处理伤口,目光里没有掺杂任何东西,平静冷然。

    “但是我就是君初筝。”

    谢枢突兀的听见这么一句话,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初筝回答的是之前的问题。

    谢枢视线从初筝手上移开。

    “你怎么能如此确定?”

    “因为我是。”

    谢枢沉默着没再说话,他不相信她。

    不管她是楚应语还是君初筝,他都不相信她。

    初筝处理好伤口,等衣服干了给他穿上。

    “可以解开我了吗?”这样被绑着,他很不舒服,而且总觉得很奇怪。

    初筝坐到旁边,将天锦鼠抱在怀里:“你跑了怎么办。”

    这个世界那么大,随便跑个地方就找不到了。

    还是绑着吧。

    出去就找地方关起来!

    嗯!

    “……”

    谢枢弯了下嘴角:“以你的实力,还怕我这个废物?”

    “蚂蚁尚能决堤,不要否认自己。”初筝顿了顿:“你不是废物。”

    她的好人卡才不是废物呢!

    这么好看怎么能被称为废物呢?

    谢枢眼底似有情绪在翻涌,又似什么都没有。

    他嘴角弧度慢慢平下来,目光逐渐幽深。

    她和楚应语真的不一样……

    初筝侧下头:“冷?”

    谢枢被看个正着,莫名的有些慌,他移开视线,胡乱的点下头。

    他感觉她坐过来了,然后他身体猛的她那边倒去,直接被她搂在怀里。

    谢枢是真的冷,秘境里的夜晚最冷的时候可以结霜。

    然而她的怀抱是暖和的。

    谢枢和初筝怀里的天锦鼠大眼瞪小眼。

    天锦鼠又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这个女人好花心啊!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谢枢问。

    “嗯。”初筝调整下姿势,让谢枢躺下来,她抵着后面的树干:“你认识我?”

    谢枢扯着嘴角笑:“不认识啊,我只是认识你这张脸。”

    “哦。”

    初筝闭上眼,谢枢盯着女子的下巴,头顶的树叶被夜风吹拂,摩擦出沙沙的靡靡之音。

    谢枢动了动唇瓣:“你听过重雪夜月吗?”

    初筝只是摇头,没出声。

    “那……”

    初筝嫌他吵,拿手捂他嘴巴:“别说话。”

    问题那么多。

    烦不烦。

    现在是休息时间。

    谢枢:“……”

    谢枢被绑着很不舒服,初筝最后将他的手放在前面绑着。

    -

    谢枢是被毛茸茸的东西挠醒的。

    他一睁眼就看见那只金色的老鼠,蹲在他胸口,正拿爪子挠它。

    “你醒了。”

    茂盛的树冠里有阳光洒下来,谢枢抬手挡了下。

    “你会说话?”

    “嗯哼,我可是神兽。”天锦鼠骄傲的挺着小胸脯。

    神兽?

    谢枢坐起来,天锦鼠从他身上滑下去,蹲在旁边,谢枢饶有兴趣的打量它几眼:“没看出来。”

    他低头看手,还被绑着……

    天锦鼠气得腮帮子鼓起来。

    谢枢环顾四周:“你主人呢?”

    “呸,她才不是我主人。”天锦鼠怒道:“你瞎说什么!”

    “不是你主人?”他还以为是她的契约兽呢,不是么……

    “当然不是,我没这样的主人!”天锦鼠很生气:“我没有主人!”

    它现在可是神兽,才不会有主人,丢脸!

    男子微微挑眉,斑驳的阳光落在睫羽上,漆黑深沉的眸底隐隐有了光亮,整个人好看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那她人呢?”

    “谁知道。”天锦鼠蹲在旁边画圈圈:“你赶紧跑吧,趁她还没回来。”

    它是跑不掉了。

    看在她手上有火晶的份上……它也能勉强留下来。

    “跑?”男子笑出声:“被她抓住怎么办,你是想害我吗?”

    “她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你从这里往东边跑,那边有大家伙,她追不上你。”天锦鼠十分同情这个好看的人类,给他出谋划策。

    谢枢猜测这小老鼠口里的大家伙,应该是神兽。

    毕竟它都是神兽了,还说大家伙,肯定比它还厉害。

    “你都说是大家伙,还让我往那边跑,我去送死吗?”

    谢枢不知道这小家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但他可不敢随便答应。

    万一是那个女人试探自己的呢?

    不是谢枢有被害妄想症,是他不警惕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是哦。”

    天锦鼠忘了这个好看的人类,是个废物的事实。

    “哎。”

    它小老头似的叹口气。

    谢枢:“……”

    初筝有一阵才回来,手里拿着衣服和吃的。

    她将衣服递给谢枢,谢枢显然不喜欢,满脸都写着‘就让我穿这个’几个大字。

    “将就一下。”初筝道:“出去给你买。”

    秘境里都是来找宝贝,历练的,谁会没事带好看的衣服。

    “我就穿这个。”谢枢将衣服还给初筝。

    他身上的衣服只是有点破,不影响穿戴。

    初筝冷漠脸:“我帮你换,你自己换。”

    谢枢将自己的手给她看:“你绑着我,我怎么换。”

    初筝懂了:“我帮你。”

    谢枢憋屈:“你放开我,我自己换。”谁要你帮我换!

    “……你敢跑我打断你的腿。”初筝威胁完才松开他。

    谢枢忍着怒火,拿衣服去树后面换上。

    紫色的衣服不如红色妖冶,却也衬得男子多了几分矜贵,颇有世家贵公子的风范。

    “吃点东西。”

    “这什么?”谢枢狐疑的看着初筝手里的果子。

    “不知道。”初筝很是坦荡,她不认识,但应该可以吃,她之前见靖元国那群人有这样的果子。

    “不知道你让我吃?”谢枢嘴角勾着几分玩味:“你不怕毒死我?”

    “没事,别怕。”反正还有机会呢。

    “……”她就是想毒死自己吧!

    谢枢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既然不是楚应语,为什么要救我?”谢枢想到重点。

    “因为我要做一个好人。”初筝小脸严肃的将果子递给他:“我是一个好人吗?”

    谢枢笑容有点古怪:“好人?你?”

    他没接着说,但意思很明显。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哪里有什么好人,有的不过是强者对弱者的施舍和掠夺。

    即便她救了自己……

    “吃。”

    谢枢:“……”

    我不吃!

    谢枢转身走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