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19章 王者重临(16)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19章 王者重临(16)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警笛声渐行渐近,初筝起身,拉着江野上车。

    那个人被他们塞进了后备箱。

    初筝在楼下站了片刻,随后才坐上车。

    “你去哪儿?”初筝问他。

    江野还以为她不会放自己走,听见这话,将近三秒报出一个地址:“随便找个人多的地方把我放下就行。”

    这是陌生的城市,他也不熟悉。

    车子开出去,江野往后面看去,最后那辆车后面有东西在地面拖行,车子行驶过灰尘的痕迹,被毁得乱七八糟。

    “……”

    保镖开着车,往一条小道上走,正好和警车避开。

    江野收回视线,靠着椅背:“盛小姐直接留下那些人,不怕查到你头上来?”

    “查不到。”初筝语气笃定。

    江野挑眉:“为何。”

    初筝看他一眼,没说话。

    尸体都找不到,去看也顶多看见一个案发现场。

    没有人,查什么?

    当我傻吗?

    江野等半天没等到答案,只得继续问:“盛小姐,刚才那些人……可不是国内的人。”

    她得罪什么人了?

    盛廷吗?

    不应该是他。

    盛廷动手不用找别人做……而且也没必要在别人的地盘做。

    “哦。”

    初筝直视前方,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她现在有麻烦,只想快点将江野送走,免得把好人卡也给搭进来了。

    江野唇瓣蠕动下,也没再吭声。

    和她交流好困难。

    车子在一处广场停下,江野推开车门。

    他站在门边,微微弯腰,漂亮的眸子里漾着淡淡笑意:“盛小姐,谢谢你这两天的照顾,我不会忘记的。”

    真是让他记忆深刻。

    想忘也忘不掉。

    他当初就不应该上她的车!!

    “有事给我打电话。”

    江野笑了下,退开一步,关上车门。

    少年极快的消失在人群中,初筝等了一会儿才让人开车。

    带着被绑起来的个人,不能坐飞机。

    初筝就直接买了架飞机。

    然而买了架飞机也不能直接飞,王者号就怂恿初筝买了航空公司。

    于是初筝只能败家买航空公司。

    保镖们折服自己雇主的魄力。

    不让飞是吧?

    行!

    我买你家公司!

    看你让不让我飞!

    -

    盛家庄园。

    男人被一盆冷水浇醒,他有些茫然的打量四周。

    富丽堂皇的装饰,让男人产生几分错觉。

    这是什么地方?

    “小姐,他醒了。”远处有保镖拿着对讲机说话。

    里面传来一个清冷到极致的女声。

    男人瞬间清醒。

    门口很快传来声音,女生带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进来。

    男人警惕的看着初筝。

    初筝走进房间,保镖立即端来椅子,初筝落座,翘起二郎腿,手指搭在椅背上,大佬的姿态摆得十分标准。

    “谁让你找我麻烦?”

    男人不吭声,只是盯着初筝。

    保镖上前用刑,这些保镖不知道做过什么奇葩培训,完全没有使用暴力。

    然而这比暴力还要让人难以承受。

    你能空口喝两大杯柠檬水吗?!

    多大?

    一升的那种。

    现榨!绝对新鲜环保!

    而初筝也只问过那么一句,之后都是保镖动手,她坐在后边喝茶。

    中途嫌他叫声吵,还让人把他嘴给封了。

    两个小时后,男人低头。

    “有人……雇……雇我们来的,要……要抓你,原因我们不知道。”

    男人是歪果仁,但是说得一口流利的国语。

    初筝眸光冷了冷:“谁雇你们?”

    庄怡?盛廷?还是另外的哪个狗东西?

    “不认识。”男人摇头。

    对方是通过中间人联系他们,他们根本就没见过雇主。

    这个活价钱高,又是抓个小姑娘,他们以为任务难度不高。

    谁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初筝指尖搭在手腕上,冰冷的嗓音在房间流转开:“你的中间人认识他?”

    男人不敢保证:“可能……可能认识。”

    -

    对方只让他们抓人,没有告诉抓完人之后去哪儿交易,明显就是等通知。

    初筝暂时琢磨不出来,为什么会有人想抓她。

    原主经历的这个时间段,正被盛廷给关着,外界发生的事,她压根不清楚。

    所以初筝也不知道,这剧情是因为她改变了什么,还是本来就有。

    就是看她可怜,谁都想来欺负下!

    简直是没人性!

    小可怜初筝十分绝望。

    想念好人卡的头发。

    其实好人卡抱起来而已蛮舒服的……

    初筝惦记自己的好人卡,但也只是惦记,完全没有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的意思。

    -

    “啊嘁……”

    江野打个喷嚏。

    他有些疑惑的拢了拢衣裳,也不冷啊……

    “江爷,您没事吧?”

    江野坐在阴暗的角落,听见声音,收敛疑惑,示意来人坐下。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初筝两万强行买鞋的那个男人。

    “没人跟踪你吧?”

    “江爷放心,没人。”陈九点头:“现在都说您私吞了那批货,咱们的人都被压着,柳爷那边还没什么表示,但是我看瞧着大爷似乎不相信您……”

    江野预料到这个情况。

    自从盛家败落后,他地位威望越来越高。

    当初柳爷,将自己提拔起来,是看中自己的能力,为黑金,为他自己的利益。

    但现在他有可能威胁到柳爷这个一把手的地位。

    更何况柳爷本就是一个生性多疑的人。

    “叛徒查得怎么样了。”

    连续两次,他的位置都被暴露。

    他身边绝对有叛徒。

    “暂时没什么线索。”陈九皱着眉。

    江爷沉默一会儿:“安排我和柳爷见个面。”

    “江爷,现在见柳爷合适吗?”

    “再不见柳爷,我恐怕就真得背下这个黑锅了。”江野嘴角噙着冷笑:“那批货到底是谁拿的,我心底有数。”

    陈九似乎也想到了。

    “可是江爷,咱们没证据,就算让柳爷相信了,底下的人也会不服。”

    江野道:“先帮我安排吧。”

    陈九:“是。”

    陈九顿了几秒,又问:“江爷,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江野看向他,示意他问。

    “您和盛家的那位盛初筝,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江野起身,大步离开。

    陈九停在原地,茫然的挠挠头,没什么关系,江爷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