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11章 王者重临(8)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11章 王者重临(8)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者号的声音响起。

    初筝:“!!!”

    不是!

    他就挂了?

    初筝眼前一暗。

    -

    再睁眼,她依然蹲在地上,江野捂着伤口,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这就是倒带了?

    初筝暗自掐了掐自己。

    好疼。

    初筝又伸手捏江野。

    “嘶……”江野倒抽一口气。

    “疼?”

    “……”江野心底隐隐有怒火:“你说呢?”

    他现在受伤,她还捏自己。

    “那是真的。”

    初筝绷着小脸。

    真的倒带了。

    好在并不是从头再来……

    但是一直经历这个剧情,也好可怕啊!

    王八蛋这个狗东西!

    江野:“……”

    什么真的假的,要不是看你后面那么多保镖,他早动手了!

    她是来玩儿自己的吗?

    【小姐姐,你再耽搁下去,好人卡一会儿还是得挂,你还想再倒带一次吗?】

    江野瞧着女孩儿猛地起身,朝那边的保镖非常有气势的挥了下手:“带走。”

    江野:“……”

    江野衡量下自己如今的状态。

    动手肯定是不可能了。

    -

    江野。

    地下组织‘黑金’的二爷,年纪轻轻便坐到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年轻有为。

    盛家没倒台的时候,一家独大。

    黑金只能屈居盛家之下。

    可自从盛家出事后,黑金迅速做大,如今和盛廷可以说是最大的两个团伙。

    而这里面少不了这位二爷的功劳。

    自从盛廷和黑金分庭抗衡后,双方免不得要交上手,棋逢对手,让盛廷和江野斗得昏天地暗。

    然而江野在一次交易中,被人陷害,成为黑金的叛徒。

    黑金忌惮他的人,顺势落井下石,迅速将他拉了下来。

    在这之前江野也许就有些黑化,但真正让他彻底黑化,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他没有硬碰硬,而是蛰伏下去,暗中部署,养精蓄锐。

    等他再次露面,已经将黑金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

    接下来就是和盛廷的斗争。

    最后自然是盛廷赢了,吞并黑金,再次一家独大,成为地下王国的王者。

    初筝接收完江野的资料。

    得出一个结论——盛珉是回不来了。

    因为到最后盛廷站在顶端的时候,盛家都没有消息。

    “小姐,殷鸿将货送过来了。”高平叫初筝一声。

    初筝点头,跟着高平过去。

    殷鸿送来的货并不是什么武器,也不是毒或者人,就是一批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布料。

    “货都在这里。”殷鸿有些怕初筝,站得老远。

    这几天每到晚上他就做噩梦。

    想到这小丫头片子之前诡异的形容,他就头皮发麻。

    “这什么?”初筝问。

    殷鸿道:“布啊。”

    “我知道布,这些布值那么多钱?”堂堂的社会杠把子,卖布?

    殷鸿缩着脖子摇头:“这我不知道,这是老盛托我运回来的。”

    殷鸿专业做跨国运输,盛珉让他帮忙运这些东西,给的价格好,当时还和盛珉表面上合作关系不错,他当然做了。

    殷鸿一开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但是盛家出事后,他就打开看过。

    毕竟运输费都是那么多,他怎么不好奇里面是什么?

    可是打开一看,里面就是布料。

    他将所有的布料都看过,里面没藏东西。

    “没……没我什么事了吧?”他能不能走了。

    初筝靠着卡车边缘,语气平缓冷凝:“听说你和艾瑞克认识,给我引见下。”

    艾瑞克?

    那个恶人……

    殷鸿心底古怪,她一个小姑娘,见这号人做什么?

    “这……”

    殷鸿迟疑。

    他确实认识。

    可是……这种人,他怎么敢随便引见?还是引见给一个小姑娘,对方愿意见吗?

    他的面子也不是钻石做的啊!

    一个弄不好自己都得赔进去。

    初·土豪·筝:“劳务费一千万。”

    殷鸿眸子一转:“我可以帮你问,但是艾瑞克不见你,那我也……”

    初·有钱花不完·筝:“两千万。”

    殷鸿:“……”盛珉给这小丫头留了多少钱?怎么就没被其他人给抢光呢?

    殷鸿一拍大腿:“成,你等我电话。”

    殷鸿走后,初筝问高平:“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高平摇头:“不知道,先生的事,不会告诉我们。”

    初筝撑着下巴思索,这些布什么来头,镶金的吗?也没看见镶金啊。

    初筝让高平去重新找个地方放这些东西。

    -

    江野一睁眼看见的就是一张略熟悉的脸。

    西装革履的男人,双手抱胸,冷冷的睥睨着他。

    江野头皮一下就炸了。

    下一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张画像。

    盛廷……

    盛廷的画像!

    他在哪儿?

    被盛廷给抓住了?

    不对……

    盛廷不是还被关在洗手间了吗?

    江野混乱的思维渐渐清晰起来。

    难不成那个女人将自己交给盛廷了?也不对啊,瞧她那样子应该和盛廷有仇才是……

    江野头疼。

    他抬手摸了下身体。

    裸露的皮肤,让他迅速拉开身上的被子,往里面看一眼。

    只是上身的衣服不见了,裤子还在,连血迹都还在……

    江野手指在腹部上的纱布上拂过。

    “咔嚓——”

    江野放下手,往门口看去,进来的是个老人,他推着银色的小车。

    “你醒了?”老人露出温和的笑容:“感觉怎么样??”

    江野礼貌的问:“这是哪儿?”

    老人答:“盛家。”

    盛廷!

    他果然被盛廷给抓了吗?!

    那个女人把自己卖给了盛廷?

    江野迫使自己冷静,看着老人在自己身边转悠。

    “高叔,小姐叫你。”保镖敲了敲门。

    “哎。”高平应一声:“马上就来。”

    小姐?

    “请问,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高平道:“我们小姐带你回来的,你恢复能力不错,这么快就醒了。”

    江野苍白的脸上闪过一缕古怪:“你们小姐是?”

    高平倒没什么防备,自然的回答:“我们小姐叫盛初筝,是她将你带回来的。你先休息,我一会儿再过来给你看看伤。”

    高平说完便离开房间。

    江野抬手摸着唇瓣,若有所思。

    盛初筝……

    盛家的小姐。

    她可和传闻里的那个被盛家保护得极好的小公主有些不一样。

    江野勾起唇角:“盛初筝吗……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