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1章 神壕攻略(21)

快穿:男神,有点燃! 第21章 神壕攻略(2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惜当红布落下的时候,是一辆不怎么起眼的白色轿车,也就百万的价格。

    和初筝那一辆比起来,这辆就显得不够看。

    纪瞳瞳心底尴尬懊恼,却还不得不笑着谢谢纪父,但态度明显有些有些敷衍。

    纪初筝为什么会有一辆车?

    也是爸爸给她买的吗?

    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送来,故意让她难堪?

    初筝签完单子就走了,压根没给人说话的机会,那叫一个潇洒帅气。

    “瞳瞳。”继母在旁边拉着她提醒:“别乱想,孟然等着你呢,快过去。”

    纪瞳瞳一听孟然等着自己,赶紧收拾下心情,朝着孟然过去。

    纪父和人寒暄,目光巡视一圈,见纪瞳瞳挨着孟然说话,举止亲密。

    “老纪,你看这两孩子,郎才女貌,之前我提议的事,不知你考虑得如何?”孟父笑呵呵道。

    纪父此时心底乱糟糟的,本想推脱,站在他旁边的继母却道:“瞳瞳和孟然要是互相喜欢,我们当父母的也没有意见。”

    纪父皱眉:“他们还小……”

    孟父道:“没事,孟然这马上就高中毕业了,等毕业可以让他们先订婚。”

    孟父似乎对纪瞳瞳很满意。

    就连孟母都没什么意见,跟着附和了一句。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纪父反对的话,竟然就这么被忽略了。

    -

    “你们说纪初筝这是什么意思?在纪瞳瞳生日宴会上,闹这么一出?”

    “还能有什么意思,纪瞳瞳怎么说,也只是一个继女,人家纪初筝才是正儿八经的纪家继承人,这不是摆明告诉她,她才是纪家的继承人么。”

    “有道理,纪瞳瞳再怎么努力,以后这纪家不还是纪初筝的。”

    “别这么说,也许纪瞳瞳的妈妈肚子争气,生了个儿子呢,那可就是正儿八经的继承人了。”

    “纪初筝变化好大啊,我刚才差点没认出来。”

    纪瞳瞳站在这群人看不见的地方,正好将他们的话听了个干净。

    她微微握紧拳头,继女……不管再怎么努力,她只是一个继女。

    “瞳瞳,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杨茜茜跑过来。

    “没事。”纪瞳瞳垂下头,再抬头又是一脸的温柔:“透透气。”

    “你跟我来。”杨茜茜拉着纪瞳瞳上楼,将房门关上后:“瞳瞳,你想不想让纪初筝出丑?”

    纪瞳瞳故作不解:“茜茜,她是我姐姐,你说什么呢?”

    “什么姐姐,她压根就没把你当妹妹,你就别替她说话了。”杨茜茜冷哼:“这次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茜茜!”

    “哎呀,你别管了,你一会儿帮我放风。”

    纪瞳瞳的生日宴重点在晚上,纪瞳瞳换了一身更隆重的礼服,和孟然站在一块,宛如一对璧人。

    杨茜茜站在旁边,心中直冒酸水,面上却还是得陪着笑。

    宴会进行得顺利,纪瞳瞳本想找杨茜茜,却半天没找到人,她不是要好好整治纪初筝吗?

    这个时候怎么不见了?

    纪瞳瞳问了旁边的人,有人告诉她杨茜茜上楼了。

    纪瞳瞳上楼去找,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有人将自己拽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清。

    下巴被人捏住,猛灌了几口水,冰凉带着酒精的液体滑入胃部。

    “咳咳咳咳……”纪瞳瞳呛得不轻,黑暗带来的恐惧,使她颤抖着声音质问:“什么……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抓着她的人将她往后面一推,纪瞳瞳脑中眩晕一下,扑倒在床边,她听见开门的声音。

    接着房间陷入黑暗中。

    初筝站在门外,转了转手里的玻璃杯,回了自己房间。

    约莫半个小时后,初筝听见吵闹声,走廊挤满了人。

    初筝插着手过去,许是她身上的冷意太强烈,围观的人群,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

    房间里有些乱,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纪瞳瞳被孟然抱着,杨茜茜裹着床单,缩在床上瑟瑟发抖,不敢见人。

    “我去劲爆啊……”

    “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是这种关系,不过在客房里做这种事……”

    “可惜我来得晚,没看见香艳的场面。”

    “太恶心了吧?”

    “就是,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她们是这种关系?”

    “她们不是一直同进同出,之前就觉得她们关系太好了,不太正常……”

    纪父等人闻讯赶来,继母差点吓晕过去,还是纪父赶紧让人将客人送走,控制局面。

    今天来的有商界,也有纪瞳瞳的同学。

    人多眼杂,纪父有心封口,也做不到。

    孟父和孟母也在,见此场景,脸色颇为复杂,两人对视一眼。

    纪瞳瞳和杨茜茜竟然……

    虽然现在对于这种事,接受度比以前好了不少。

    但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让一些人觉得不舒服,接受不了。

    “那个……老纪啊,我们就先走了。”孟母拉上孟然,此时纪父和继母哪里有时间理他们。

    “妈……”孟然不太想走。

    “走。”孟母低斥一声,和孟父一起将孟然强行拉走。

    初筝站在门外,神情冷漠的看着,孟然出来的时候,正巧对上她的视线,孟然后脊莫名的一寒。

    “快走。”孟母拉着孟然快速离开。

    “妈……”纪瞳瞳哭得嘶哑。

    “瞳瞳,瞳瞳……这怎么回事啊?”

    纪瞳瞳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她被灌了一杯酒之后,浑身燥热,然后……

    杨茜茜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一个劲的哭。

    纪父沉声:“你们两个,真的……”

    “爸爸,我和茜茜只是朋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有人害我和茜茜……”

    纪瞳瞳将自己之前的遭遇说一遍。

    特别是有人将她拽进房间的事。

    纪瞳瞳哭着哭着,突然抬起头,指着初筝:“姐姐……是姐姐……是姐姐将我拽进房间的。”

    继母不可置信:“瞳瞳你说什么?”

    纪父也看向门口的女儿。

    面对纪瞳瞳的指认,初筝依然冷静淡然。

    纪父:“初筝……怎么回事啊?”

    好端端的一个生日宴会,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继女还指认自己亲生女儿,说她害自己?

    “不知道。”

    初筝回答更是冷漠。